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奴才」。

今天,「奴才」這個詞是用來罵人的。

清朝的宦官及滿州、蒙古、漢軍八旗等擁有旗籍之大臣面對皇帝,會自稱「奴才」;漢人則不自稱「奴才」,而自稱「臣」。魯迅的雜文《隔膜》曾說過:「滿洲人自己,就嚴分著主奴,大臣奏事,必稱『奴才』;而漢人卻稱『臣』就好。這並非因為是『炎黃之胄』,特地優待,錫以佳名的;其實是所以別於滿人的『奴才』,其地位還下於『奴才』數等。」奴才與奴隸不同,魯迅亦曾解釋:「做奴隸雖然不幸,但並不可怕,因為知道掙扎,畢竟有掙脫的希望;若是從奴隸生活中尋出美來,讚嘆、陶醉,就是萬劫不復的奴才了。」

不管官有多大,在主子(皇帝)面前自稱奴才,當然是要表現恭順,態度卑微,內心多少都會有屈辱的感覺;但不是人人可以在皇帝面前自稱奴才,於是便也會有「優越感」,既有「優越感」,又有「屈辱感」,真是人格分裂!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在主子眼中只不過是奴才一個,唯有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才可以心理平衡!

「奴才」一詞在滿清時代已是貶義,鄭板橋說:「我為東道主,不作奴才文章」,即是寫文章要有獨立思考,我手寫我口,更重要的是我手寫無心,不是根據主子的意思去寫文章,也不是因為懍於權勢去寫文章。

中國人特別喜歡當「奴才」。在極權統治的社會「奴才」特別多,依附權貴當「奴才」的有很多好處,如果當不成權貴的「奴才」,那麼也可以當「奴才」的「奴才」。《水滸傳》第六十二回就有這麼一句:「你這個給奴才做奴才的」!

香港是中華人共和國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由中共欽點,權力來源在北京寡頭獨裁政權(很快會恢復一人獨裁),她當然是「奴才」一個,至於把她當主子,等而下之的官員,便是「奴才的奴才」!在專制帝皇統治時代,即使一人之下 萬人之上的權臣,也不過是「奴才」一個!想不到在廿一世紀的人類社會,特別中國和香港,仍然有那麼多狐假虎威,欺壓人民的「奴才」和「給奴才當奴才」的人!

「奴才」當然是一句罵人的話!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