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式信戰士」﹙SAXON WARRIOR﹚葉森打吡戰至直路被重重圍困,生涯首敗收場
﹙PHOTO: ITV / G.C. @ MAD DOG DAILY ﹚

 

上個週末的英國葉森打吡,「鷸蚌相爭,漁人得利」,在《馬場 USB》節目中,拍檔已經捉到,古摩亞想圍剿「稀世寶」… 只捉到一半,冷不防其餘對手倒戈圍剿古摩亞,槍徑直指「式信戰士」﹙SAXON WARRIOR﹚,如上圖所示,場面認真偉大;結果苦心經營多年的麥通派系,反而在一個自己都打定輸數,志在參與,最不可能的年頭,高多芬這件藍綵衣,憑「藍綠彩石」單槍匹馬,卻終於有一次開入打比頭馬欄,藍彩帶﹙THE BLUE RIBAND﹚亦終歸一次名正言順是屬於藍色,還要酋長兩父子構成一口大冷 Q,另邊廂古摩亞「對上 18 年裡面,只曾於兩屆同項賽事全軍盡墨」,今趟就來第三次三甲不入,還不是 “EPSOM MASAR-CRE” ——《葉森大屠殺》?!莫雅就更加「莫」多提,直路食足三趟閉門羹,手執最應該贏而贏不出的一匹大熱,這次失誤,由出賽到育馬範疇,對陣營內的整體盤算影響好大,今年逢大賽捧這位「神」,輸都輸得格外慘烈。尚幸 24 小時之後的法國打吡,「察言行」﹙STUDY OF MAN﹚順利勝出,總算替父系「大震撼」扳回一局,這線目前勢頭直迫「天文學家」的父系,星期日亦有一匹「興惑」在香港初出,該駒前名 AKIHIRO,在歐洲已薄享名氣,且看表現又如何。

 

「核證」﹙JUSTIFY﹚當地時間星期三﹙6/6﹚下午開抵紐約貝蒙園,準備衝擊三冠
(PHOTO: COURIER JOURNAL)

 

英、法經典戰線暫時歇一歇,轉過來北美,當然就是上半年馬壇最矚目,另一個歷史性的週末。東、西文化對異,西人有云「十三祥」(LUCKY 13),唐人則相反,「十三不祥」,第 150 屆 貝蒙錦標,有「中資合伙背景」,已經連陷打吡、必利是兩城的「核證」(JUSTIFY),能否成為美國賽馬史上第十三匹三冠馬王?早七天問 G.C. 這同一個問題,依然可以斬釘截鐵答你一句:”YES”;目前卻並不樂觀。主要是前、後兩課快試的落差:第一課 46 2/5 秒半哩,晨操已經試出下午真正短途賽事的時間,固然令人咋舌;但日前再一課 48 2/5 秒半哩,開始有少少「淡」,狀態已沒特別寸進,同時間有好幾匹伏兵卻在急起直追。再者,現階段這匹馬仍多靠高速、均速,在前面先建立大幅優勢,再望其他對手鞭長莫及,末段竄勁到底只一般,簡單就是「欠—殺—著」,但今次是全體三歲份子都未攀過,以後亦甚少機會再跑的哩半途程,還要抽著個頗為不利的 #1 檔,有印象的朋友,可能還記得十年前「寶驊騮」(BIG BROWN)的一幕。縱使有廐侶「重拾希望」幫幫手,被圍攻仍是幾近必然,臨門最後四份一哩柱,將成為三冠在望與否的最關鍵地段,這匹雙冠王戰至該處都未「斷」的話,其餘對手就只有份爭亞席;否則三冠夢碎之外,相信戰果更會亟度出人意表。「意國紅酒」(VINO ROSSO)、「鴻福堡」(HOFBURG)、一對,未跑已經傳到毫無秘密,尤以朱德望陣營,固然希望「鴻福堡」會重演 2003 年「帝國先驅」﹙EMPIRE MAKER﹚的不速客角色,再次搗掉這個大派對,以及成為五年來第四匹勝出這項哩半經典的 TAPIT 子嗣;但 G.C.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全場都未跑過,要敲冷就再「盡」多少。以下兩匹馬在目前或受冷落,但不無機會:連日在邱吉爾園,「 十倍奉還」(TENFOLD)都處於「核證」的鋒芒下出操,講每一課的真正質量、進度,卻比大熱更見吸引,血統亦是最具哩半背景的一匹。「歸化居民」(BLENDED CITIZEN)則沿當年「聖捷」(CITADEED)的傳統線路,漂漂亮亮贏出一仗小飛俠錦標,再闖本關;近年來的貝蒙錦標,往往亦造就一類早應該贏,但遲遲都未贏過的頂尖練馬師,「終於」一嘗捧盃滋味。麥樂年試過、莫特試過、柏多廸試過﹙還要一不離二﹚、麥達誠試過、連艾蒙信 —— 都試過,今年會否就輪到奧利?

 

「鴻福堡」﹙HOFBURG﹚擁主場之利,以靜制動,準備搗毀三冠派對
(PHOTO: NY VALLEY MORNING STAR)

 

「歸化居民」﹙BLENDED CITIZEN﹚新勝小飛俠錦標,近況大勇
(PHOTO: AMERICA’S BEST RACING)

 

大賽週末戲碼

俗語有云「形勢比人強」,美加大圍環境急劇變遷,近年的紐約馬會亦要向現實屈服,將貝蒙園春夏賽期當中的 18 項級際錦標,由本來攤分開三個月上演,濃縮至這單一個貝蒙錦標週末,三日之內全部分出勝負;亦是沒辦法,一般大眾沒太多時間集中在單一項運動上面,亦如 G.C. 近來多次提及,賽馬早變成弱勢項目,「星」買少見少,不行精兵制「賣大包」的話,更難掀起號召。於是孚,有新政亦有利弊,例如歷史悠久的紐約年長讓磅三冠系列(HANDICAP TRIPLE CROWN),因為同日內將兩關一併上演,變成間接宣佈取消;不過,這儼然亦是上半季一個小型育馬者盃形式的總結週末,各組跑出的頭馬,對下半年馬季形勢,亦有一定指標作用。事不宜遲,當中幾組精點分析:

貝蒙金盃(GIIT):這組先在星期五﹙6/8﹚上演的草地兩哩大長途 —— 暨隔夜孖寶大彩池的頭關,愈辦愈出色,上屆出現一幕香港馬會現任 / 前任高層的忘年對壘,應老總的「共創美景」(NOW WE CAN)巧遇皮亞仕家族的「心妙高」(ST MICHEL),後駒更只差兩步就一舉功成,轉至今屆,就連「事頭婆」英女皇陞下都湊湊熱鬧,派出剛在約克盃﹙二級賽﹚入位的「喚起記憶」(CALL TO MIND)渡洋參戰,還要強配卡素蘭奴;G.C. 先立此存照,此駒有表現的話,年尾可能會跑墨爾本盃。另邊廂,亦有從法國而來的紀仁安,替主顧 WERTHEIMER 陣營的美國分部客串兩天,同場匹「奇趣小子」(FUNNY KID)機會亦不弱。

 

「喚起記憶」(CALL TO MIND)代表英女皇伊莉莎伯二世作客紐約
(PHOTO: RACING POST)

 

捷寶邀請賽﹙GIIT﹚:「狂暴不羈」、「純知覺」、「力鎮海嘯」、「手握金權」,四匹在越洋直播,甚至香港國際賽亮過相的份子,當中三匹曾參戰上年同項賽事,當時不敵「勁舞拍檔」(DANCE PARTNER),頭馬受惠於「翠面棕駿」同廐侶「純知覺」聯手開快早段,更以 1:05.67刷新草地六化郎的世界紀錄﹙見下圖﹚;事隔一年,四駒捲土重來,再次嘗試圍剿,衛冕冠軍在季初熱身兩回,亦開始近磅,紀錄時間能否再次改寫?

 

純知覺

 

「勁舞拍檔」(DANCE PARTNER)去年以破同程世界紀錄時間,勝出捷寶邀請賽
(PHOTO: BRISNET / G.C. @ MAD DOG DAILY)

 

平易君子錦標(U/G):「面譜」(MASK)、「星戰武士」(DARK VADER)、「北方高地」(HIGH NORTH)三匹曾在三冠預賽系列早段各有表現的份子,遇著一對起得頗急的三歲新捷馬:「破例」﹙BREAKING THE RULES﹚源自正宗「主席」派系、菲柏斯家族名下血統,就等於香港的「星州司令」一樣,必屬佳品;「欖球君子」﹙RUGBYMAN﹚則屬於 WERTHEIMER 陣營自行培育,即與「金剛威」、「才智高」等同主,其母系 ZAFTIG 本身已花掉馬主 US$1,400,000 美金,五月中在泥漿地掛牌﹙MUDDY﹚的貝蒙園,一鳴驚人,狂數對手 14 個馬位而回,當時 G.C. 在《事務所》留言,有預感此駒可以打敗「核證」,只希望不會是貝蒙錦標 … 今次尚幸是同日頭場,而並非正本戲。無論如何,今場牌面雖未有評級,但實際水平應該有 GII 程度,會是對下半季指標極高的一組馬,且看有幾多匹會在赫斯高邀請賽,甚或卓華時錦標再見面。

 

「欖球君子」(RUGBYMAN)勢成美國下半季新一路三歲奇兵
(PHOTO: TDN)

 

都會一哩讓賽﹙GI﹚:如上提及的「聖捷」﹙CITADEED﹚,來港服役前,乃 1995 年的美國三冠系列舊生,同屆尚有另一匹古摩亞 / 泰米高名下的「榮譽輝華」(HONOUR AND GLORY),敗走打吡後越級挑戰,就成為迄今最後一匹成功以下犯上,勝出今仗的三歲頭馬;23 年之後,另一匹三歲風頭躉,極具機會再圓此夢,正是已在本欄亮相多次的「金電駿」(BOLT D’ORO)。在打吡纏足「核證」一哩之後,操練未停過,今次迎戰上屆占丹廸錦標(GII)頭馬「善心人」(GOOD SAMARITAN),以及杜拜金沙軒 (GI) 冠軍「食為主」(MIND YOUR BISCUITS),乃美國馬壇近年少見,名符其實一次集齊長、中、短火精英的 GI 大薈戰。提及早前易主社台集團的「食為主」,今次會以吉田照哉 (Teruya Yoshida)名下的黃、黑間配紅袖綵衣列陣,但排著 #1 檔,在貝蒙園的泥地單彎道一哩,甫起步左手邊,就是馬房彎與對面直路的接口位,一閃入就出岔子。

 

「食為主」﹙MIND YOUR BISCUITS﹚新近易主,將以吉田照哉 (Teruya Yoshida)名下綵衣列陣(PHOTO: THENATIONAL.AE)

 

曼赫頓錦標(GIT):傳統安排在戲肉之前一場上演的草地一級重賞,向來甚具國際色彩,尤以 2006 年的一屆,香港瓶冠軍「多名利」父系「佳騰驥」(CACIQUE)力拒「輕鬆姿態」(RELAXTED GESTURE)、「英倫海峽」、(ENGLISH CHANNEL)以及愛爾蘭打吡冠軍「灰燕子」(GREY SWALLOW),四駒力戰至終點的一幕,仍為北美馬迷樂道;今屆亦不徨多讓。雅靈頓百萬冠軍「沙灘巡警」(BEACH PATROL),今季獲新東入閣合伙,乃隸屬卡塔爾陣營支派的 AL SHAHANIA 育馬場,所以上仗跑活福草地經典,各位已見到一襲非常熟悉,當年「自豪」﹙PRIDE﹚揚威沙田的藍衫、銀白星綵衣出現,今次狀態應該再提升,但對手層次亦是一樣:「科穆寧王」﹙ALEXIOS KOMNENOS﹚由英國趕赴而來,阿根廷三冠馬王「喜相逢」﹙HI HAPPY﹚上仗則在戰神錦標(MAN O’ WAR STAKES),一級賽,註 #1﹚寫下北美 GI 首捷,另一匹智利四料一級賽盟主「龍霸寶仕」﹙ROBERT BRUCE﹚,更由南美贏到北美,出道 7 戰 7 捷,未嘗一敗,今趟激戰可期。

 

阿根廷三冠王「喜相逢」(HI HAPPY)近乎摸黑當中勝出戰神錦標(一級賽)
(PHOTO: TODOGALOPE.COM)

 

#1:這於 4 10 日本欄內已解釋過,現再重申一篇。香港馬會譯該匹美國王中王作「鬥士」,向來就是一個錯誤,錯在兩點:

 

  • 早於「戰神」,有另一匹法國名駒,已經名正言順稱為「鬥士」(GLADIATEUR)。法國的拿破崙,到最後始終未能征服英倫;該匹《馬壇拿破崙》卻嘗其宏願,1865 年,橫渡英倫海峽,不單止取下葉森打吡,而是一口氣勇冠三軍,前後橫掃二千堅尼以及聖烈治錦標,成為英國三冠王;法國馬會為紀念該駒而雕塑的銅像,到今日仍然聳立在隆尚馬場入口

  • 「戰神」(MAN O’WAR)這英文名字,既非取自馬主,亦非育馬者,而是育馬者的太座夫人,當時還有另一段感人真事,打個比喻,近孚當年梅艷芳柏《鐵達時》手錶廣告一樣。又賣個關子,G.C. 日後有空再詳述

(Gallant Chief 9/6/2018)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