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全面檢討新高中課程下的通識教育科」
2015.03.26 2015.03.25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主席,在「雨傘革命」失敗後,一眾媚共的幫閒不斷尋找替罪羔羊,新高中課程下的通識教育科於是成為被「批判」的對象。今天動議議案的梁美芬議員,早在二○一三年八月已經組織「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又在去年中接受中共喉舌《環球時報》訪問,指很多教師在通識課堂經常討論中國的人權和貪污問題,隻字不提中國近十年的成就,令很多青年對中國不懷好感,所以應該將通識教育科由必修科改為選修科。十年前擔任教統局常任秘書長時積極推動通識教育科、今天貴為行政會議成員的羅范椒芬,去年也批評通識科「異化」、「偏向純粹研究政治」、「偏向某方面資料搜集」。假如土共系統意欲從通識教育着手「亡羊補牢」,那就大錯特錯了。

即使通識科不論政治,水貨走私賊和自由行旅霸對香港公共秩序的破壞,以及充斥中港兩地的中國黑心食品,都是路人皆見的亂象,香港青少年對中國離心離德,根本是人之常情,再多的「洗腦」教育也無法改變。「人大常委八三一決定」更令香港青少年意識到中共的專制獨裁,激發學生主導、群眾自發的「雨傘革命」。單向的觀念灌輸,又豈能壓抑自身意識的覺醒呢?

政府收緊教師編制 通識教育無所作為

通識教育科的《課程及評估指引》第四頁表示,「多角度思考 … 幫助學生成為獨立思考者 … 發展與終身學習有關的能力,包括批判性思考」,本來就是跟不容獨立人格的共產黨背道而馳,所以土共系統的奴才群起要求「檢討」通識教育。曾經霸王硬上弓推動國民教育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通識教育科在中期檢討的方案和長遠發展方向,預計可在今年七月公布,局方會研究接受通識科課本送審的可行性,訂立評審要求和準則,以保證質素。先不論土共如何抨擊通識教育科,教育局也意識到通識教育科的確是問題叢生,而本席必須指出,問題與局方的整體政策其實有莫大關係。

現時大部份通識科的教師,都是在課程大綱下自由發揮,基本上是「打天才波」,本席亦認同在通識科採取這種教學方法。資料蒐集和師生討論,是通識教育科課堂的必要條件,與從前照本宣科、依書直說的教學方式截然不同,教師需要更多精神和時間作準備和教學,更要批改大量的IES(獨立專題探究)習作,實行小班教學在通識教育科顯得更為重要。可是教育局多年來都限制公營或資助中小學的教師編制,高中訂為每班兩名教師,學校只敢聘用少量有時限的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一班普遍有三四十名學生之多,加上教職員人手長期不足,又如何確保通識教育科的教學成效呢?

教育局確有向通識教育科投入資源,例如開發通識教育科網上資源平台及中央資源中心,不過對一般教師而言,都是得物無所用。目前教育局正考慮課本送審制度,但教師的日常教學鮮有使用課本,而是到互聯網甚至新興網絡媒體中取得大量新聞材料和相關評論供學生參考,教育局根本毋須為教學材料操心。教育局增加教師編制,穩定教職員人手和士氣,才是治本之道。

學生基礎知識薄弱 高中課程應予改革

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經常糾纏於文憑試的政治題目之上,都是捉錯用神。考評局在去年的通識教育科考試報告撮要中,指出不少考生在重大社會議題上對一些重要概念的理解不足,「誤把治安或法治等同執法」,本席認為這個才是值得大家關注的地方。

本席身為立法會議員,每年都會接獲大量學生的IES(獨立專題探究)訪問邀請,內容多半與政治和公共政策有關。從他們的問卷中,不難發現學生以至他們的教師,對很多重要概念都是不甚了了,究其原因,就是基礎知識貧乏。

以前香港殖民政府採取填鴨式教育,即使學生思維略嫌僵化,也有一定的基礎知識;特區政府則重視愉快學習和生活體驗,放棄灌輸基礎知識,結果更加惡劣。《論語‧為政》中有一段「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就是時下香港學生的寫照。雖然初中和高中課程仍有歷史、地理和經濟等科目,但課程內容極為粗淺,學生無從了解社會的基本運作法則。

本席認為,要檢討的不單止是通識教育科,整個新高中課程也需要改弦更張的改革。教育局去年初終於決定在中文科重新引入王羲之《蘭亭集序》、李白《月下獨酌》和辛棄疾《青玉案》等文言文範文,算是「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之舉,本席希望未來局方也會在其他科目有類似的改革。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