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下午開始,實在沒甚麼心情,網上找到好幾個笑話,最終都沒有轉發。想寫些關於梁天琦被判有罪的感想,但只有滿腔仇恨,只想爆粗鬧人。因為梁天琦說過「香港都變到咁,成班人都去晒坐監,仲有本錢內鬥咩?冇啦。仲關唔關話邊個揸住民主運動支大旗事呢?已經唔再係呢個問題。」我不同意,但尊重他,所以一直忍著沒寫。

記得當日梁天琦落選,有朋友哭了,說這是梁天琦以至本民前的最後機會,當時我還是選擇樂觀的不相信,怎料最後她才是先知。

然後到了陳浩天與梁天琦等人被DQ,身邊又有好多人呼天搶地話香港民主已玩完,今次我係同意,亦都感到同樣哀傷。不過香港人對任何事都是三分鐘熱度,包括痛苦都係:之後再到DQ2、DQ4,然後羅冠聰、黃之峰、周永康入冊,同我哭訴、訴苦的人慢慢都變到毫無感覺了,到了今天梁天琦被判暴動罪成立的一刻,其中一個當日喊苦喊忽的朋友,此刻還正在酒吧開懷暢飲呢!

可是我沒有怪他們,在這個絕望的香港,英雄為了我們作了犧牲,但光環卻被其他人盜去,正享受著高薪厚祿之餘還要指點江山;記得有人說過「今天梁天琦雖然輸了,但下次他會贏回來的」、「待我們選入了議會,就會為你們本土派討回公道」、「我們會以必死的決心,打之後的每一場仗」這些話嗎?它們如今都變成了空頭支票,當你提醒有這一件事的時候還要老羞成怒的反駁你。

既然絕望,那為何今天不能高興?在梁天琦被判暴動罪成立的一天,我們應該很高興。

雖然我很不爭氣的哭了。

 

 

 

作者:無神論者的巴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