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受社會關注的旺角初一警民衝突案,被告陸續裁決。焦點之一的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暫以一項暴動罪名成立,面臨數以年計的刑期。遍覽輿論反應種種,不吐不快。

一方面,有些人聲言要與「暴動犯」同行,分享過去與梁天琦共處的點滴,溫情主義賺人熱淚,自然也博得網上讚好與分享。

可惜一切不過是消費。自始至終,他們從未支持過本土派任何信念與行動,甚至過往曾參與攻擊及切割。幾多人污衊他是「湖北琦」、「西瓜琦」、「無底線抗爭不道德」、「食人血饅頭」,激進抗爭是「激嬲共產黨」、「為政府血腥鎮壓提供理由」,直到臨近審判的最後一里路,才假意伸出橄欖枝「同行」、「聲援」, 換言之就是廉價的順風車(Free-riding)。

 

另一極端,有人祭出陰謀論,揚言這群政治犯經受牢獄之苦,將來難免「變節」,淪為泛民小滑頭式政棍,甚至投共終身。更極端的還有,激進是為分化反抗力量,坐牢也不過成了中共的棄卒,貫徹「本土是中共設下的詭計」之論。

先莫說當前許多宣稱爭取民主的政棍,尚未經過激進社運已經投共,或者傾向與中共政權「大和解」。在此際毫無根據地斷言政治犯會變「鬼」,無疑居心險惡。反正他們發言不知言責自負,龍門搬得比誰都要快。

誠然,近年經歷諸多變化,觀乎傳媒訪問及紀錄片《地厚天高》,梁天琦的想法也許已經與獨派大不相同,對此我們必須坦然接受。

但就政治光譜而言,本民前即使今日煙消雲散,仍然較傾向本土獨立理念,祇是個人及組織深受打擊,致使局部受所謂泛民懷柔力量影響。更重要的是,除了梁天琦以外,尚有許多同案及另案(2014佔領案、2015光復行動案、立法會燒垃圾桶案、蠔涌爆炸品案)被告者,他們即使內心動搖,仍未盡選擇放棄。

 

遠離無謂紛爭 思考應做之事

我不會將坐政治牢視作「從政入場券」。若然光環那麼「容易」換取的話,大家恐怕會爭得頭崩額裂,樂此不疲;何況,對本土派而言,選舉政治之途早因行政干預取消參選資格而中絕。數以年計的漫長刑期,到底會消磨多少心智,挫敗多少意志,埋沒多少理想,蹉跎多少歲月,到今天陷入如斯困局,依舊一心想念選舉議席政治資源的人,自然難以明白。

與其一掬便宜的同情之淚,倒不如引用套語:「時間會證明一切」。幾年之後,捫心自問,你們會否念茲在茲這些捍衛香港犧牲自由的同胞?選擇同行而付出的代價,例如斷送選舉政治生涯、喪失前途和希望,你們又能否概恬承受?

無論將本土政治犯當成招財貓抑或稻草人,再陷入無邊爭辯,不過是侮辱自己的智慧與良知罷了。持守共同理念的人,應該知道「無事可做」僅為逃避的藉辭,要做的還有很多。重獲自由之後,等待他們的究竟是更好還是更壞的境況,端視乎你我的努力,不是嗎?

 

作者:無妄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