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日內向中國連發三箭:一) 白宮宣布對價值五百億美元中國貨品開徴百分之二十五關税,當中包括「中國製造2025」計劃內的高科技產品;二) 收緊中國留美學生中高科技硏究生簽證至一年;三) 美國國務院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去年應北京要求,拒絕引渡疑犯到美國。

本來美國傳媒打算在特朗普女兒時裝產品於中國取得七個新商標的事情上大造文章,相信在上述消息公布後,又要另尋新攻擊目標。中國反應更有趣: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説,美國每次變臉都是對國家信譽的損耗。是真的話,倒不知道中國國家信譽損耗是否到了破產程度?

説「變臉」是因為副總理劉鶴較早前見了特朗普,言笑晏晏,還拍了合照,想不到竟然得到這個結果。但細心一想,美中貿易逆差多年、美國産品如谷哥、臉書等被拒中國市場之外、外資在中國遇到種種不公平對待,技術轉移沒有換來市場開放,產品不斷被模仿、抄襲,這些老問題未見處理,反而不斷惡化,等到今日才來一次總爆發,你又可以怨誰呢?

連日來已有文章指美中貿易戰關鍵是「中國製造2025」,但卻沒有點出這個問題已超出美中貿易範圍,所以值得在這裏分析一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二零一五年提出「中國製造2025」,特設領導機構「國家製造強國領導小組」,目標是將中國由「出口大國」提升至「出囗強國」。

這個計劃的政治、經濟意義,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一篇英文短評:「為何所有人都討厭中國製造2025」(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可作參考。文章指該計劃目標是在二零二五年,中國在高新科技行業,如航天及電子通訊工業,重要元件和材料達到百分之七十自給自足。值得注意的是,一旦目標達成,最受打擊的是德國和南韓這些出口導向國家,而非美國。文章又指,中國透過收購及各種國家主導經濟手段取得其他國家先進技術,並稱之為「高科技重商主義」,實際是指中國違反自由貿易原則。

當然,「中國製造2025」最大政治意義在於挑戰美國在尖端科技領導地,潛台詞是欲成為世界另一個超級強國,甚至取代美國。不管這個目標是否天方夜譚,稍為負責任的美國領導人總不能讓它成為龜兔賽跑的翻版。

中國有這目標並不為奇,要解決臺灣問題,美國始終是一隻攔路虎。再者,強國夢是中共自覺為維持其統治合法性的意識形態基礎。如果在習近平的強人統治下完成「復興中華」偉大事業(即在科技上,甚至軍事上擊敗美國),終生掌權又有誰能異議?

徵諸世界歷史,第一世界大戰爆發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遲在一八七零年才統一的德國,以數十年時間「超英趕美」,希望成為歐洲霸主,引發各國軍事競賽、結盟,結果將其他國家拖進大戰深淵。這段歷史對歐洲教訓至大。

美國與其他國家(包括歐洲盟友)關係並非理想,到特朗普時期更出現不少矛盾,但若問到美中競賽到了重要關頭,會選擇「世界警察」的美國,還是擁有十三億人巿場的中國?答案恐怕不難想像,皆因這不是誰強誰弱的疑問,而是兩種制度,兩種價值觀,哪一個合乎人類理想的重大問題。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