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筆者的利益申報。5月月中之時, 丹麥弦樂四重奏(Danish String Quartet, DSQ)的門券已近售罄,故此這文絕不是「鱔稿」!(一笑)

在香港有 7,000,000 人口, 1,000 人中只有 1 人會是嚴肅古典音樂樂迷, 5 個古典樂迷中,只有 1 人會深愛「弦樂四重奏」(Quartet)這曲式。如此計算,香港應只有千多人會專注熱衷於弦樂四重奏。丹麥這隊弦樂四重奏訪港,我估計香港這千多名樂迷,音樂會會全部盡出!原因,可分兩部份:一是 DSQ 被讚譽的聲名很高,二是音樂會揀選樂曲的質量及份量,均是很高及巨大的!

‘The Danish String Quartet is in a different league altogether, and one that should be attended every time they’re in town,’ The Examiner.

‘They play at the highest artistic and technical level,’ New York Classical Review.

‘One of the best quartets before the public today,’ Washington Post.

「今天會公開演奏的(弦樂四重奏),是最好之一。」華盛頓郵報這一句,份量不輕。由古典時期至今,不論在於作曲家、樂師及樂迷,「弦樂四重奏」這曲式都是古典室樂曲式其中的一個核心,如同交響曲,協奏曲等。偉大的作曲家,在晚期作品,曲式上都有回歸室樂至弦樂四重奏的前例,最佳例子,就是貝多芬及舒伯特。

看看 2018 年 6 月 3 日晚 DSQ 表演的曲目:

MENDELSSOHN
String Quartet No. 2 in A minor, Op. 13

ANONYMOUS
Folk Music from Nordic Countries

[intermission]

BEETHOVEN
String Quartet No. 15 in A minor, Op. 132

貝多芬 132,是貝多芬死前由尾倒數第三的作品,難度極高,難到一點,專業的室樂音樂家在正統音樂會上,不常見會選此批貝多芬晚期的作品演奏。

1827年,貝多芬去世後幾個月,就即時激發曼德爾頌創作了他自己的作品 13。曼德爾頌這作品的原型,其實是貝多芬 132!基於此點,DSQ 這選曲的安排,絕不是巧合。藝術上,是精心細選的,是有話(從音樂)想說的。

一隊弦樂四重奏的藝術生命,絕對不長。一有成員改變,一隊弦樂四重奏的表現必然會有改變,歷史說明,通常時負面的改變。人生難得機會聽到世界「現時時空」頂級的弦樂四重奏隊伍去演奏偉大的作品。這是一個 Event,不是一個 Concert。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PS: 本篇樂評的後語,將會於音樂會後的星期一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