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的法國堅尼日,本欄賽前特意在尾段加多一節跑道介紹,說明「向內移欄」、「請君入甕」,加上場地偏滑,出馬太多,四者終於餚出一股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賽後在研訊室內,顯然更有人威脅過一眾騎手,就場地狀況對外「收口」,難怪蘇銘倫在賽後訪問中怒火難下!最主要仍然是匹「海軍旗幟」在入假直路時跪一跪 > 再減慢,阻及起碼半場對手,正常步速大受干擾,幾匹主力過早「上口」,「奧美度」相對走得順而贏形勢,頭三名返到來影相,都不出一個馬頭距離,若再跑多趟,G.C. 敢寫包單,次序必定有變;而隆尚這片草皮也太爛,應該趁重建完成前,整幅堀起重鋪,再加上 15, 16 匹只幾次出賽經驗的三歲馬,起步不久就要轉急彎「碌」落山,無出大事,已算不幸中之大幸。其實當晚在隆尚的風波,令 G.C. 好清晰記起,兩項法國堅尼,改建前向於隆尚上演,都相安無事,因為傳統上應該起用場內最短的最內圈跑道。好處是除了一個弧度較急的彎角以外,全部跑平地,避開了要上落坡的「森林區」﹙”BOULOGNE”﹚,對三歲馬腳法要求沒那樣苛刻。這條跑道直至此刻都仍然存在,何解不用?

 

法國過後,又返回美國,每個馬季「例牌」最起承轉接的一個週末,全季可否高潮迭起,「食粥、食飯」… 還看的單一場馬。或者受得教訓太多,坊間輿論愈吹擂得厲害,G.C. 對今季出現美國三冠馬王,就愈不看俏:只得八駒列陣的必利是錦標,論正路是打吡盟主「核證」垂手可得,順利再往貝蒙園問鼎三冠的過渡一關,簡單一句:贏是應份,輸卻並非不可能  —— 而只可以敗於自己身上。最擔心仍然是此駒左後踝那似是而非的傷患:由贏完打吡的星期日早上,巴富達牽引此駒出馬房口,各地傳媒眾目睽睽之下,明顯不良於行,

  1. 由最初巴富達自己解釋只是刮損,然後

  2. 肯塔基賽事局——換言之是政府委派——的官方獸醫證實為足踝瘀傷,再到

  3. WinStar 牧場大腦華禮樂﹙ELLIOTT WALDEN,註 #1﹚表示是輕微裂甲,

三次解畫可以鬧出三個版本,前言不對後語,還說此駒「無礙」?根本當全世界白痴,這正是多年來,北美馬圈的其中荒誕之處。當然,有如圈中人所講,對九成九的北美現役馬,類似事情都屬於家常便飯,只是每到三冠季節,媒體例牌密集式報導,難免被放大;但到底是否只丁點小事?慣性操練程序上,由打吡到必利是,只相隔兩星期,無練馬師會蠢到再辣操快磨,一律只慢功夫,保持狀態便成,巴富達更是卅多年來唯一贏過三冠的練者,沒哪位比他更深明此道;可惜類似傷患,無迫、無快試,無人會掌握到真正狀況。G.C. “TOUCHWOOD” 一句,只是不希望「烏鴉口」又講中,看見多一匹「百寶龍」﹙BARBARO﹚。同場威脅方面,「金電駿」﹙BOLT D’ORO﹚掛免戰牌之後,最近磅有兩匹,先來兩歲王「好魔力」﹙GOOD MAGIC﹚,上次在打吡超水準跑入第二,今次縮程,希望再近,不過同樣會有回落顧慮,而且跑至現階段,馬已經予人多少易位難贏的印象,並非太具才華,整整最後一段邱吉爾園直路,也過不到「核證」,「俾個說法 G.C.」;反而本欄在上星期提及,杰仕團體另一匹坦帕灣打吡冠軍「妙語」﹙QUIP﹚,極可能是練馬師布列錫據理力爭,再經幕後協調,終於留陣杰仕集團迄今亦態度鮮明,懶理是黑馬、白馬,贏得出就是好馬,有否三冠王?反正並非像昔日,同系列獲商號鉅額贊助那樣,有多五百萬美金特備獎,跟老子又有何干。美國三冠史上,唯獨一次出現同主馬「倒自己米」誤事,已經要數到 1931 年:顯赫的青木馬房﹙GREENTREE STABLES﹚當時先憑殿堂級名駒「二萬大軍」﹙TWENTY GRAND﹚勇奪肯塔基打吡,到必利是錦標,卻在直路頂慘遭副車「滑浪板」﹙SURF BOARD﹚單檔而飲恨,隨後在尾關貝蒙錦標大肆發惡,狂數廿乘補中;歷史 —— 會否就在今個週末重演?

 

「核證」﹙JUSTIFY﹚繼續備戰必利是錦標(PHOTO: HRN / TWITTER)

 

《馬場冷知識》—— 巴爾的摩百里高馬場﹙PIMLICO﹚介紹

年來在各個平台跟慣 G.C. 帖文的朋友,都了解到百里高﹙PIMLICO﹚是美國境內最令 G.C. 愜意的一個馬場,只因兩個字:「細」夾「舊」,除了競跑方向倒轉之外,設施、環境都太酷似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快活谷。這美國境內 —— 不單止馬圈,更是跨項目,歷史最悠久的其中一個體育競技場所﹙SPORTS VENUE﹚—— 自 1870 年起已經舉行賽事,由「戰神」﹙MAN O’ WAR﹚、「海畢」﹙SEABISCUIT﹚世紀之戰力挫「戰爭上將」﹙WAR ADMIRAL﹚、「原住舞人」﹙NATIVE DANCER﹚、「秘書處」﹙SECRETARIAT﹚、「週日寧靜」﹙SUNDAY SILENCE﹚火拚「平易君子」﹙EASY GOER﹚,以至最近年的「美式法老」﹙AMERICAN PHAROAH﹚,見證過美國賽馬史上無數幕經典,距巴爾的摩市中心只 7 公哩、20 分鐘左右車程,乾脆就等於由中環返入跑馬地一樣。這區區的一個典型美式一哩場地﹙MILE OVAL﹚,四週早被市區包圍,加上最後彎角邊的羅卓時大道﹙ROGERS AVENUE﹚,就等如黃泥涌道電車總站,每逢賽日,都有群眾聚集在鐵欄邊觀戰;而僅作權充的所謂沙圈,就在看台底樓下,九成入場觀眾,只可以望場內閉路電視,所以每逢跑大賽,就同以前的快活谷一樣,馬匹會先出草地上鞍及行圈,讓全場見到,比較公道。另一方面,這個馬場,原本是座落一個山坡上興建,跑道也是圍繞這山坡,落成之後才發現,當馬群跑到對面直路,現場馬迷視線就受阻,但馬場卻要在多年之後,才再有資金去移平,所以向來都有個別號,叫「老山頭」﹙”OLD HILL TOP”﹚;之所以 G.C. 多年來都譯作「百里高」,音、意兩瓣均有理由。

 

百里高馬場﹙PIMLICO﹚類似往日的快活谷,每逢跑大賽,馬匹會先出草地上鞍及行圈。(PHOTO: COLIN’S GHOST)

 

 

《英愛戰線》—— 樂景傑錦標 / 東帝錦標

先談紐百利直路一哩的樂景傑錦標。這仗在近六年來,接連炮製出「范高爾」、「歡暢」、「雷霆夜」以至「列卓斯特」的英愛季初一級戲寶,今屆早段熱門是什麼?久休復季的「利馬圖」﹙LIMATO﹚,以及上仗在根利錦標連「近」都無資格的「杜鵑花」﹙RHODODENDRON﹚,可見有幾失色 —— 亦因為有「杜鵑花」,「多維小城」﹙DEAUVILLE﹚、「轟炸大戰」﹙LANCASTER BOMBER﹚兩匹古摩亞尖兵,隨時一併收起,「雅達邑」﹙ADDEYBB﹚、「述鏢親王」﹙ZABEEL PRINCE﹚新勝卻又欠級數;與其都是在季初態,或者短途馬充斥,借勢搏奕一哩的形勢底下,G.C. 反而會留意「瑞典話」﹙SUEDOIS﹚這匹上季在育馬者一哩鏟到入第四的伏兵。

再到東帝錦標這項早已取代嶺飛打吡預賽,成為葉森打吡的最重要前哨戰,由 1994 年的「易合」﹙ERHAAB﹚開始,炮製出 6 匹葉森打吡盟主,此外尚有法、愛打吡、凱旋門大賽、阿靈頓百萬大賽、以及杜拜世界盃頭馬各一,可見指標價值;實在,這項假北部重鎮約克馬場上演,左轉 2092 米的二級賽,全程毫無起伏,真正「仄」到一匹馬的氣量;而由二千作據點,之後上哩半,或者縮返一哩,可攻可守,英愛殿堂級名練歐伯恩﹙VINCENT O’BRIEN﹚更說過,應付到二千米途程的三歲馬,再入到葉森,綽綽有餘,成為名駒輩出的搖籃,亦有其因由。不過,今屆賽事,明顯缺乏星級號召:目前最受追捧的葉森打吡預賽頭馬「十字警長」﹙CROSSED BATON﹚,高仕登擺明以上季「金庫神偷」的部署照單落藥,但上仗在葉森跑二千,最後幾步都只勉強捱到,韌力明顯有疑點;「猛獅怒吼」﹙ROARING LION﹚、「米頓寶駒」﹙MILDENBERGER﹚一對馬,就類似上星期法國的「奧美度」,早出道,但實力已開始見頂,除非對手失誤,或者有形勢相助,否則好難靠自己本事跑出:G.C. 反而比較憧憬兩匹同樣出道兩戰全捷的新兵。一匹「威勝快駒」﹙WELLS FARHH GO﹚已經贏過「美國總統」,另一匹「北極光」﹙NORDIC LIGHTS﹚則可謂英愛版的「核證」,高多芬去年花逾七十萬美金的兩歲價購入,延至三歲才開上戰陣,而且一跑就已經是同程,上仗贏得出色,布宜學就更可信賴。

 

「十字警長」(CROSSED BATON, PHOTO: RACING POST)

 

「北極光」﹙NORDIC LIGHTS, PHOTO: RACINGFOTOS.COM)

 

註: 這個圈子,永遠的朋友就未知,但肯定沒有永遠的敵人。1998 年的三冠系列,當時仍然是練馬師的華禮樂,正正炮製出「勝利衝刺」﹙VICTORY GALLOP﹚,在貝蒙錦標最後一步,氣走「真寧靜」﹙REAL QUIET﹚,粉碎巴富達的三冠夢;20 年後的今日?的確是恩怨愛恨、世事如棋!

(Gallant Chief 19/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