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最低工資由三十元調整至三十二元五角」
2015.03.18 立法會會議

一、前言

主席,於二○○八年,本席旗幟鮮明,主張最低工資應該定於33元。想不到七年的光陰過去了,樓價都升了兩倍以上,街市一個「兩餸飯」由23元都加至30元,加幅4成,最低工資都只是不過由28元增至32元5角!即使本席於二○○八年時爭取的33元叫價過高,有甚麼可能於七年後的今天,最低工資才加了「一成半」,七年時間都加不到本席當年所爭取的33元!

二零一三年,本席以「聖經說:一個人不能侍奉兩個主!」,用來諷刺工聯會,既要討好權貴,又要巴結中產,爭取基層選票,獲5萬多的點擊點。以下就影片中的留言,想不到每年都可以重複地重複使用,可讓局長參考!
「自己(張建宗)28萬話,加2蚊好困難,痴線!」
「政府高官應減薪30%以上,才能帶頭解決根本性的貧富問題。」
「有時真係好無奈,對政府不過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拖那麼久,為庫房收入,為討好地產商,死都不肯把地價樓價推回正常水平。然後一個又一個的民生議題又死都不肯讓步,但這個時候(要加最低工資時),又會突然能為小商戶著想了? 不要忘記,小商戶是被你們逼死的!!! 領匯又今也不肯收購回來, 你枉為官! 不要再滿口仁義道德, 不要把香港人的思維都引導去只餘下經濟發展! 經濟發展得愈好, 香港窮人只會愈艱難,香港中產只會走往低下階。

二、最低工資應一年一檢!

在二月中,最低工資小組委員會中,「鄧家彪議員跟政府說,應研究每年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對香港就業和經濟的影響。政府就回應,由於法定最低工資至今只實施了數年,累積的經驗有限,應維持現時每兩年至少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一次的彈性安排。」根本就是邏輯混亂,累積的經驗有限,不就是更應該每年都檢討一次,以增加經驗嗎!?

兩年一檢,面對瘋狂飆升的物價水平,就算每年加2.5元都不行!還要兩年才「檢討」﹑兩年才「調整」一次?統計處數據顯示,香港逾六成的青年從事文職﹑服務或銷售工作,2011年的每月主要職位收入中位數竟與2001年一樣,停留在8000元水平!但同期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累積升幅已達12%!對於權貴,一個飯盒由25元加價至35元影響當然不大,但對於基層而言,卻是百上加斤!因此,必須是每年一檢,將每年最低工資的調整與通脹率看齊!
  郭家麒議員又問你們,「鑒於公務員薪酬每年檢討一次,法定最低工資水平亦應每年檢討一次。 政府就回應時表示,《最低工資條例》規定,委員會在執行其職能時,須顧及在防止工資過低與盡量減少低薪職位流失的目標之間取得適當平衡,及維持香港的經濟增長及競爭力的需要。政府是公務員的唯一僱主,但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則會影響到社會上各個持份者,例如低收入行業和中小型企業。」防止工資過低!?你們有做到嗎!32.5元要去普通茶餐廳吃碟干炒牛河都不行!另外,影響社會上各個持份者就不做?有那一項公共政策是不影響社會上各個持份者呢?

三、社會契約 政府應保障人民

有關最低工資的概念,需要一步一步釐清。根據「社會契約論」的精髓,國家或政府的存在,就是讓公民更安全更自由,因此,公民則同意過渡部分權利予政府,執行公共政策。因此,最低工資並非甚麼經濟發展層面的事件,而是政府存在的意義與目的!中小企業營商環境欠佳,成本上升,這也不是勞工的問題!政府應想方法如何提高中小企業的競爭力與附加價值,這是政府要去解決的問題,而不是製造勞資雙方的對立,來降低管治成本!若然政府無能力讓公民更安全更自由,我們還要政府來幹嘛?政府存在的意義亦徹底失去!

四、最低工資 落後鄰近國家

根據調查顯示,深水埗區「劏房」平均呎價是30多元,一間100多呎的劏房,即張建宗家中的廁所大小,租金五﹑六千元!32.5元的最低工資,一個月就算做足30天,不休假,每月工資都過不了一萬元(32.5元x10小時x25日=8125元)!租金就已經佔了收入的三分之二!吃飯﹑搭車﹑供書教學呢?政府有沒有想過基層是如何生活呢?

香港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四萬美元,臺灣為兩萬三千多美元,即香港是臺灣的兩倍!但臺灣的最低工資為新臺幣120元,換算港幣為30元,香港才32.5元!這就是有民主與沒有民主的最大分別!一個比香港少一萬多元的國家,最低工資竟與香港差不多!還沒算臺灣的房價﹑生活指數亦比香港低很多!另外,日本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與香港相若,各都道府縣的加權平均最低工資為780日圓,換算港幣約55元,比香港多20多元,即連在日本鄉間工作的薪水,也比號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的還要高!歐洲的例子就更不用說,說了恐怕港府更無地自容!

香港經濟實力,為世界先進國家或地區之列,貧富差距水平,則與非洲第三世界國家相若!政府不單止沒想辦法解決,還要加劇這個狀況!權貴透過剝削勞工生產價值來自肥,政府則沆瀣一氣!本席幾乎每年有關於最低工資的發言稿,也可拿來重複使用,因為最低工貪的增長永遠都追不上通脹率!就算不在最低工資下手,也可在租金補貼等等的方式,去支援基層!而政府則選擇甚麼都不做,敷衍勞工,偏袒權貴!

有關於營商環境﹑競爭力云云,更在是謬誤論斷!如何增值,如何提高企業競爭力,是各個老闆因為思考的問題,關員工的權益有何關係呢?若認為是客觀的營商環境欠佳,就應該去請政府幫忙企業,而非拿勞工來「開刀」!根據統計處的調查,香港月入14000元以下的勞動人口接近150萬,約佔勞動人口三成!亦是689所說不配擁有投票權的市民!買房﹑結婚對年輕人更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住在劏房中,每月以最低工資過活的基層市民更是「隔代貧窮」,連小孩﹑小孩的小孩也永不「翻生」!不過也好,香港革命起義,將更快爆發!

五、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

每次政府都是這樣,傷殘﹑老人交通津貼等,才加區區「幾十蚊」,又拿來立法會,抱著「要就要,唔要就算」的態度。民意代表完全沒有參與﹑共同制定制政策的權力,只能被動的回應政府,「皇恩浩蕩」增加了2.5元,然後就投贊成,不然就投反對,脅持立法會!有關最低工資32.5元,本席是堅決反對!本席強烈要求,最低工資應一年一檢,每年調整的增幅起碼要於通脹率看齊!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三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