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六月四日,寫的是一短文。當年今日:

1940 年: 登卻克大撤退完成,英軍成功將 338,000 士兵由法國的登卻克撤退。為振奮軍心,邱吉爾在下議院發表了聞名的「我們將在海灘上作戰」演說。

1942 年:中途島戰役如火如荼。 美日雙方都在重整部隊,日本海軍上將南雲 忠一 忙於搶救搶救航母,但各艦火勢始終無法受控。蒼龍號在10時45分下令棄船,並在傍晚7時13分被磯風號以三枚魚雷自沉。加賀號在遇襲後仍然維持大約2至3節速度航行,搶管人員和被困的工程師一直在崗位拚死奮鬥,但火勢卻完全失控。到下午1時,加賀號終於停駛斷電。由於通訊系統癱瘓,很多官兵都不知道艦長已經陣亡,部分軍官開始自行下達棄船命令,而天皇御照也在1時25分轉移到萩風號驅逐艦。

1943 年 :阿根廷發生軍事政變,總統拉蒙被逐出阿根廷。

1944 年:美國海軍一護衛支援小隊成功擄獲一艘德軍 U-505 型潛水艇,為美國海軍在 19 世紀海戰中首次擄獲敵軍艦艇。

1989年:波蘭第一次民主選舉。

1991年:新華社發出簡短電訊,指「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江青於保外就醫期間,於當年 5月14 日凌晨喺北京住所自殺身亡。

2011年:李娜於法國網球公開賽擊敗舒亞雲妮得女子單人賽冠軍,是史上第一個亞洲人贏得法網女單。

大家會奇怪:何以對六四事件隻字不提呢?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無濟於事】。 有些人看到這四個字,會很生氣,尤其支聯會支持者。他們會咆哮什麼,我不在此重複。我祖利安在此只會問大家一個問題:假如您行年六十,有一兒子三十九歲,渾渾噩噩二十九年,浮浮沉沉但至今一事無成,還好意思問您拿零用錢。這個時候,您會怎樣呢?

其實我在今日的臉書上問過這個問題。有一兄弟答得妙:「信我,香港中產父母會繼續科水,仲讚佢有堅持」。這正正印證了一個我常常提的講法 - 盛世創造敗兒、敗兒造成艱難時刻。不斷地餵飼敗家仔,久而久之,一定冚家剷,有這種父母,才  是真正的家門不幸。大家試想像一下,如果集合 29 年來所籌集得的六四捐款,用來聘請僱傭兵、購買軍備的話,共匪可以死幾多次?

與其年年哭喪, 憂懷喪志,不如燃燒鬥志,與共匪決一死戰。須知道全球除了仍然和巴比倫大淫婦行淫的歐洲諸王以外,基本上陸陸續續各國已加入以美國為首的圍堵中共陣營。除了 日本、臺灣(最近擬將太平島一部分租借給美軍使用)以外、有近日變了天後,立即斬釘截鐵式終止中國辦高速鐵路工程的馬来西亞、和中共有南海利益衝突、懸賞與剿殺國內共產分子的菲律濱、  一向和中共有牙齒印的印度、剛剛將支付寶列為非法交易方式的越南、已發表聲明譴責中共滲透其政府各階層的澳洲、以及對中國鋼管征徵收反傾銷稅的阿根廷等等,加上如果美國和北韓的會談成功的話,北韓一旦開放,便能提供大量廉價勞動力,取代中國成為新的世界工廠。

凡此種種,可見中共其實大禍臨頭而不自知。財路被一一斷滅,老本漸漸耗光之時,還有餘錢去賄賂其他芝麻綠豆國嗎?如果一向以「識時務」自居的香港人連這點也看不到,不趁大好機會加入屠惡龍大會,反而選沉船來搭,定必後悔莫及。

為免大家話我祖利安揸流攤,現附上幾個美軍軍事用俗語,獨樂樂不如衆樂樂。

Ant Farm 

Ant 原本解螞蟻,Farm 即養殖場,但這裡的 Ant 其實是 radio antennae (即無線電天線的簡稱)。實解軍營中置放無線電天線的地方。

Barney-style  

Barney 巴尼是美國知名兒童節目中之一個紫色恐龍角色。Barney-style (巴尼式解說),即是長官對新兵以兒童節目解說方式去清楚說明指令,以防新兵犯錯。

Chinese Field Day 

Field Day 即是大掃除,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Chinese Field Day 就是比平常更長時間的大掃除,通常是懲罰用,尤其是當長官對一般的大掃除效果不滿意的時候。

Devil Dog

惡魔之犬,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別稱。如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美國海軍陸戰隊前往法國的 Belleau Wood 支援英軍和法軍,對抗德軍。經過一輪慘烈的戰鬥後,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勇猛和實力,使當時的德軍十分震驚,因而政府他們為「惡魔之犬」。

Einstein

愛因斯坦 –  這裡說的當然不是舉世知名的理論物理學家,而是指需要為不明智決定或負責的士兵。反諷的說法。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喜歡八卦國際時事。被抹黑老屈為家常便飯,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