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各國媒體仍然沉醉於對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4日宣布取消美朝峯會的決定口誅筆伐之際,特朗普再次展現其「推特(Twitter)治國」的本色。翌日(25日),他在其個人推特帳戶宣稱「得到北韓當局的熱心及正面回應」,並且「對重啟峯會正與北韓當局進行富有建設性的會談」。

 

(圖片來源︰Donald Trump’s Twitter)
(連結︰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

美朝峯會事件,追本溯源,某程度上是始於特朗普於去年「興之所至」,對北韓核問題「發噏風」而引起往後一連串與金正恩「小學雞打嘴砲」、北韓核試、發射導彈等事件,最終導致朝鮮半島局勢變得緊張。至此,雙方都可能覺得「玩大咗」,才需要想辦法解決兩國劍拔弩張的局面。於是,金正恩順勢而為,特朗普亦樂於配合。

從及後的發展而論,金正恩顯然比特朗普有機心、有部署得多。金正恩透過今年2月的平昌冬奧中兩韓組隊參賽,成功向外界展示北韓的軟實力,力圖打破其在國際上被孤立的窘局;及後於4月跟南韓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進行兩韓首腦會談,將自己塑造成「和平使者」,並為美朝峯會製造有利條件。在確認將會舉行美朝峯會後,北韓當局再「釋出善意」,於本月24日炸毀豐溪里核試場。即使於同日「被取消」峯會後,北韓順利站在道德高地上。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北韓擁有不只一個核試場,而豐溪里核試場亦據報早已不能再進行核試;換言之,金正恩在放棄極少利益下,再一次提升了自己在國際社會上的聲望。

筆者執筆之際,金正恩已跟文在寅再度會面,討論實現板門店宣言及美朝峯會等事宜,藉此表明自己對美朝峯會的期望。美朝峯會縱使最終未能成事,北韓大可將峯會觸礁的責任推給美國。

至於特朗普在不足24小時內「變臉」,筆者對此感到毫不意外。他這種反覆無常、左搖右擺的風格,就是要所有人(有時甚至連自己)都猜不透他的用意。最終結果是「公」或「字」,他都是贏家。而作為一名商人,特朗普只會考慮自身的利益。對他而言,北韓問題是一個在他上任前「自古以來」便存在的問題。如果能夠在他任內解決,無疑能在他面上貼金。(不過對於能夠為他帶來諾貝爾和平獎之一說,筆者卻對此感到存疑。先不論近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已甚具爭議,令獎項的公信力大減;在這個講求政治正確的年代,主流傳媒對特朗普的敵意太深,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根本不會願意承受來自四方八面的壓力而頒獎予特朗普。)

然而,數口精明的特朗普必然明白一次峯會不會有多大的實質成效,而主流傳媒也不會願意承認他的「功績」。既然如此,倒不如將峯會擱置,擺出一副「懶懶閒」的姿態,讓北韓「皇帝不急太監急」。事實上, 在宣布取消美朝峯會後,反倒是北韓當局立即釋出善意,表示金正恩願意在「任何時間以任何形式」與特朗普會面。

事情發展至今,兩國的緊張局勢已經成功降溫。對於美朝峯會最終能否成事,對於兩國領袖而言,已經不是重點。金正恩已提高自身威信,目的已達;而特朗普則在其公開信中吹噓美國擁有「他希望永遠不需要使用」的強力核武器,足以震懾北韓,藉機顯示他順利令美國再次變得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贏盡面子。因此,筆者認為兩者都是贏家。(當然,如果有評論認為中國才是大贏家,筆者不會感到絲毫驚訝。)

筆者認為特朗普這種「耍嘴皮、要面子」的做法, 貫徹了其一向的特色︰做一個真小人。真小人至少比偽君子要坦誠得多,能夠撕破傳統政客的偽善形象。除此之外,他挑戰政治正確的教條、高舉美國優先的主張,無疑令他成為史上最具爭議、最富個人色彩之一的美國總統。

順帶一提,在香港,在面書(Facebook)以「正反兩面寫勻晒」的方法「治國」、不時與美方「特屎」會面的某老師,為甚麼仍然要做一個偽君子;為甚麼仍然未取得「抄襲其政治理論、戰略思想、社交網絡傳播風格,甚至在網台節目的身體語言」的「弟子」特朗普般的成就;為甚麼仍然未能成為「香港國大總統」呢?

 

筆者:Gi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