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擴大中產人口比例」
2015.03.19 2015.03.18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一、前言

主席,擴大中產人口比例,是一個偽命題。香港一眾權貴,眼裡只得金錢,視所有價值都能量化!何謂中產呢?為甚麼要強調是「比例」呢? 面對完全無法控制﹑瘋狂飆升的樓價與物價,港共政權「闊佬懶理」,任由市民自生自滅,香港如同回復森林法則,弱肉強食,利益集團的收入增加,只是緣於剝削低下階層的生產價值!造成市民人人自危﹑明哲保身。若是這樣而「擴大了中產比例」又有何用呢?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年薪近四百萬,但竟認為自己是「中產」!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當年亦指月入一萬多至兩萬又可屬是中產。不同的學術機構或是社會賢達,都想為「中產」下一個定義,「基層」又下一個定義,不斷標籤市民。以往上層﹑中產﹑草根,不單止在學校﹑生活﹑住所通通都涇渭分明。現在的香港更趨兩極化,政府應重新審思,香港的社會﹑價值要往那一個方向走,對香港的城市想像,到底是甚麼呢?

像日本﹑臺灣般,共善﹑和諧﹑小康的公民社會,這是他們國民心中的生活信仰與態度,而不是中共那套「經濟發展就是硬道理」,或港共全面開動宣傳機器就能「河蟹」社會!

二、全球幸福指數 67 位 香港經濟與排名不符

根據 2014 年,著名市調公司蓋洛普(Gallup)發布的「全球幸福指數」,香港排名 67 位,是人均GDP三萬美元以上的國家與地區之中,少數排名不入前30名的發達地區!

一種幸福的生活方式,並不是只用錢可以衡量。「全球幸福指數」的調查,是根據以下五項作量化研究:
● 有目標的幸福:喜歡每天做的事情,也對自己的目標,感到有動力。
● 社會上的幸福:生活中能得到旁人的支持和關愛。
● 經濟上的幸福:能掌控自己的經濟,減輕壓力同時,也增加安全感。
● 社區上的幸福:喜歡自己現在居住的地方,感到安全,同時也對自己所屬群體感到驕傲。
● 生理上的幸福:每天有足夠的健康和精神來完成事情。
  經濟上的幸福,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香港政府除了賣港﹑「中港融合」之外,還有有何目標,有何願景呢?政府標籤各階層﹑分化社會就是為了方便管治,談何幸福呢?而香港權貴不斷混淆視聽,企圖塑造一種錯誤價值觀,例如置業﹑成為中產等等,只不過是鞏固地產霸權千秋萬代的技倆!

香港著名的網路遊戲家鄭立於《炒房與鴉片》一文中指出:「長期依賴地產和租金收入的人,若對社會沒有主動的責任感,慢慢就失去了工作的能力。你不能期望他們學會寫出一個軟體,不能期望他們會研究最新的科學理論,不能期望他們會多學幾種語文,觀察適應國際的市場,因為他們不需要,也能活得肥肥白白,變得自私自利,麻木,遲鈍。掌握資源的人不創造,創造的人沒資源。這樣的事情在人類社會,都發生過至少上千次了,每個文明的衰落和腐敗都是這樣的。」

旨哉斯言!即使增加了所謂「中產」人口的比例,也不能突破當下香港的困局!港人亦要釐清為何希望成為「中產」,若成為中產是希望安居樂業,建構小康社會,置業與成為中產並非唯一途徑,港人不需隨權貴的拍子起舞!

三、安居樂業 建立小康

一個正常的發達國家,最有錢與最貧窮的人口,可能只佔總人口的兩﹑三成,所謂的「中產」應該佔人口的大多數(七﹑八成)。但是,根據去年統計處的調查,香港有28%,約140萬的人口,月入超過4萬元;但同時亦有約 30% 的勞動人口,月入低於 1 萬 4 千元!窮人與有錢人都比例竟然相若,而所謂的「中產」(14000-40000元)比例竟只有三成多!

去年十二月金管局季報指出,供款佔家庭入息中位數比率,單季升四個百分點至65.9%水平。即月入三萬元的「中產」,一個月有兩萬元拿去供款!還有供養父母﹑子女﹑旅遊﹑日常開支呢?因此,面對瘋狂飆升的樓價,以收入來定義「中產」根本無太大意義!

「擴大中產人口比例」是把港人牢牢鎖進地產霸權預設的框架之內!把房屋與投資﹑婚姻﹑生活作捆綁,成為「中產」就是早日「脫離苦海」,造成有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的對立!

現在香港的年輕人已經不跟權貴玩這套了!成不成為「中產」根本就不是重點,他們要做的是奮勇抗爭,當家作主!

四、總結

一九四十年代,由查理.卓別靈自導自演的一部電影《大獨裁者》,其中一段對白說:「你擁有權力,能夠創造法制,你們能夠創造幸福,你們擁有能力使這生命自由且美麗,讓這生命成為精采絕倫的冒險!權貴解放自己卻勞役人民,讓我們奮鬥掃除障礙,讓我們為理性的世界而戰!」港人應奮起抗爭,撥亂反正,打倒專權政治體制,建立更公平更公義的社會!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三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