給親愛的摯友們:

許久沒有來信給各位了,還有兩個多月我就可以重獲自由,重遇各位了!想不到已經在這裡鬼地方捱了一年有多,難以想像是如何熬過來的,也多得家人,摯友們一直的守望,來這裡支援的基督教團體 一一 更生會,牧愛會和天主教團體,更重要是天父陪伴我,在意志,情緒,體魄上守護我!這次來信只是純粹向大家交代一下近況!

第一樣想說的是最近我重拾了素描繪畫的樂趣,本想快速畫一些小動物作為回禮禮物送給這段日子間曾用心寫信給我打氣的摯友,頗多朋友送信給我後我卻一直未有心力精神回信😣

但是!!!正當我剛開始這回信方法時,竟有摯友只收到我的信而收不到共同投寄的3幅畫一一 分別是一隻卡通獅子,一隻貓和一隻卡通鯨魚。

這消息大大打擊我,想到每一幅花上至少一整晚上,擺上心機心意,全神貫注完成的畫不知所蹤,不僅使我告知將會送畫的摯友失望,也使時間,心血付諸流水。可能有人不甚明白,覺得小事一樁,大不了再畫,然而每幅畫作都是獨特,唯一的,是屬於繪畫者那一刻的靈感,感覺,心思,儘管圖形相似,但每一幅的含意都毫不一樣,絕不可能再次複製。

寫信之際,我已重新畫了其中兩幅,可是感覺已不再,繪畫和上色之前都必須提起勁來,過程中盡是不斷的比較原作的落差,心情很不好受。其實在囚的景況中,與外界隔絕,只有半句鐘的探訪,中間人轉達口訊的電話紙,還有親手寫成的書信3個途徑跟在外的家人,摯友聯絡,每次短暫的探訪,三言兩語的電話紙也難以表達情感,傾吐心聲,唯獨書信能夠親自詳訴心意,也能讓雙方得着實在,恆久的信物寄情載意。

我沒有什麼可送達我的心意,就只有親筆冗長的藍文字,還有的就是鉛筆,木顏色手繪的畫像。我只想人們明白我們受困者的處境,我們就只剩下這些可送我的親友,維繫遙遠而重要的關係。

我嘗試過查詢,看看能否取回原作,可是已無法追尋,他們說可能是郵寄過程出問題了;不論如何,可肯定的事實是寄信失去了部分信件。我現在的身位,也難以小心確保類似意外不會再次發生,如此我不得不暫時擱置郵寄所有畫作,唯有自己保管直至出來之時親手送上或親自寄出。。。。。

跟大家說聲抱歉,未能回禮給你們 😭 以下先透露一些我欲送畫的摯友:

麗山,愛民,華哥夫婦,同事們,李槍,潘主任,karen媽,星,湯未,臨仔,嗡兒,希梨,愛瑪,亦,Elton, 巴士阿叔,撻Wing, Alice, 區,Nat, Joel, YM,齋,雲,劉ee, Eva, Grace, 洛仔(隆),逼哇,泰,四眼,東9,西餅,小隆,幫幫,衫,施民,春天,Samantha, queenie, 添哥,Nancy, queeny, Alan, Janet

順帶一提,我現在常跟着<how to draw cats in simple steps>來畫貓,唉要留待出來才能送給大家了,我會好努力咁狂畫,本來還打算叫大家收到後影張相。

第二樣想講既係,我看了一本928戰友送的【風之影】,超級好看,可以說是我第一次嚐到完全投入,手不釋卷的閱讀喜悦!!所以推介大家去看。😁其實在這地方,我被消磨得難有動力做什麼,被這裡不由自主的時間,空間安排浪費了這段日子的時光,又被這裡心智,觀念扭曲的人擾攘影響心神;唯有閱讀小說,畫畫能讓我好一段時間抽離,陶醉其中。

第三樣想分享的是,我趁着快離開前的三個月,決定跟着一位非洲筋肉人操肌,他是我暫時見過最健碩的人,彷彿許多岩石生在他身上。他已在教導兩位港人,我也加入其中;我想之後出來後也沒有什麼機會與一位外國大隻佬操肌。哈哈所以不如現在試試挑戰自己,希望出來時可有一些成果。除此,我也繼續鍛練自己,希望可成為一位獨立自強的香港人,每次跑步掙扎時就想「本土撚點可以仲弱過啲古惑仔」黎推動自己。

真想快點歸回!出來後我還要守監管令,最多是扣去 1/3 刑期的 8 個月,我想還要休養多一段日子才可重新完全復活過來,願大家仍然堅持着,仍然心不死!遲點見!

你們的摯友
J.Y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