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電影《樹大招風》道具領班張偉全因管有二十二萬三千張印有「道具」、「Props」字眼、拍戲時用的道具鈔票,被控保管偽製紙幣罪。裁判官裁定張罪名成立,判入獄四個月,緩刑兩年。

裁判官指兩名被告並非有非法意圖而犯案,但涉案道具銀紙像真度高,即使只有少量道具銀紙流出,若不法之徒將道具銀紙混入一堆真鈔使用,亦會造成損失,故認為判不足以反映案件的嚴重性,要判即時入獄,但考慮案件的特殊性可判緩刑。

張偉全一方亦傳召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永遠榮譽會長吳思遠為辯方證人,吳指他入行五十年,一直不知道使用道具鈔票是需要向金管局申請,同行對張被起訴感吃驚,「為拍電影藏有道具銀紙而被警方起訴,不單止在香港,我相信係全世界係聞所未聞」。而前電影發展局主席、立法會議員馬逢國也曾向他披露不知道需要申請。

我作為一個電影監製兼導演,對於吳、馬二人的言論,感到非常憤怒!

立法會議員馬逢國

首先,被告阿全,曾經為我工作,在我監製的電影做道具領班,為人盡忠職守,對於導演的要求,永遠不會說不,一定做到最好!所以面對要求高的導演,例如他在庭上所說的林嶺東,他的道具銀紙,一定幾可亂真,這點,我絕不懷疑。

是次不幸的遭遇,我可以代上帝和他說一句,你沒有做錯!你只是盡忠職守而己。

然而,比起擁護同業,我更擁護法律,這是整個社會的基石,法律就是法律,不能因為我是電影人,便說那些「法律不外乎人情」的廢話,要知道,拍戲不是「大撚曬」的!

電影「英雄本色」劇照

問題在於,以不知道有這條法律為抗辯理由,我個人認為是極度不智。不知者不罪,只是古裝片對白。

作為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永遠榮譽會長的吳思遠,居然以不知道有這條罪在法庭作證,是令我最憤怒的一點!一個會長,有面目對人說不知道這樣是犯法,還在事發後才亡羊補牢,是後知後覺還是無知?假如是其他工業,有從業人員犯法,行業的代表又以同樣理由抗辯,法官豈不是如馬時亨所說的港鐵高層一樣,「唔使瞓」?

而作為業界代表的馬逢國議員,更是可怕,你不知道不可以帶200grams 的啫喱膏上飛機,我算,你不知道拍戲用道具銀紙要申請,我覺得,你應該去死。

因為法,是要立的,之所以我們有立法會!你作為議員,除了你的日常走狗生活之外,有時間,還可以提議修改法律,例如以後規定由有牌照公司管有道具銀紙,讓金管局有記錄,道具銀紙上邊有號碼作登記,每借出一蚊都要申請,每次拍攝完都要即時交收。「鎗」,也可以用來拍戲,為什麼「銀紙」不可以。只要有完整的配套,加上修法,其實只是小事一則。

可能他太多頭髮要處理,沒有這些閒情雅致,去為電影界做些事吧。

看來,吳、馬兩位業界前輩不只是法盲!

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永遠榮譽會長吳思遠

香港電影,除了是一門生意之外,同時也是一種文化,曾經令我們自豪的工業。然而我城早已失守,走狗當道,要有完善的制度保護這夕陽工業,恐怕是難上加難。

作者:杜汶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