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新聞有時要字字留心,才可以看到事情本質。身邊很多朋友對北京和特區政府近期不斷吹噓的所謂「大灣區概念」頗有憧憬,以為是香港另一個經濟機遇,甚至成為大灣區龍頭。即使對經濟不感興趣的人,也只會認為簡單的行政區域重新劃分而已,對目前的生活方式不會帶來巨大改變。其實,他們都錯了,新聞重點在「大灣區人」而非「大灣區」。

繼較早前政協常委蔡冠深提出「大灣區人」概念後,人大代表洪為民本周二(十五日)在《環球時報》撰文推鎖「灣區人」:「不少美國人都會説灣區工作。灣區人概念的好處是人們不再以城市本位去思考,一定要放棄過去香港本位的傲慢態度。」這位人人代表的邏輯頗為混亂,即使美國有人説(三藩市)灣區工作,也不等如他不再以城市本位去思考,也不代表他放棄自己的身分認同。人大代表或許不知道有一本著名美國雜誌名為《紐約客》,正是城市本位媒體的傑作。人大代表的邏輯跳躍又推論到「過去香港本位的傲慢態度」,那就簡單是誣衊。只要看一看我們的特首林鄭月娥「官字兩個口」嘴臉,對民主黨立法局議員許智峯搶手機一事予以「強烈譴責」,對中國公安狂毆香港記者則拒絕用「對抗性字眼」,雙重標準昭然若揭,「傲慢態度」欠奉,卑躬屈膝卻是有餘。

洪文又指:過去十多年香港有「一種非常的排外心態」,很多時候更只排「內地來的『外』,比六、七十年代更不包容。文章寫得轉灣抹角,真正要講的是這十多年年間香港出現了「反中」情緒,很可能是「港獨」思想温床。粤語有一句很傳神的俗語:「鬼拍後尾枕」,文章自己暗地裏透露這種反中情緒在你們共產黨接收香港之後滋生,你們不作自我檢討,種種倒行逆施政策令港人強烈反感,反而諉過於人,正是問題所在。

我較前説過,北京愈來愈覺得香港人「養唔熟」,但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用對付新彊維吾爾人的方法對付香港人又怕引來國際反彈,連用「人口換血」都覺得速度太慢,唯有推出「大灣區」計劃,變相流放港人(特別是年青人)到灣區,以免他們在香港「造反」。

洪文在尾段説:「我希望在幾年之後,大家都可以自豪地稱自己是『大灣區人』」,已勾劃出北京的計劃,在幾年內將香港人身分徹底抹去。

這個巨大的政治工程能夠按時完成嗎?答案是否定的,問題不在目標本身,而在於操之過急。像這樣一種政治工程,要消㓕一代人的文化、社會集體記憶,即使是高壓暴力也做不到,反而會引來強力反彈。愚見以為,如果放遠眼光,二零四七倒是個比較可行的期限。

北京近年行事之急,令人有「欲速則不達」之感。這恐怕是習近平太急於求成,希望短期內建立媲美開國元勳的豐功偉績,才能找到他終生掌權的「理據」。

推銷「大灣區人」的攻勢在未來會一浪接一浪出現,參與這個大型行銷活動當然也少不了香港人,例如《號外》雜誌其中一位創辦人陳冠中。這類人接受殖民地教育,吃香港奶水長大,在八十年代初期叫香港人關注前途問題,旗下雜誌又以香港城市為本位,現在則掉轉槍頭,不斷呼籲特區政府在珠海建公屋,遷徙港人,用心可誅。文人無行,此為一例。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