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真係諗唔明,點解基本法無論當初訂立又好定之後修訂或者解釋,都係中共話事。明明香港行普通法,中國大陸行大陸法,(BTW我都唔知算唔算法律,幾條友噏兩句就當法律),明明係兩樣野黎,但係中國當正自己係無所不能嘅上帝咁,佢話乜就乜,咁基本法不如燒左佢啦,反正你都改就改,想點就點,再唔係拎去比尐鹿食左佢,我記得日本有個公園尐鹿會食地圖。BTW而家個情況就好似太監教你做愛,根本痴哂線。

共產黨打壓人無所不用,基本上佢尐乜嚴厲譴責可以當佢9噏,反正得把口,戴耀庭討論港獨咪討論,邊條例唔俾討論港獨,再者香港有言論自己,既無犯法,亦並非任何大奸大惡嘅言論,實在諗唔到中共有任何理據去批判此事。至於港獨,我認為係未來必需要實行既事黎,大家可以見到中共對任何承諾又或法律可謂視若無睹,事例十隻手指都數唔哂,我認為即使香港有真普選,中共都會用盡辦法干預,例如釋法或者增加無謂條文等,阻止選舉。因此,香港脫離中國及共產黨又實行獨立係一件必需要既事黎。香港人,唔好再期待中共會俾到一個真正既民主我地,而權利一向都要我地人民主動爭取。唔係係個天趺落黎的。雖然我地都知呢條路會相當難行,但係我地香港人連自己都唔爭取權利,咁邊個幫我地?

作為一個小小抗爭者,老實講都唔知自已有乜可以做,好多時都只係略盡自己綿力,去為呢個社會做番尐野,但你有陣時面對一尐事件上面,成日都好質疑自已既一小點力量可以做到尐乜。好多次都想不如算數由佢,唔再理呢堆事,但係每當見到出面仲有一班人依然咁堅持,我又有乜理由唔繼續落去? 係魚蛋之後大半年,其實我一直都係屋企閉關,每日心情都十分差,我睇唔清自己既未來,更加唔知點面對之後嘅事。每日沉醉係網絡世界,逃避現實,當然我心入面好明白咁係無補於事,但係我做到尐咩?呢段時間,我諗應該係我人生中最低谷嘅時候。不過即使係咁,我每次都以一副無懼既姿態上陣,話俾人聽我未輸,但係背地裡其實我好怕。係一年既等待中,壓力大到精神上十分難受,即使有精神病都不奇怪,面對政權打壓,無力感更是龐大。講到尾,除去抗爭者嘅身份,我只係一個寂寂無名嘅既普通人。

山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