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暴動」罪成等候判刑,已經下台的前特首梁振英不甘寂寞,今日(五月二十八日)在其網誌發表長文(大部分是梁天琦及黃台仰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網台MYRADIO「吾國吾民」節目的逐字紀錄)(有關文章內容部分截圖在本文末),指「部份反對派的頭面人物和港獨份子隨即為梁天琦塗脂抹粉」。本來法院判決自有其法律考慮,然而梁振英這種不顧身分,安份做其政協副主席,反而向香港法院施壓的做法,干涉特區事務,目的只為「煮死」梁天琦,挑起「港獨」議題,以延續其政治生命及增加政治籌碼,用心可誅。

 

梁振英所指的MYRADIO「吾國吾民」節目,按此圖可觀看該集節目。

 

梁振英企圖以一個網台節目內容,引證梁天琦的政治訴求是「香港獨立」,再與二零一六年年初一深夜旺角事件扯上關係,用意是迷惑公衆,但手法低劣。環顧民主國家,獨立訴求並非洪水猛獸,可以公開討論,甚至公投。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年青時鼓吹湖南獨立,終其一生從未為此受責難。梁振英若要貫徹反獨原則,第一個要批鬥的應是毛澤東,而非梁天琦。再者,若「香港獨立」作為政治訴求觸犯香港法律,何不直接以此罪名控告之?

梁振英費煞苦心,差遣他人逐字紀錄「吾國吾民」內容,企圖將「香港獨立」與旺角事件扯上關係,根本是「九唔搭八」,效果適得其反,皆因梁天琦及黃台仰在節目內已經講得清楚,「所有嘢都係突發」,換言之,他們亦不可能預計甚至控制羣衆活動的去向。一句「如果冇群衆嘅支持的話,唔會有年初一囉。」,梁振英以為「執到寶」。問題是,當晚群衆支持的是魚蛋小販,而不是「香港獨立」,這與梁天琦和黃台仰日後在網台言論是兩回事。如果梁振英要引證兩者有關,起碼要調查二零一六年年初一在旺角聚集羣衆是否都是「吾國吾民」聽衆。

梁振英又將部分內容又以横線突出部分內容,指梁天琦的「手法」是「先聚衆,掩蓋面貌(即西方的BLACK BLOC),伺機行事,最終挑起激烈衝突」。論聚衆挑起激烈衝突,梁天琦又如何及得上「愛字堆」的朋友;如果BLACK BLOC有問題,何不立例禁止之?

梁天琦等人之所以被告「暴動」罪,而非較輕的「非法集結」罪,是在梁振英擔任特首時的決定。如果二零一六年年初一旺角事件可以等同一九六六年或六七年暴動,特區政府何不直接了當,效法當年港英政府宣布宵禁?梁振英當時動用公權力,現在赤膊上陣,誓要「煮死」梁天琦,無非是要挑起「港獨」議題及不斷製造新一代政治犯,藉此向北京邀功,增加政治本錢,延續其正步向黃昏的政治生涯,成就其「大灣區區長」美夢。

梁振英的陰謀詭計或許得逞於一時,梁天琦等人也很可能要忍受幾年牢獄之苦,但時間總是在年青人這一邊,梁振英終有日會面對歷史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