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族主義當眾自瀆的洋相
古典音樂鼓掌的藝術

10 June 2018 |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這影片,是香港鋼琴家李雲迪在美國紐約著名的卡耐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 New York, 1891)的一場獨奏會實況。影片之中,去到 10 分 13 秒,他彈奏的,是著名的蕭邦第四號敘事曲(Chopin: Ballade No. 4 in F minor, Op. 52, 1843),那大問題來了……

卡耐基音樂廳,是全美國甚至全世界最出名的音樂廳之一,連柴可夫斯基也曾親身在此表演,能上台演奏的,都必然是世界最頂尖的音樂家,李雲廸當時演奏的,是浪漫時期已出版過百年蕭邦的音樂,為何,現場觀眾會在樂曲中段「拍錯了掌」?

西方外國人不會明白,但答案在於香港人,卻顯而易明。

那就是,李雲迪是「中國人」,「中國人」能在「美帝」的卡耐基音樂廳開獨奏會,必然是「中國人已站起來了」、「睡獅猛醒了」、「民族偉大復興了」這些觀點。所以,一眾黃金大媽、共產貪官、土豪馬屁狗等,全衝入音樂廳為「中國人」打氣,話之你「蕭邦」還是「邦蕭」,一有位,就第一時間拍掌兼大聲叫好!

那拍掌兼大聲叫好,必然無錯吧!?

就是錯到盡了!最後,李雲迪實際上是一眾黃金大媽、共產貪官、土豪馬屁狗以民族主義當眾自瀆的受害者。

Auditorium, Hong Kong Cultural Centre.

在 80 年代尾 90 年代頭英治的香港,筆者還記得讀書時及剛出社會工作,收入不多,卻喜愛跑到大會堂音樂廳及其後的尖沙咀文化中心聽音樂會,眼見在香港居住工作的外國人到音樂會,不論男或女,都是會有穿著晚禮服的!西方社會,對古典音樂會的重視,不會是廟街唱戲吧。

在西方社會,古典音樂會中「拍錯手掌」是一件非常難為情的事,因這代表拍錯的人「文化水平低」。另外還有一原因,就是作曲家作曲的原意,可以是要所有樂章非常集中地連貫的演奏下去,若中途「拍錯掌」,就是破壞了藝術表演的進程。(上周日 DSQ 音樂會,就出現了這種情景!貝多芬 132,是要連貫演奏一氣呵成的。)

在此,我特意說明:在一嚴肅音樂的古典音樂會中,「無聲」的一刻,不論樂章之間或樂章之內的停止(無聲),都可以是音樂的一部份!這是很多人不理解的。「無聲」本身是相對有聲,因此,音樂進程中當然可包含「無聲」。

若要參與一場古典音樂會,首先,第一要分清是「嚴肅音樂會」還是「輕鬆的古典音樂會」。聽艾爾加第二交响曲當然不同於聽星球大戰音樂的音樂會。

第二,「嚴肅音樂會」中也會分一般音樂會還是歌劇。

第三,先說音樂會,指揮家步上指揮台,可拍手掌。一作品中,奏完每一樂章***不應***拍手掌,就算作品有七個樂章,那六個停頓位也不應拍。及至全作品完結,才該拍手掌。

第四,音樂作品完結後的鼓掌,也可有四個層次:

  • 四A,音樂一完,掌聲响起,一齊拍。

  • 四B,音樂一完,掌聲响起,一齊拍,有人會喊出一句:Bravo! (這點要注意,請勿亂喊出“好!/ 勁呀!/ I love you!”等等,只喊出 Bravo 已足夠)。

  • 四C,音樂一完,掌聲响起,一齊拍,有人會喊出一句:Bravo!隨後,聽眾會站著向台上的音樂家鼓掌,這稱為 Standing Ovation(起立致敬)。

  • 四D,是極罕有出現的情況,但的確會發生。就是:音樂一完,全場沉默沒有發出掌聲,指揮也沒有轉身鞠躬,全場靜止了一短時上間,掌聲才响起,一齊拍,有人會喊出一句:Bravo!隨後,差不多必然,有聽眾會站著向台上的音樂家鼓掌。

一般音樂會,通常是四 A 及 B。四 C 及 D 在文化水平高的地方,才有可能出現。(這一句沒有歧視,演奏好不好也不能分,又怎決定起立致敬呢?再者,音樂的意義也不懂,又怎能被感動到全場沉默呢?)

至於歌劇,通常一幕(Act)完,***不會***鼓掌,到全歌劇完結,才如上述的四ABCD一樣。只有一種例外,就是意大利傳統中,意大意歌劇中主角完成一詠嘆調(Aria),是會鼓掌的。

總結

曾經,指揮家馬素爾(Lorin Maazel, 1930-2014)帶領美國樂團到訪中國演奏德伏扎克的交響曲。音樂會開始了,暴發強國大媽賊叔發出嚴重噪音,馬素爾竟中斷了樂團,轉身指示觀眾要保持肅靜。之後,馬素爾再重頭指揮這作品一次!這件事,當年是震驚歐洲音樂世界的!震驚甚麼?一個字:醜!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