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二十九周年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引用劉曉波生前一句話:「六四亡魂未安息」,呼籲中國政府公布六四鎮壓真相,還無辜死傷者一個公道,並敦促中國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普遍權利和基本自由。以特朗普政府一貫風格,不能視之為現屆美國政府關注中國人權狀況。如果華府真的關心中國人權,劉曉波去年中病重時,特朗普及一衆美國官員總可以向北京施加一點壓力,即使未必拯救到劉曉波本人,或許至少也可以令劉霞離開中國,早日脫離現時這種生不如死的狀態。

奇怪的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也是軟弱無力,只是循例説,美方「無端地」指責中國政府,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堅決反對,已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云云。回應套語連篇,蒼白無力。其實北京大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反唇相譏,大談美國槍管問題,要求美方先還死於槍撃案學生一個公道,然後才有資格和中國談六四亡魂。

這種強辭奪理,惡人先告狀的作風,其他國家不是沒有領教過,我們在香港感受尤深,為何不敢施諸於美國?原因很簡單,現時美中貿易談判尚在進行中,中方明顯處於下風,另開一條戰線對自己更不利,因此只能例行敷衍幾句了事。至於華府此刻重提六四,用意只在於增加與北京在貿易、軍事(特別是南中國海)談判籌碼。日後如果覺得這些籌碼份量未足,在香港人權和選舉狀況等也大造文章。

國際政治本無真正道德可言。上幾屆美國總統批評中國人權,但在貿易方面處處維護中國,令北京愈來愈「放肆」。反觀特朗普手起刀落,對準要害,效果奇佳。如果稍後與金正恩在新加坡會面成事,達成兩韓停戰協議,中國東北屏障拆掉機會提高,北京面對的壓力又增加不少。

六四事件快將三十年。當年出生的人,至今快步入中年,為何仍然揮之不去?原因在於政府,而不在人民。華春螢在被問到北京會否重新評價六四事件時,又再以政治套語回答:「對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政治風波,中國政府早已有了明確的結論」。一個語焉不詳的「模範答案」用了二十多年,原因是中共自己「心中的鬼」。如果自認當日出動軍隊鎮壓學生有理,大可大書特書,詳細公布決策過程,論功行賞,例如習近平夫人彭麗媛慰勞戒嚴部隊,可以視為習家功勛之一…

事實剛好相反,根本沒有官方明確結論這回事。吊詭的是,我所接觸的中國年青人絕大部分對六四或之前的中共歷史並無興趣,假如全面改寫六四歷史,他們恐怕亦會照單全收。大概中國領導人之前預計,再過多兩三代領導之後,這個做法便可實行。只可惜,習近平要終生掌權,六四亡魂仍未安息,繼續在他腦海中縈繞。

假如六四真相有呈現的一日,以一般正常預測,這亦會是「建設中國民主」之時吧。那時會出現甚麼局面?客觀的估計,這將會是西藏、維吾爾等族爭取前途自决的日子。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