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平衡旅遊業對香港經濟和市民的影響」
2015.03.26 2015.03.25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一、前言

主席,中國政府無力解決黑心食品、劣質醫療等社會問題,結果禍延香港,令普羅港人要跟中國旅客爭奪學位、床位、和奶粉,生活陷水益深,蹈火益熱。但不論是建制派或泛民主派的代議士,卻與中共和港共政權沆瀣一氣,齊聲譴責港人被迫反水貨走私的「光復運動」,本末倒置,十分可惡!

方剛議員的議案與建制派議員的修正案,只提「保障旅客在港購物時的安全」,完全漠視大量來自中國的自由行遊客、水貨私梟集團,對香港社區經濟和公共秩序的破壞;泛民主派議員的修正案,則是猥自枉屈、搖尾乞憐,哀求中共和港共取消一簽多行及收緊自由行政策。
政客既要討好保守溫和的選民,又不敢開罪京官,港人唯有自發捍衛家園,本席必須重申,「光復運動」是港人捍衛本土利益的自力救濟行動,必須予以支持!

二、為客之道與待客之道 同等重要

市區租金狂飆,小商戶都被逼結業收場,在附近工作的市民欲尋找價格合理的食肆也十分困難。港人兒女創業無望、置業無望,無法自立,淪為大型連銷企業的廉價售貨員,掙扎求存。連鎖大企業牟取暴利,卻要全體港人「埋單」,損害本土民生之餘,造成產業單一空洞。建制派議員、港共政權與一眾社會賢達,侈言「待客之道」、「購物天堂」等,那麼對港人日常生活的苦困,為何又視而不見呢?

去年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訪臺,在高雄遇上抗爭者「潑漆抗議」,被臺灣的建制派大肆抨擊為「過激行為」,非待客之道。臺灣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發表文章《與待客之道同等重要的事-為客之道》回應建制派的指責:「關心待客之道的朋友,或許也應該關心這位客人,是否同樣做足了為客之道?先不要說禮尚往來了,不顧主人意願,執意要與對方會談協商,連根本的尊重都沒有。這樣不懷好意的來客,即使是遠來,作為主人本應清楚表達立場,清楚向來客主張主人的態度,而非自矮身分鄉愿地迎合其要求。」

針對走私漏稅、激化兩地族群矛盾的罪魁禍首中共,特區政府代表港人出頭向北京交涉,清楚表達立場,本該理直氣壯,不卑不亢,亦是應有之義。但港共政權既要揣度主子的心意,又怕觸怒主子,糾纏至今,主子「放風」表示可以考慮收緊一簽多行政策,建制派與港共才敢跟隨附和,這種盲目地「自矮身分鄉愿地迎合其要求」的表現,也是魯迅所言的「坐穩了的奴隸」!

難怪市民視港共為外來殖民政權。港人不願成為中共和港共政權的奴隸,亦不甘於年復一年的等待政府改善施政,「反水貨活動」的奮勇抗爭,自力救濟,是光復社區、保衛港人原有的生活方式的開始,讓港人重新做一個「獨立的個人」,當家做主!

三、水貨私梟 豈是旅客

根據二〇一五年一月訪港旅客人數的統計,來港旅客人數共560多萬人次,中國旅客就佔了八成,合共440多萬人次,嚴重破壞香港原有的社區面貌。「中國自由行旅客」對香港的文化與社會規範,聽而不聞、視而不見,蹂躪踐踏香港的道德標準;而「水貨客走私賊」則瘋狂搶購香港的日常用品,嚴重影響社會秩序及港人日常生活。他們很多都不是遊客,只是一群旅霸與私梟而已!

港人對中國遊客缺德的行徑耳熟能詳,例如在金字塔底部刻上自己的名字、在羅浮宮前的水池洗腳、騎上華爾街的銅牛拍照等等,中國遊客惡名昭彰,「蜚聲國際」。難道港人外出旅遊,就毋須理會當地人的風俗和感受嗎?

不同國家早已對中國遊客有針對性的部署,例如泰國白龍寺興建新廁所,將中國與其他外國遊客「分流」。為了維持公共衛生,日本與韓國在著名的遊客景點,都設置中文標語與廣播,並加強執法。太平洋島國帛琉(Palau)成為中國潛水客的「後花園」後,海底生態大受破壞,為限制來自中國的遊客人數,帛琉政府決定從四月十五日起,將把從香港及澳門出發至帛琉的包機航班數減半。該國總統表示:「是為了防止旅遊業太過依賴某個市場。」可謂切中肯綮。

由此可見,各國政府都以當地居民生活為優先考量,只有外來的傀儡港共政權,才會大談「包容」或「待客之道」,喝令港人唾面自乾!

四、總結

最近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離世,一眾建制派奴才和報章又「乘機」月旦港事,例如香港落後新加坡、應學習新加坡云云。新加坡可自主決定旅遊業政策,亦可拒絕部分人入境,就是因為新加坡是堂堂一國。,而港人生活水深火熱,梁匪振英還敢指出:「調整個人遊要平衡內地居民需要。」由此可見,香港連一簽多行的審批權也沒有,一個傀儡政權能學習新加坡嗎?前港大學生報《學苑》總編輯陳雅明倒是一針見血,他道:「若要學習,就先效法新加坡獨立建國吧!」

一九二七年,魯迅於香港青年會進行演講,題目為「無聲的中國」,其中一段:「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衷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裡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會來調和,願意開窗了。沒有更激烈的主張,他們總連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因此,「光復運動」就是港人自救的運動,我們應當對捍衛家園的義士,表示最高敬意!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