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頭角順嫂面對一個難題,就是她要掛一個日曆,但新的「鋼牙螺絲」,上不入原有合適直徑的「螺絲母」,原因是螺絲母的「內牙」,不匹配新螺絲的「外牙」。她可以:

A) 換另一個內牙「匹配螺絲外牙」的螺絲母,
B) 換另一口螺絲,
C) 將鋼螺絲有「牙」的部份,剪短剩餘一圈「牙」,然後強力地「滑牙」般扭入螺絲母。

牛頭角順嫂選了C,所以,俾街坊笑足一世!

問題的核心,不是剪(其實除了壓力剪,亦可用風煤樽高溫熔斷的方式熔斷鋼筋),不是換不到鋼的套筒連接器,為何無人點得出,剪短鋼筋後,實質的問題是無用「搞牙機」?

如用上搞牙機,在鋼筋搞一段「匹配接駁套筒內牙」的外牙,那就一切「食Good」了!

大家可模擬一個處境:

一. 發現了鋼筋一端的「外牙」和已入石屎的套筒的「內牙」不匹配:
A) 剪鋼筋,
B) 換套筒。

  • A 是對的。

二. 剪鋼筋後的安排應該如何?
A) 剪剩一圈牙,強力扭入套筒,滑牙也無所謂,
B) 剪短後,再搞合適的外牙,扭入套筒。

  • B 是對的。

這兩題目,沙頭角七歲 B 仔都會答對!

但是,我們的爛鐵公司主席、上等人工程司、拉柴高官、垃圾會保皇馬屁狗等,全部盲曬。我只是一個鴨寮街做維修爛 HiFi 的一個窮人,我只覺,做香港人好可悲。

鴨寮街六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