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筆者都唔打算係六四問題之上多講,因為過往兩三年參與大大小小論壇,發現有關討論已經不斷重覆。不過係六四當日睇見大家嘅討論似乎不得要領,並冇命中支聯會舉辦嘅維園燭光晚會嘅核心問題。支聯會則繼續以唯一嘅「道路、真理、生命」自居,無理咁蔑視以至批評唔參與維園晚會嘅香港人,所以有必要再寫一篇文章解析有關「紀念六四」嘅爭論。

今年有關紀念六四嘅爭論不外乎「建設民主中國是否香港人責任」、「不悼念是否遺忘歷史」、「悼念是否行禮如儀」等等,當然少不免一大堆譴責學生唔去維園嘅言論。其實核心問題就係支聯會將中國民族主義同紀念六四綑綁埋一齊,變相為殖民者效力。支聯會多年來向六四晚會參加者灌輸大中華意識,以中國人嘅身份悼念六四大屠殺,並滲透濃烈嘅愛中國情懷,更可惡嘅係將晚會變相成為選舉活動,真正食人血饅頭!

當紀念唔再係純粹紀念,當紀念變成洗腦大會,當紀念變成選舉活動,香港人唔再參加又有何問題? 試問支聯會又有咩立腳點可以大條道理批評唔參加嘅人? 如果唔去維園晚會就要受批評,即係支聯會強迫香港人認自己係中國人,強迫香港人愛中國,所作所為根本係協助中國殖民香港,與「中國國歌法」、「國民教育」背後意圖同出一轍。

我哋以人權、自由、民主嘅角度去關心或者紀念世界各地嘅民主運動嘅時候,又點解必須要以「作為中國人」、「愛中國」嘅角度去睇中國嘅民主發展呢? 關心、紀念、悼念、聲討都係好事,我哋更唔應該忘記歷史,而問題係香港人關心其他地方嘅民主、人權時,唔應該受中國民族主義洗腦同限制。

陳浩天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