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英國將會舉行一年一度的葉森打吡,現時全世界的合法外圍莊家,都將古摩亞陣營的Saxon Warrior(上圖)視為大熱門。而這匹大熱門將會為古摩亞背負著數以十億元計的配種事業出戰這場打吡。

賽馬世界,最搵錢範圍除了賭博之外,另一個範圍就是育馬事業。要決定一匹種馬值幾多錢,除了服役時的成績外,血統亦佔很大的比重。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匹血統極之平庸的馬在歐洲橫掃多項「經典」一級賽。這匹馬第一季的配種費,不會很高,原因就是這匹馬的血統垃圾,沒有任何解釋的空間。

如果這些經典賽冠軍的父糸是世界上的熱門種氏,如Galileo「天文學家」、Fastnet Rock 「燈塔島」,將來成為種馬亦有一定的叫價能力。但一個思考問題,以古摩亞做例子,他一季有很多天文學家的子嗣贏出一級賽,很多亦會成為種馬。在眾多天文學家的子嗣,如何可以突圍而出?

答案就是以血統來分勝負,不只要看父糸,更要看母糸。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前葉森打吡冠軍Austraila「澳大利亞」,除了父糸屬「天文學家」之外,母線更屬雙料橡樹大賽冠軍「占卜」。結果此駒順利贏出葉森打吡,之後更勝出多項一級賽後成為種馬,雖然首批子嗣尚未開上戰線,但子嗣周歲價已經是十分昂貴。而今時今日成為傳奇種馬的「天文學家」,除了父糸屬當年歐州著名種馬Sadler’s Well之外,母親更加是凱旋門大賽冠軍Urban Sea「海都市」,今時今日「天文學家」為古摩亞賺取的收益,足以富可敵國,十世唔洗憂。

而Saxon Warrior除了父糸屬日本國寶「大震撼」之外,母糸Maybe亦是多項一級賽冠軍。還有一項很重要要素,就是歐洲沒有Sunday Silence糸的著名種馬可供服務。因此Saxon Warrior如在星期六贏出葉森打吡,之後再於多項歐洲經典大賽中勝出,加上全年歐洲重頭戲凱旋門大賽。未來在配種市場上,除了屬名種馬外,更甚的是可以在歐洲做Sunday Silence血糸的獨市生意,吸引大批頂級而血統不重疊的雌馬交配,更有機會成為全世界最值錢的「大震撼」子嗣,連日本馬育馬界都因而對古摩亞的眼光寫個「服」字。

想到呢度,相信古摩亞一定會用盡所有方法,包括用上所有「光明」與「黑暗」的手段,那怕古摩亞如”少林足球”中的「謝賢」上身,都一定要Saxon Warrior在星期六贏出葉森打吡。

(鹵味男  1/6/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