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發佈了一篇《極端民族主義是中國和平崛起大忌》的文章,引起網友熱烈討論;在最近的中美貿易摩擦中,聯想集團又被網民翻舊帳,指聯想兩年前在一個會議上,就 5G 頻譜技術標準方案,投票支持美國高通而沒有投給華為,因而被網民扣上「賣國」、「漢奸」等帽子。所以,我今天希望再繼續向各位網友簡介中國民族主義以及近年極端民族主義的源起,以及其兩面性。

大家要知道,中國的民族主義是非常近代的事,基本上是一種舶來品、「來佬貨」。中國自古以來絕少講民族主義,即使有所謂「華夏」和「夷狄」的說法,但基本上是文化的認同。正如金耀基教授所言,「中國本土民族主義主要的著眼點不在種族,而在文化。歷代異族入侵,只要接受中華文化,行儒家之制,便可坐主中國,並一樣享有『正統』的地位。中國人有強烈的『文化認同』,而『國家認同』並不彰顯。」

中國自古以來主要是文化認同,並以「天下」自居,並無所謂民族或國族的觀念。那麼,民族主義是從何而來的呢?

這就要追溯到十九世紀的歐洲。自十九世紀以來,歐洲大陸興起民族主義。而最初的民族主義,就是說一個民族有追求獨立解放、不被異族統治的自由。這種思想後來席捲歐洲,讓歐洲各民族都希望建立一個單一民族的民族國家,加速奧匈帝國的分崩離析。當然,民族主義後來就由追求民族的獨立解放,演變什麼「國家至上」、「民族至上」的極端思想,並為極右份子所利用。

反觀中國,我們自古以來並沒有什麼民族主義,而中國的民族主義,是十九世紀末西方思潮衝擊下的產物。正如費孝通教授所言:「中華民族作為一個自覺的民族實體,是近百年來中國和西方列強對抗中出現的。」 由於有了西方列強的侵略,加上西方思想衝擊,不少有識之士試圖建構現代中國的國族認同,希望利用民族主義的思想,創造一個足以連結四萬萬人民的認同,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團結起來,並將幅員遼闊的中國建構成一個民族國家,對抗西方列強的侵略。而「中華民族」這個詞,也是很近代才發明的。

上世紀初,孫中山從事革命活動時,將民族主義連同民權主義、民生主義,創立了三民主義學説,對民族主義傳播有很大作用。而孫中山所提倡的民族主義,就是主張漢人追求民族獨立、脫離滿清的外族統治的思想。後來的國民政府,當然繼承孫中山的學說,以孫中山傳人自居的蔣介石在1943年發表的《中國之命運》的第一章「中華民族的成長與發展」,表明:「中華民族是一個大宗族,少數民族都是通過與漢族進行累世的通婚而成為同一血統的大小宗支。」

到了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立了新中國,但由於中共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指導思想,認為民族主義是右的東西,所以中國在建國初期並不高舉民族主義,而是強調「工人無祖國」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故此,在建國以來的前三十年,民族主義是相當淡化的。

既然新中國起初並不高舉民族主義,那為什麼現在民族主義非常高漲呢?這是因為新中國在經歷「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之後,全國人民都對共產黨出現信心危機,也對社會主義出現信仰危機,人民漸漸對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產生了懷疑。

但是,一個國家是需要意識形態的;人民是需要信仰的。所以,在改革開放時代,中國政府一方面全面發展經濟,一方面高舉愛國主義,以凝聚人心。直到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當時的領導人就認為,年輕人上街是因為受到西方的資本主義和民主自由思想影響。鄧小平亦因而驚呼,過往對青年的教育還是做得不夠,這裡說的教育並不是一般中小學的教育,而是愛國主義的教育。於是,為了防止自由化運動再次發生,中國政府就全面加大力度推行愛國主義教育,向廣大青年教育中國近代被列強侵略的屈辱歷史,高舉近代的民族英雄,廣設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且不斷宣傳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種種成就。另外,又開始重新鼓勵推廣傳統文化、資助拍攝一些弘揚傳統文化或以中國近代屈辱歷史為背景的影視作品;各地又大搞炎黃崇拜,重新建構炎黃子孫的觀念;等等。

加上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取得巨大成就,在經濟、軍事、航天、體育等方面的成績都有目共睹,內地的新一代在這個時代長大,自然見證著中國的國力日漸提高。所以,在愛國主義教育和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國力不斷提高這兩大因素之下,內地的新一代都有強烈的愛國主義情懷。

當然,愛國並不是錯,適度的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是團結全國人民的思想工具,有助建立「聚精會神搞建設,一心一意謀發展」的穩定局面。但當愛國主義越來越過火,就成為了盲目的極端民族主義。見諸2012年日本宣佈把釣魚台國有化,全國各地很多愛國憤青上街暴力抗議,燒、打、砸、搶,樣樣做齊,大肆破壞日資企業,連街上的日本牌子的汽車也不放過。最近,美國發動貿易戰,又被解讀成「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很多內地網民叫囂「用氫彈炸平白宮,看美國能怎樣」、鼓吹「擊沉美國一支航母戰鬥群,美國也不會怎樣」云云。這並非一種令人樂見的現象。

古訓「過猶不及」。即是凡事要掌握度數。我們需弘掦愛國主義、民族主義,這是正面的、積極的因素;但是説得過分、做得過分,就會異化為狹隘愛國主義、極端民族主義,成為負面的、消極的東西!二戰時的納粹德國和日本法西斯就是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異化的反面教材!

所以,內地當局必須迅速果斷剎止極端民族主義狂潮,導正群眾,回歸理性的愛國主義!如此,則中國發展幸甚!世界和平幸甚!

 

作者:劉夢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