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隻啟豐二號於二零一二年,載人出航登上釣魚島後,被海事處下令禁止離港。惟其船主羅堪就,就於二零一四年企圖駕駛啟豐二號離港,登上釣魚台島宣示主權不果,經審訊被裁定企圖離開香港水域傳票,以及危及他人海上安全罪成。連同他承認的一項阻撓警務人員罪,判囚六周、緩刑兩年。羅早前就定罪及刑期上訴,今(三十日)被高等法院駁回。判詞指,原審裁判官已輕判,並已考慮到羅犯案,是出於維護國家主權,以及身為「愛國公民應有之義」的動機。

船主羅堪就表示,是次犯案是身為「愛國公民應有之義」。

上訴方提出,宣示主權非船隻的用途,上訴人只是用捕魚船的捕魚用途來宣示主權,宣示主權只是動機。但判詞認為此論點站不住腳,無論上訴人當日航行啟豐二號是否純粹捕魚,只要上訴人是希望到釣魚台島宣示主權,這就成為動機,將動機轉化為行為,便變成用途。

判詞指,啟豐二號為漁船,宣示主權的行為會出現不能預計的危險,如受到日本船艦包圍、驅逐甚至碰撞。案發前一年,啟豐二號遭撞而被拉至沖繩,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判詞稱,上訴人的示威及出入境自由並非完全不受限制,海事處的有關指示,為負責任的行政決定,沒有不合理地剝奪上訴人的權利。

 

判詞指,啟豐二號為漁船,宣示主權的行為會出現不能預計的危險。

有關刑期上訴,判詞指原審裁判官已輕判,並已考慮到上訴人犯案,是出於維護國家主權,以及作為「一個愛國公民應有之義」的動機。惟上訴人使用不妥當的方式宣示主權,未有顧及船員、船隻及自身安危。

控方案情指,海事處於二零一三年,禁止船隻啟豐二號離開香港水域。有關指示於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仍有效。惟當天船隻在南丫島一帶企圖離開香港水域,違反海事處的限制。另外,當時船隻駕駛艙被緊封,緊急逃生門亦被鎖上,危及駕駛人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