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為六四慘案廿九周年,泛民主派至今仍續消費六四,每年借六四之名籌募巨款及為政客抬轎。

泛民主派每年借六四之名籌募巨款及為政客抬轎。

泛民主派今年循例在立法會提出六四議案,公民黨議員陳淑莊今天負責提出「毋忘六四」議案,她發言表示,六四議題是一面「照妖鏡」,反映不同政治組織立場的改變。她以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為例,指他當年有份強烈譴責北京血腥鎮壓,今日卻指提出「結束一黨專政」會影響參選權,協助政權劃紅線,「打倒昨日的我」。陳淑莊又說,相信當年看過電視片段的人,一生都不能忘記六四當晚的悲劇。

公民黨議員陳淑莊提出「毋忘六四」議案。

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表示,六四死難者沉冤未雪,認為「放下六四」是逃避問題,「平反六四」是每一代人的歷史責任。莫乃光又說,曾參與六四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六四後多次入獄,其妻劉霞八年來被軟禁失自由、身心受害,質疑竟有「世界強國」如此對待國民。

議會陣線毛孟靜表示,得悉各間大學沒有舉辦六四相關活動,認為現時大學生未親身經歷過六四事件,有此反應可以理解。她認為,港人始終不應抹殺六四是慘劇的事實,亦不能忘記歷史。可是毛孟靜曲解及忽略了年青人不舉辦六四活動的原因,是基於本土思潮的冒起。越來越多年青人認為,六四事件應和本港事務切割,港人應突破「中國有民主,香港才可有民主」的守舊泛民思維。以及年青人認為支聯會及泛民借六四之名籌款、以及多年來晚會行禮如儀、成效毫無寸進,故此近年摒棄六四紀念活動,並非由於「抹殺六四」及「忘記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