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首先說明,這一篇樂評,是由三部份構成:一是前言(已刋),二是後語(現在這一篇)及三是「古典音樂中鼓掌的禮儀」(有特殊原因將會寫)。

先講今晚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的音樂會,在音樂藝術上筆者的看法,我以幾段文字去作出以下的總結:

全音樂廳滿座!

四位 30 餘歲的丹麥音樂家,但合作超過 20 年。技術上,敢於「衝出」強大的動態,節奏變化觸覺敏銳,音準近乎完美,音色圓潤,演奏時明顯有很深厚的默契,最難得的是:四件樂器的內在和弦音色變化,可用「妙到毫顛」形容!

如果,Alban Berg String Quartet 的貝多芬晚期四重奏錄音是流聲機歷史中經典的錄音,論藝術表現,這隊丹麥弦樂四重奏今晚演奏 132 的音樂會,理所當然,也該是音樂廳中的經典表演水平。

DSQ 的水平,已是唱片中 ABQ 的級數。加上,從 132 的演繹,DSQ 明顯是接受唱片中 ABQ 對此曲的視野,現場表現,遠勝了許多唱片中其他的弦樂四重奏了。

最後,只是曼德爾頌作品 13 第二樂章的慢版最後一句樂句,那和弦之平衡、音色的美麗,就使我永遠難忘。

中場休息之前,他們選了幾首北歐民謠,以弦樂四重奏的編曲表演。這些曲目,一聽之下,使人想起多年前馬友友(Yo-Yo Ma)的 Appalachian Journey!民族風味很濃,但不知原因,北歐美麗的旋律永遠都充滿一種孤單的感覺。其中一首 Drømte mig en drøm (Dreamed Me a Dream),第一小提琴手說明是源於 13 世紀丹麥的一曲,是當時的丹麥皇帝頒布法典,最後一頁就是這曲,丹麥人會認同此曲是表達「公義」及「公平」的。

看著這舊舊的大會堂音樂廳,這舞台上,想到到訪過的人包括英女皇、查理斯及戴安娜、多位歷任港督。這一首 700 年前的音樂,對應英國人管治香港的日子及今天的香港,想到「公義」及「公平」似越來越遙遠,音樂,就多添一份哀傷。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CD, The Folk Music from Nordic Countries by Danish String Quartet: Last Leaf, bought in the lobby of the Concert Hall.

PS: 禮儀災難

音樂會中,超過一半是 40 歲以下人士,年輕人佔大多數。但是這次音樂會,很明顯是有強國人到場。強國人他們不懂(亦不理)音樂會的禮儀,所有樂段一完就鼓掌,那是未開化的人種!

很不幸的是,有部份香港人也跟著鼓掌,那是使我非常失望的,音樂知識的水平已跟從前大幅下降。因此,我會在另一部份再談古典音樂會鼓掌的禮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