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的越洋轉播賽事,轉播法國二千堅尼賽日,發生了一件事,跑畢法國二千堅尼後,因莫雅的坐騎「海軍旗幟」在轉彎的時候曾失蹄,一眾騎師以跑道安全問題,要求當地馬會轉換跑道出賽。起初馬會不肯理會騎師的要求,但最後還是跪低,可想而知,一旦騎師團結起來,其實是足以對抗各地馬會的決定。

世界各地,不論騎師和練馬師,都有自已的工會。而且團結起來,對各地的馬會是有很大的影響力。騎師除了為自己的收入和各地馬會交涉外,最重要是會為賽事的安排和跑道的安全和各地馬會作溝通。而工會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對抗資方各種不合理的決定,以今次事件為例,大部分騎師都認為,如果再在此跑道作賽,會十分容易發生危險。鹵味男雖然唔識聽法文,但聽到蘇銘倫接受訪問的時候,十分勞氣,可幸的是,團結就是力量,當地馬會最後都屈服了。

但想到香港,工會呢家野,真係得淡笑,話說2002年5月22日的一次谷草賽事,天氣十分惡劣,馬會不斷把賽事延時而不作取消決定。當時騎師李格力卻以安全為由,率領一眾騎師罷跑,雖然馬會最後屈服取消賽事。不過在該季之後,李格力從此就不獲續牌,未知是否是秋後算帳,李格力亦因此從此消失於香港馬圈。而大部分時間,馬會對騎師和練馬師推行一些不受歡迎的政策,就算兩大工會如何反對,最後還是照單全收,因為香港騎師和練馬師大多腰纏萬貫,唔聽馬會話不知會否和李格力的下場一樣。久而久之,這兩大工會就變成和工聯會一樣,就是做當政者的YES MAN。如果今次法國二千堅尼的事件發生在香港身上,恐怕沒有人有吉士和馬會交涉,只有為了馬會的荷包,逆來順受兼硬食。

 

 

(鹵味男  18/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