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樣就是「港獨」,我們不怕承認!
– 「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發言稿

 

一.前言

主席,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時,北京向港人保證「原有的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十七年來,特區政府管治敗壞,高官貪腐,民不聊生。香港社會飽受中國衝擊,由一年四千多萬人次自由行和邊境的猖獗水貨走私活動,到政府、學校、媒體中潛移默化的共產黨式詞彙及排擠廣東話和正體字等,都是源於「重中輕港」「中港融合」政策。愈來愈多港人有感於核心價值和生活方式受到中國威脅,遂有「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覺醒,而去年九月底爆發、反對「人大八三一決定」的「雨傘革命」,七十九天的佔領街頭,除了爭取政制民主,也凸顯了港人強烈的本土意識。

面對沸揚民意及捍衛本土的思潮,港共政權及其附從不斷強調「法治」,舖天蓋地、殺氣騰騰批判「港獨」,言必《基本法》、「人大八三一決定不可撼動」,以抗衡港人民主、自由、人權的自決訴求,爭取所謂「沉默大多數」、「愛國愛港市民」的支持,同時配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主旋律。

梁匪振英的施政報告,以「重法治、掌機遇、作抉擇」為題,這個是「以法治人」(rule by law),而不是真正「法治」(rule of law)。「以法治人」,是當權者制定法律管治人民,自己毋須守法;而「法治」的意義,包括了以民主制度確保法律符合人民集體意願(國家領導人普選、政黨輪替)。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去年指出,法治涵蓋三大原則:第一、統治者和被統治者都遵守同一法律;第二、司法獨立,包括司法機關獨立於行政及立法之外,以及法官獨立審案;第三、法治要有效保障人權,這是「法律之治」(rule of law)與「以法治人」(rule by law)的分別。《基本法》既非港人制訂,立法會亦非全面直選產生,香港的法律制度根本就剝奪了港人基本的政治權利,但梁振英蓄意扭曲「法治」,就是叫港人依附中國極權主義者,接受目前不公義的制度,專注經濟,放棄獨立的人格。

民國初年,自由主義學者胡適說過:「現在有人對你們說:犧牲你們個人的自由,去求國家的自由!我對你們說: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爭你們自己的人格,便是為國家爭人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造得起來的!」上世紀提出「逃避自由」學說解釋納粹主義興起的著名美國哲學家福摩(Erich Fromm)也曾說過:「世界上最使我們感到羞恥的,莫過於不能表現我們自身;最使我們感到驕傲和幸福的也莫過於想、說和做我們要想、要說、要做的事。」每年的施政報告,都以發展經濟為第一章,而主旨也必然是「抓緊中國機遇」。港人此時此刻最想要和想做的事,並非「抓緊中國機遇」式的發展經濟,而是實現民主政治,保障自由和人權,打破中國對香港的社會控制及大財團的經濟壟斷,從權貴手中奪回原本屬於自己的發展機會,自己選擇前路!

港共政權剝奪港人的政治權利,民眾完全無法參與制訂政策,結果就是物價高、工時長、工資低,百多萬窮人終日在生存和溫飽之間掙扎。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政府首長,無法選擇合乎人性的房屋政策和福利政策,更無法保證自己會有一個合理的生活。港共政權擅自為市民決定發展方向和生活方式,市民毫無置喙餘地,只能被迫接受,任人魚肉。

 

二.大型基建超支延誤 政府高官貪腐成風

十多年來特區政府強迫全體港人付鈔興建大白象基建項目,未見其利就已先見其害。

去年四月十五日,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工程延誤事件曝光,多份內部文件和調查報告揭露,港鐵管理層數年前已經知道工程必定延誤,起初表示「非常驚訝」的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後來亦事前知情。對於耗資六百六十九億港元的基建工程,政府不但監管不力,出事後仍要包庇錯失,難怪港人對特區政府管治盡失信心。

蓮塘香園圍口岸去年出現超支問題,香港的口岸大樓及相關設施估算工程費用,由原先的69億元暴增至88.1億元。港珠澳大橋工程更為嚴重,大橋口岸超支達50億元,最新建造費上升至354億多元,升幅達16%;本週初又發現主橋的海底沉管工程有「難如衛星太空站對接」的困難,大橋未必能在一七年如期竣工。西九文化區去年發現管理局的二百多億元資金僅夠興建第一、二期設施,包括多項核心設施的第三期落成無期,行政總裁連納智本週初突然以健康及家庭理由請辭。上述多個無底黑洞,全都是好大喜功的特區政府一手造成。特區政府對弱勢社群相當吝嗇,卻對基建超支異常寬容,實在令人髮指。

有如「獨立王國」的民航處,去年亦被審計署揭發擅自改建二十億元新空管大樓內的一千五百平方米預留空間,更設有「卡拉OK房」及「鏡面舞蹈室」,處長羅崇文本人亦在辦公室僭建私人浴室和廁所。至於十五億元空管系統的失效,更可能涉及利益輸送。帳目委員會的報告痛斥羅崇文疏忽職守,本應引咎下台,然而羅明年九月退休,最高可獲取逾一千二百萬元一筆過的退休金和每月逾七萬元的長俸。高官「沒有問責下台,只有升官發財」,港英時代的廉能政治已然崩潰!

從前特首曾蔭權、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前廉政專員湯顯明、梁振英收取五千多萬元「黃金握手費」等弊案可見,貪腐風氣已經瀰漫整個特區政府。港人用辛勞和汗水建設社會,專權政府則以劣政和謊言破壞社會,就是當下香港的實相!

三.增建公屋束手無策 發展土地胡作妄為

梁振英一直稱房屋政策是本屆政府政策的「重中之重」。三年《施政報告》和《施政綱領》的房屋政策部分,都是大開空頭支票,反映梁振英對香港的房屋問題是束手無策。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先是在二○一三年中提出所謂《長遠房屋策略》,十年目標興建四十七萬個單位,公私營六四分;今年再發表新一份《長遠房屋策略》,調高目標至十年四十八萬個,維持六四比例。要達成這個目標,五年就要提供144000個公營房屋單位,可是未來五年新建成的公營房屋只有87900個,僅是目標的六成。以往曾蔭權政府在產業政策和基建上「假大空」,梁振英則在房屋政策「繼往開來」!

在施政報告發表前夕,樂富房屋委員會客務中心已經收到至少五萬二千八百份居屋申請表,當中二千三百份是綠表,五萬零五百份是白表,而新居屋單位有二千一百六十個。近日粉嶺出現實用呎價約一萬二千元的「公屋樓王」,目前的公屋輪候冊上亦累積廿六萬宗申請。資助房屋政策千瘡百孔,特區政府仍然侈言「多管齊下,增加資助出售單位供應,以鞏固房屋階梯,進一步豐富資助自置居所的形式」,端的是捨本逐末。

施政報告提出房委會推出先導計劃,將興建中的公屋售予居屋綠表申請者,據報道指會以五折定價;梁振英本人亦在施政報告論壇稱,計劃可協助綠表人士自置居所,又可騰出公屋單位予輪候公屋的市民,符合「重建房屋階梯」的目標。其實,居屋以市價五至七成作定價指標,在樓價狂飆下,早已失去置業階梯的作用。實用面積約三百呎的單位也盛惠三百萬大元,難怪綠表買家對居屋興趣缺缺。特區政府犧牲基層住屋需要以滿足有能力者置業需求,並不獲輿論認同,梁振英和運房局長張炳良的閉門造車、藥石亂投,實在令人扼腕。

公屋輪候時間過長問題嚴重,審計署和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過去連續兩年都對此表示關切,最近申訴專員亦揭發房署縱容濫用,被人利用「家有長者優先配屋」和分戶等漏洞霸佔單位。房屋署的作風官僚被動,沒有善用公屋資源;運房局卻是推出多餘的先導計劃,阻礙基層「上樓」。正在輪候公屋的基層市民,不少月入介乎八千至萬餘元,每月都要負擔市區劏房近四千元的租金,生活水深火熱。香港公屋的居住環境不錯,市區劏房則空間狹窄、衛生惡劣,基層沒有合適居所,健康和安全岌岌可危,是最需要幫助的社群,政府絕不能加重他們的壓力。

建屋需要大量住宅用地,梁振英政府就在市區零碎地塊、綠化地帶、GIC(政府、機構及社區)用地甚至郊野公園等打主意。興建資助公屋缺地,並不等於香港缺地,特區政府根本不需要採取破壞保育的方式「盲搶地」!

截至二○一二年,五大地產商手上的新界農地約有一千公頃,是特區政府實際可建樓地皮(有測量師估計約二百公頃)的接近五倍。港人路過元朗、錦田等鄉郊地區,不難發現可供建屋和重建的住宅用地。這些現象固然是前朝遺禍,可是民間也有提出政府全面收地、公私合營等補救建議,政府卻充耳不聞。恆基主席李兆基曾經宣佈捐地予特區政府,可見大地產商也未必會寸步不讓,特區政府大可以考慮提高發展密度以外的做法。

特區政府輕言提高發展密度,顯然是思慮不周。香港的居住密度已經是世界第二,外國傳媒和旅遊網站不時埋怨香港過於擠迫,港人自己則習以為常,與政府同樣忽略密度過高的問題。提高發展密度,就會造成林立的屏風樓和牙籤樓,窒礙區內空氣流通,加劇噪音的迴盪,阻礙高層住客火警逃生;同時更多市民遷入樓宇,會加大區內交通和醫療服務的負荷,家庭鄰舍和諧和社區治安亦必然受損。將軍澳的屏風樓、中環旺角的空氣質素健康指數、多區的醫院門診急症告急,都是發展密度過高的弊病。

施政報告第七十五段表示,發展密度較低有利交通和環境,但會令公屋輪候時間、租金和樓價飆升的問題惡化。香港屬於已開發的先進地區,仍然有人要瑟縮於雞棚和豬欄般的居住環境,這是文明之恥!

 

四.福利政策裝腔作勢 基層淪為廉價勞工

香港的基層處於低薪酬、長工時、高租金、高物價的困境,生活蹈火益熱,陷水益深。長者貧窮問題更是嚴重,每三個長者就有一個陷於貧窮。梁振英政府終日在扶貧政策方面自吹自擂,推出的多項政策全都是虛有其表,包括訂立貧窮線、推出長者生活津貼、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退休保障研究,都是治標不治本,無法解決根本問題。

貧窮線水平定於入息中位數的一半,忽略了不斷上升的物價水平和港人停滯的薪金水平。統計處《2013年10月至12月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表示,12.7%的就業人士每月就業收入少於5,000元,撇除外籍家庭傭工後中位數為13,000元,家庭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為22,200元。貧窮線是不可能反映真實的貧窮狀況的。若以最低工資計算,一個兩人單親家庭或一個父母都出外全職工作的四人家庭都已經在貧窮線以上,但他們的生活在扣除劏房租金、每天膳食和交通費後,仍然是捉襟見肘。

所謂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是基於貧窮線訂立金額水平。每年約三十億元的津貼,不過是2014/2015年216億元綜援開支的一成左右、2014/2015年三千三百億元政府總開支的百分之一,政府卻煞有介事的說成「涉及大量公帑而覆蓋面甚廣的恆常措施」,裝腔作勢,令人討厭。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在立法會財委會獲得通過撥款後,要在十五至十八個月後才能正式發放,真是匪夷所思!

宣稱惠及四十二萬名、全港四成長者的「長者生活津貼」(特惠生果金),特區政府將之定為扶貧政策,硬要引入資產審查,要長者公開身家財產。香港百物騰貴,七十歲以上長者每月增加千多元生活津貼不過是小恩小惠,資產審查不但擾民,而且易生流弊,也對長者不敬。

去年八月學者周永新教授向政府提交《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研究報告》,提議增設「老年稅」,僱主和僱員按薪酬分級供款百分之一至二點五,僱員六十五歲以後每個月可領取三千元,而政府會注資五百億元啟動基金,另外現時三百億元的福利開支將撥作供款。報告內容也考慮到「對政府的長遠財政計劃帶來衝擊」和「政府其他社會服務的改善能力」,以配合特區政府一貫的財政紀律。梁振英將周教授的折衷建議束之高閣,只是預留五百億元作「未雨綢繆」,「改善有需要的市民在退休後的生活保障」,沒有具體地交代五百億元的用途。

政府的綜援、生果金等措施,永遠按社會保障援助物價指數調整,去年只提高了百分之四左右;實施只有一年的長者生活津貼才提高百分之三點八,長者每月多收八十五元變二千二百八十五元。每次特區政府作出近乎施捨的福利金額調整,都要強迫立法會和市民無奈接受,十分可惡!

特區政府就是刻薄寡恩,只顧盈其倉庫,不恤民命。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一三年的財政預算案的結語表示,汲取歐洲近年延續福利主義的教訓,不會依靠財富再分配,需要解決「資源何來」的問題,要實事求是;今年的施政報告梁匪振英則表示要「鼓勵青壯年人就業,自力更生,並善用社會保障和福利制度,幫助不能自助的人」。特區政府總愛把福利主義描述為洪水猛獸,不斷向港人灌輸對福利主義的恐懼。

 

五.公共醫療瀕臨崩潰 自願醫保無助紓緩

香港的公共醫療已經百病叢生,特區政府的解決辦法是推出「自願醫保終極方案」,聲稱要將公營醫療的需求分流至私營醫療,減輕公營醫療的壓力,騰出更多空間予有需要的病人。特區政府近十年的醫療及福利政策,都是要大搞「私有化」和「市場化」,不斷逃避保障港人基本生活所需的責任。

醫護人手短缺、專科診療輪候時間長、藥物名冊和頻繁的醫療失誤,都是困擾港人的問題。審計署最新的報告書,指出多個聯網的長者專科診症服務有顯著的延長,九龍東骨科和外科服務長達一百五十個星期。不同聯網間的跨網轉介安排,兩年來只能處理三千多名病人。醫院管理局每年的員工成本,佔總開支約七成,可是公立醫院尚欠約三百名醫生,本席恐怕護士的短缺同樣嚴重,兩名護士看護二三十張病床的情況並非聳人聽聞,公共醫療服務其實瀕臨崩潰。

今年冬天香港不幸遇上變種流感病毒H3N2,死者接近二百人,有機會重演二○○三年沙士疫情,情況嚴峻,目前的公共醫療系統未必能夠妥善應付。施政報告提出要增加各個醫院聯網普通科門診的偶發性疾病診症名額,擴大藥物名冊的範圍,給予醫院和診所十億元資金作小型工程改善設施,可是醫護人手短缺,再多措施也是徒然。

施政報告聲稱,醫護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督導委員會年內會提出建議,政府會繼續與醫務委員會商討優化醫生執業資格試,本席對此不感樂觀。香港醫生團體一直反對輸入海外醫生,特區政府無可奈何,醫務委員會每年批准執業的海外醫生都不足二十人。一小撮專業人士的利益,竟然可以凌駕社會大眾的權益,政府對此似乎無計可施。

 

六.我為東道主 捍衛本土 自決命運

即使梁振英政府推出多項新措施,都不過是在現行的政策上作小修小補,並無根本的改革,如果他有所謂管治理念的話,那就是「以中國為主」,當中國與香港發生利益衝突時,他必然賤視香港。香港的貧富懸殊冠絕全球已發展地區,樓價屬世上最難負擔,貧窮人口超過一百三十萬,長者貧窮比率近三分之一;同時,特區政府任由每年四千多萬人次的自由行癱瘓香港交通,戕害環境,擾亂秩序,在經濟上,無視本地消費市場單元化,滿街盡是金舖藥房!水貨走私活動更破壞新界多個平靜的社區。港人開始感受到壓力,香港原來「居大不易」!

聲稱為港人要求民主、捍衛人權自由、爭取改善民生的泛民主派,今次在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中提出多項修正案表達訴求,繼續依照既定的規則,一如舊貫的作軟弱無力的抗爭,不敢質疑中共及其傀儡港共政府的管治合法性。他們的言行在為民主勇敢奮進的年輕人眼裡,就是消極退縮,猥自枉屈,甚至是投降主義!

評論家李怡先生上星期在電台評論節目中有感而發:「人,最重要是做自己 …如果你不爭取(民主)就已經表示你順服,表示你已經不是一個獨立的個人,而且不是一個思想自由的人」。香港青年不願意成為中共和港共政權的奴隸,亦不甘於年復一年的等待政府改善施政,而是要從光復社區、保衛港人原有的生活方式開始,重新做一個「獨立的個人」,自決命運!

梁啟超先生有一段關於「獨立」的話,發人深省:「吾以為不患中國不為獨立之國,特患中國無獨立之民。故今日欲言獨立,當先言個人之獨立,乃能言全體之獨立;先言道德上之獨立,乃能言形勢上之獨立。」今天香港敢於在專權打壓下秉持個人與道德之獨立的年輕人愈來愈多,他們不會懼怕「港獨」的指控!

他們也許會這樣回應:如果這就是「港獨」,我們不怕承認!

梁振英在施政報告高調批判港大《學苑》「港獨」言論後,左報隨即配合,連續多天頭版抨擊「港獨派」,立法會的建制派亦紛紛做應聲蟲,好像「港獨」已經「着手實行」,面對這樣惡質的政治形勢,泛民主派卻忙不迭跟「港獨」劃清界線,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月前在立法會答問大會,戒慎恐懼回應梁振英的詰問:「立此存照,反對香港獨立!」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在台灣出席論壇時,表示「香港吃大陸喝大陸,沒有條件獨立」。泛民主派「佔了便宜又賣乖」的樣相,十分不堪!署名「梁辰央」的港大學生,在新一期《學苑》發表〈本土革命,誓守族群〉一文,狠狠鞭撻泛民:「自由不是跪著就有,是要站起來奪取的。港人口喊民主,卻渴望自由空降,無需代價,是葉公好龍,守株待兔。香港人面對暴政,態度必須強硬,陣勢必須堅定,因為怯懦只會招致滅亡,永不超生。公民抗命是追求共有之義,但公民抗暴卻是捍衛族群權益,前者是道德理念,後者卻是身土實利。與虎謀皮,絕非理念之爭,而是守護港人族群,捍衛家園,背水一戰。」泛民主派「和理非非」的表態政治,早已遭香港青年唾棄。去年的「雨傘革命」,及現在如火如荼,針對猖獗水貨活動「光復上水」「光復屯門」「光復沙田」行動,都反映了「本土運動」既要革港共的命,也要革泛民的命,實行勇武抗爭,為社會和自己爭取未來!

如果這樣就是「港獨」,我們不怕承認!

《學苑》副總編輯陳雅明清楚指出,「搞港獨」根本是偽命題,把「談港獨」說成「搞港獨」,是港共的政治騙術,奈何部分香港人仍然民智未開,聞「港獨」而色變!陳又反問,如果梁振英指的港獨不過是公民提名,那港獨又有甚麼可怕?當我們的大學生勇敢奮進,港人更應該不畏強權,抱持「我為東道主」的氣魄,反抗中共和港共的操控,支持反映港人政治意志的全民制憲運動,實現香港「命運獨立自主」!

如果這樣就是「港獨」,我們不怕承認!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反對致謝動議!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二月十一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