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牛肉麵

《癲狗日報》應否有食評?首先,毓民是食家。我與毓民相識二十多年,雖然在公事之外鮮有接觸,但少不免間中在外面一起吃飯。以我所見,毓民對食是有要求的。有時時間緊迫,充飢之餘不能太多揀擇,但若條件許可,他總會挑選一些質素較好的食市,並且私下點評菜式水準,雖不如政論般辛辣,但亦見「撚手」之處。毓民社交圈子廣闊,與他一起便有口福,所到之處服務殷勤不特止,廚師好像又「加多幾錢肉緊」。有一次我和侍應打趣說:「點解同一味菜,我同佢嚟食好過我自己嚟食嘅?」他笑而不語。

 

「三代富貴,方知飲食」。我連自己這一代都未富貴,又如何談飲食?幸好早年在網台參與飲食節目,憑著節目主持關係,有機會品嚐香江一流美食。有些較為嚴肅的朋友認為飲食僅為口腹之慾,廚藝是雕蟲小技不值一談。其實不然,一個社會的文化價值優劣往往反映在飲食業和顧客的水平上。當年有幸有份安排在中環鏞記的一場「射鵰英雄宴」,菜式由已故的鏞記老闆甘健成先生根㯫小説裏黃蓉為洪七公烹調的佳餚設計,頗得武俠世界神䯝。難得的是,甘老闆全晚監督上菜過程,一絲不苟,稍有空閒,便坐在一旁為我們購買的《鏞記紀念特輯》簽名。在他身上,我們見到那一代香港人的専業精神。至今我仍後悔未為此盛會著文記錄。

已故的鏞記老闆甘健成先生

正如剛逝世的小説家劉以鬯所言:「那個時代已經過去,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甘老闆離去之後,鏞記也不再是那個鏞記了。

 

現今香港是劣食當道,就正如我們的公共工程一樣,天價但質量低劣。只要你去臺灣或馬來西亞比較一下,就知道甚麼是價廉物美。専業操守,無論是飲食業或工程界,原來都不能免於大環境影響。

無論日後如何,我們今天有責任將味蕾感覺記錄下來,好譲下一代知道麥當勞、即食麵不是美食,而且對身體有害, HEALTH WARNING之外,也可作為一種社會文化記錄。正如當年滿族美食家唐魯孫就能把民國美食記憶、歷史掌故、時代變遷過程保留在臺灣的刋物裏,盡管他筆下的民國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以上感言,靈感來自去周上吊自殺的美國名廚ANTHONY BOURDAIN。名廚之死本非國家大事,遠非朝鮮半島和談可比,但卻連佔多日美國新聞網站頭版,原因是他主持的飮食節目如「不設留座」等都極受歡迎。他出身有點傳奇,父母均為美國中産知識分子,但他無心向學,正如一般美國「癈青」吸毒、逃學,只有在一次法國旅遊時嚐到生蠔美味,令他找到人生目標:廚神。後來父母即使為他找到名牌大學,他讀了兩年便退學,轉到紐約當廚師。

ANTHONY BOURDAIN

拿起鑊鏟之餘,他也可以拿起筆,將整個競爭激烈的紐約餐飲業狀況,以廚師角度記錄,生動有趣,論者謂有如實況劇埸之張力及傳神,成為他進軍電視的敲門磚。從廚神變身為食神,走訪各地美食,其中包括香港,他亦不放棄敢言、串咀風格,有時甚至親臨戰區,有次在黎巴嫩因戰事被困酒店,此次節目獲提名普立茲獎。奈何風光背後,他長期受抑鬱症困擾,結果最後選擇走上自殺的道路。

為何要介紹他?原因他的風格也很「癲狗」:在節目裏講粗口。

梁錦祥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