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第五個辯論環節:政制、管治及人權」
2013.02.01 2013.01.30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一、前言

主席,港共「六八九先生」梁振英「竊據大位」半年後,交出第一份施政報告,是因循前朝「解決問題須有持續經濟增長」、「改善民生須靠經濟發展」的保守思維,這一套施政理念令香港的貧富懸殊冠絕全球、貧窮人口達一百一十八萬,梁振英卻仍然奉之為圭臬,他的所謂施政報告的「穩中求變,務實為民」,其實就是「穩中(共)為實,務求民變」!

香港低稅制少福利的公共財政哲學、偏重地產金融的經濟結構,早已證明失效,小市民無法創業,只能為壟斷市場的大財團付出勞力換取僅足餬口的回報,同時缺乏社會福利和退休保障,在樓市泡沫和高通脹蠶食收入之下只能掙扎求存,不得溫飽,連生存都有問題,遑論發展。在董建華和曾蔭權時代飽受折磨的貧苦市民,從 689 施政報告中得到的不是救濟,而是失望、憤怒和陷水益深,蹈火益熱的苦困。人民力量一直要求特區政府大量供應資助房屋、回購公用事業、改善綜援、改革退休保障制度等,希望令小市民可以在周全的社會福利安全網下嘗試自力更生;這種利民、安民的真正「維穩」的主張,一直得不到專權政府的絲毫回應。

綜觀施政報告全文,「內交」、「做多做闊」一類共產黨式中文充斥,經濟政策靠攏大陸,香港特色黯然無光。日前,689 訓示低收入的青年離港尋找工作機會,教育局局長希望北區學童跨區上學遷就「雙非」學童,食物及衛生局局長不去限制水貨客購買奶粉但向本地媽媽設下配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討論發展旅遊景點時不考慮港人。港共政權的施政就是犧牲本土權益迎合大陸;賣港求榮的蟊賊,真是人人得而誅之!

香港自上世紀中葉起,處身山河變色之亂世,乘時而起獲得空前繁榮,有賴自由、人權、法治等價值。然而香港回歸極權中共以後,制度優勢漸遭到蠶食。二○一二年三月港共系統「竊港」得手,地下黨員 689 七月正式登位,香港的核心價值以至民生樂利快將摧毀殆盡。當下本土意識在香港萌芽,即遭一眾土共跳樑丑類冠以「港獨」之名,我們揭櫫本土意識就是要阻止港共政權向香港引進中共的惡質政治!港人此刻必須覺醒,認識香港的制度和文化優勢,捍衛香港本土尊嚴和價值!

港人對政府最後的一絲希望,隨689施政報告的發表而破滅,本土民權運動是我們的唯一出路!

二、無願景無作為無可救藥

本席記得,特區政府第一任行政長官在一九九七年發表其施政報告「共創香港新紀元」時,至少也有一些願景,董建華提出的「走向高增值」、「資訊新紀元」、「促進電影和旅遊業」等藍圖,曾讓港人對前途產生一點憧憬。689 施政報告呢?滿紙陳腔濫調,說甚麼「解決社會問題」、「環境潔淨的宜居城市」、「發展知識型社會」、「提升國內外地位」等,口惠而實不至。除了繼續靠攏中國,施政報告其實沒有交代香港未來何去何從。

梁振英競選時主打房屋及扶貧兩個議題,其施政報告也花費最大篇幅講述房屋及扶貧方面的政策。房屋方面,梁振英既無法大量供應資助房屋,又胡亂開發土地;扶貧方面,梁振英更是抱殘守闕,只是在現行機制上小修小補。

施政報告提出要成立至少十多個研究政策的委員會,包括經濟發展委員會(航運業、會展及旅遊業、製造高新科技及文化創意產業、專業服務業小組)、金融發展局、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海濱管理局、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標準工時專責委員會、研究免費幼稚園教育可行性的專責委員會、全面檢討醫管局的運作的督導委員會、中醫中藥發展委員會。香港由「公務員治港」漸進為「委員會治港」,無非是政治酬庸,政治分贓的把戲!

全民退休保障、同志平權、發出免費電視牌照、解決中港矛盾等訴求,港人有志一同,施政報告卻沒有具體回應,大都砌辭搪塞過去,專權政府的「沒有作為」真是神人共憤!

689施政報告除了「大躍進」式開發土地外,其他政策範疇都是「以不變應萬變」、「無為而治」。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在一月十六日錄得 27% 市民滿意施政報告,39% 市民不滿,淨差12%。〔一〕無所作為、激起民怨的施政報告,應該丟到垃圾桶去!

三、無土地無屋住政府無能

香港的房屋問題是一個夢魘。競選時梁振英提出「增加供應」、「港人港地」等承諾,在施政報告卻變成「抉擇」、「研究」、「考慮」、「檢視」等空話,689 臉不紅耳不熱的一再輕諾,令人嘆為觀止!

本席前年曾向時任行政長官的曾蔭權建議增建公屋至每年三萬個單位,他的答覆是「無地」,現在梁振英也是如此,在施政報告中表示「土地短缺」、「現實而艱難的抉擇」。事實上,勾地表上有至少二十幅住宅用地,政府大可以即時抽調土地增建公屋。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回應指這些土地未必適合興建公屋,「未必」在語意邏輯上也有「可以」的意思,本席絕不相信全部都不適合公屋,政府大可作公開諮詢。

據估計,香港五大地產商的土地儲備加上尚未批出的地皮,足以與建九萬多戶七百平方呎的住宅單位,僅比官地少三萬戶。新世界、恆基、長實及新鴻基四大發展商合共坐擁至少九千六百萬平方呎以低價購入的農地,若以三倍地積比發展就等於三十八萬個七百呎單位,是官地的四倍以上,地產商與政府的樓面面積儲備達到八二之比。〔二〕特區政府多年來縱容甚至協助地產商囤地,造成土地短缺,卻裝扮成與自己無關,十分可惡!新政府上場,理應糾正這個積存已久的問題,把農地發展作新市鎮,藉城市化 (Urbanization) 發展新界和紓減市區的人口密度。

可是,特區政府對此避而不談,「捨正路而弗由」,以旁門左道增加土地和住宅供應。梁振英準備把多幅「政府、機構或社區」及其他政府用地改作房屋發展,減少公共街市、診所、學校、社福等設施之餘,更提高了住宅密度,令居民生活更加擠迫,醫療、康樂、休憩也大受影響。他亦指示多個部門以積極態度處理私人住宅項目提高發展密度的申請,「屏風樓」在各區林立,空氣和噪音污染更加惡劣。

市區重建局將全力推展「需求主導」重建計劃,然而市建局的項目當中,深水埗「喜雅」系列居屋以外的幾乎全都是豪宅。港島薄扶林和半山區解除發展限制,計劃把區內心光盲人院暨學校重建成毫宅的恆隆想必得其所哉。政府在鑽石山大磡村寮屋區、前茶果嶺高嶺土礦場、前南丫島石礦場、安達臣道石礦場會利用私人發展商的開發能力興建公私營住宅,結果不問可知。梁振英「協助基層上樓、協助中產置業」原來是為了增加豪宅供應。

「遁辭知其所窮。生於其心,害於其政;發於其政,害於其事」〔三〕,政府在土地和房屋供應上言詞閃爍,耍弄掩眼法,苦的就是二十萬輪候公屋的市民、十萬名劏房住戶,數千名露宿者,以及眾多「夾心階層」。正是因為政府不肯從土地短缺的根源處着手,所以尋找住宅用地時左右支絀,只能在未來五年提供七萬五千個公屋單位,二○一八年之後的五年提供十萬個單位,平均每年一萬五千至二萬個,即使梁振英其後在議員追問下表示「任內或多於七萬五千個」,也是供不應求。新居屋方面,梁振英也只能在二○一六年起的四年內落成一萬七千個。渴求一屋棲身而不可得的市民,依然是在漫漫長夜,不見一炬之明!

資助房屋攸關香港市民的福祉,不可或缺。上世紀的港英政府大舉興建資助房屋,一方面保證低收入的市民有安全、衛生、寬敞的居住空間,另一方面是減低市民的住屋開支,讓他們可以在扣除食住等生活必需後作其他消費,改善生活質素之餘帶動本土經濟。二○○二年以後,特區政府大幅減建資助房屋,產生大量「無殼蝸牛」,「供樓」者要償還按揭,終日擔心裁員減薪或樓市泡沫爆破;租樓者要承受租金上升、居無定所之苦;情況更壞者要廁身呎租堪比豪宅的劏房甚至露宿街頭。

美國物業顧問行 Demographia 連續三年把香港評為最難置業城市〔四〕,香港樓價中位數對全年家庭入息中位數比率亦再創新高,樓價與收入的距離越拉越闊。「無殼蝸牛」愈來愈多,但政府仍不增建資助房屋,空言務實為民!

四、無扶貧無退保老無所依

日前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公佈了最新的貧窮數字,以統計處錄得的入息中位數一半推算出全港有約一百一十八萬窮人,佔人口百分之十七點六;貧窮長者突破三十萬人,佔長者人口百分之三十三點四,每三名長者就有一人陷入貧窮。〔五〕雖然統計處近日爆出「造數」醜聞,令社聯的數字有失準繩,但香港的貧窮問題惡化確是毋庸置疑的。

特區政府的扶貧工作一直都是「口惠而實不至」。689重設扶貧委員會,煞有介事的要「制定扶貧政策…達致防貧、扶貧」,但施政報告中的扶貧內容與以往的做法大同小異。早前不顧分際,曾為梁振英「竊港」搖旗吶喊的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在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後直指梁的施政報告令人極為失望。〔六〕十二月初,勞工及福利局與立法會建制派扶同為惡,霸王硬上弓,通過有資產審查的「長者生活津貼」,證明保守勢力仍主導特區政府的公共財政和福利政策,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現象只會加劇!民怨沸騰,社會動盪,無可避免。

上星期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終於表示貧窮線是扶貧政策的依據,今年會以入息中位數作起步點定出水平。至於貧窮線定於中位數一半,還是六成或四成,恐怕左右政治勢力會有一番角力。據傳媒報道,政府認為貧窮線的收入上要計入政府在房屋、醫療和教育等福利,這根本是愚弄市民!貧窮是指無力或僅能維持生活所需的情況,依賴政府提供房屋、醫療和教育的市民來本來就無力負擔私人房屋、醫療和教育的費用,政府提供了這些福利不等於市民有能力承擔,政府只是為市民代付了這些費用,並非向市民提供收入。

登記全港的劏房戶和「N 無人士」是扶貧工作的起點,將來可以憑藉名冊制訂措施協助他們,政府卻表示要委託研究機構推算和評估劏房數目和狀況、以關愛基金的「為居住環境惡劣的低收入人士提供津貼計劃」識別「N 無人士」,化簡為繁。屋宇署由二○一一年四月起已開始巡查全港的「分間樓宇單位」,兩個月前在回答議員質詢為何沒有備存數目時,卻表示「進行有關統計…涉及大量人力資源…要得到相關業主或佔用人同意…沒有計劃進行相關統計」〔七〕,關愛基金的計劃則被動地等待「N 無人士」申請。特區政府的消極被動一至於此,不應該遭批判嗎?

香港沒有退休保障,累積不少民怨,施政報告竟然繼續拾曾蔭權政府餘唾,表示「政府會鞏固和優化現行制度下的三根支柱」、「以開放、務實及審慎的態度深入探討退休保障」,這些空話、套語,可以解決得了人口老化問題嗎?強積金魚肉市民,綜援及高齡津貼金額偏低、審批嚴苛,個人儲蓄經高租金及通脹蠶食後所餘無幾;三根支柱搖搖欲墜,退休保障不見出路,基層市民晚境淒涼。最令本席氣憤的是,施政報告謂「不少市民對強積金的一些安排,尤其是收費水平,有強烈意見」,偷換概念,避重就輕。兩年前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中注資強積金引起公憤,我們記憶猶新,香港人是對整套強積金制度的原則以至實行方法都是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廢除強積金、解散積金局。本席倒想請教一下「689先生」,閣下在競選時頻頻「落區」,難道沒有聽到市民對強積金的怨忿嗎?今天不少長者匍匐街頭執拾紙皮鋁罐變賣,僅能餬口,十年後退休的港人情況可能更壞,我們要求特區政府立即實行三方供款的「全民退休保障」,讓港人得享有尊嚴的退休生活!

綜援自從二○○三年暴減百分之十一點一以後,調高金額時永遠落後通脹,至今仍未追回○三前的水平,綜援金額不足以應付日常生活;而綜援的租金津貼在二○○三年減少百分之十五點八後,一直凍結至今年一月才調高百分之五點七,金額連租一間數十呎的劏房也不夠。施政報告表示會仔細研究各界對綜援的意見,本席認為,香港絕不會有意見說現時的綜援金額足夠貧窮戶生活所需,特區政府大可以即時大幅調高綜援金額,無需仔細研究。

社會福利署在本月廿三日公布,去年十二月綜援個案有二十六萬九千二百三十九宗,總受助人數為四十一萬八千七百六十八人,低收入及失業類別分別有一萬三百三十九宗及二萬三千九百八十宗。〔八〕上星期自由黨斷章取義,針對領取失業綜援的市民,歧視弱勢社群,特區政府平日也有意無意抹黑綜援戶,令他們更加無助。本席要求特區政府停止抹黑,放寬綜援審批,救濟低收入和失業市民!

五、無學術無自由權者無良

本席不得不提施政報告第六章的教育部份。七段文字之中竟然沒有一字一句提及專上教育,換言之就是沒有新政策。香港的專上教育病入膏肓,政府銳意發展的自資專上教育恐怕也會沾染現時的各種弊病。副學位課程的教學質素和院校管理「無皇管」,嶺大社區學院和港大附屬學院可以濫收學生,院校可以把賺取的暴利用於改善教學質素以外的地方,但確保院校舉辦的自負盈虧之副學位課程質素的「聯校素質檢討委員會」由八大組成,自然「自己查自己」、「校校相衛」。至於自資學位課程,政府對樹仁、珠海一類教學質素高、盈利低、重視人文的院校愛理不理,自資專上教育基金只是聊勝於無。因此,本席對香港的自資專上教育是極為悲觀的。

資助專上教育的情況也是一團糟,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是其中一條禍根。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主宰各院校的教育經費,其成員卻由行政長官委任,令香港學界的學術自主一直受行政權力威脅。教資會的「配對補助金計劃」加劇院校之間的貧富懸殊,「學額回撥機制」干擾院校教學,而研究撥款機制以國際期刊引用率為準,重量不重質。英國、新加坡、新西蘭等國家早已取消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機制,但香港的教資會仍然可以老神在在,擾亂整個學界,教資會早就應該廢除!香港需要一個獨立於政府、透明、公開和有廣泛代表性的大學撥款組織,而非一個依附權力、爭名逐利的教資會。

早前,中央政策組宣佈要從研究資助局收回「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二千萬元的審批權,傳媒亦指中策組將會介入香港大學的校長遴選〔九〕和推薦抹黑學民思潮的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加入教資會〔十〕。689施政報告對專上教育隻字不提,港共系統則公然破壞香港教學自由、學術自由、學習自由!

六、結語:打倒港共政權全民制憲香港自治

施政報告答問大會當日,主張與中共談判的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議員質問689政制發展的問題,換來「重有時間」四個字的答案,其黨友單仲偕議員亦就今天的致謝動議提出修正案要求政改。本席請問民主黨袞袞諸公,二○一○年的政改方案是以二○○四年人大釋法及二○○七年人大常委會決定為基礎?民主黨以後提出的政改方案又是否繼續以○四年人大釋法及二○○七年人大常委會決定為基礎?人民力量反對中共干預香港政制發展,立場鮮明,不會以人大的決定為基礎爭取普選;我們要求立即全民制憲,推倒重來,建立一個民主、公義、自由的政制!

港共政權的權力源於極不公義的政制,施政報告表示「會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決定,推動落實普選目標」,任由極權的中共政府決定香港的命運。奢求本土以外的極權者向港人開恩,無疑是痴人說夢,港人必須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捍衛自身權益!

以689為首的港共政權的親共賣港,倒行逆施,港人已經忍無可忍,我們認為,香港的政治體制需要立即進行根本的變革,實現雙普選,不可能再等待原有的時間表。特區政府應該集體總辭,立法會同時解散,由決策局常任秘書長組成看守政府維持日常行政運作。港人在半年至一年內成立以民意代表和憲制專才為主的修憲會議,修改現時的《基本法》。修憲會議先訂立「政黨法」及「政治獻金法」,容許特首候選人有政黨背景,讓立法會議員有私人提案權,待一切完備後舉行一人一票、無提名篩選的特首立會雙普選。

港共政權任由財閥剝削人民、吝嗇社會福利、縱容內地權貴和「自由行」摧殘港人民生,無須向本地人負責之餘,也從來沒有以本地人的福祉和權益為念。人民力量揚棄所謂循序漸進或「中央政府有角色的政改」,主張全民制憲,就是要讓本地人成立一個向本地人問責、以本地權益為先的政府!打倒港共,全民制憲,還政於民,讓香港人自己決定香港的前途!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三年二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