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所料,昨日(六月十三日)泛民行禮如儀地在議會「肢體抗爭」;一如所料,一地兩檢二讀投票「順利」通過。通過之餘,又有立法會保安報稱「執行職務」時受傷,立法會秘書處又煞有介事地在晚上報警,警方又隨即進入立法會「蒐集證據」…呵欠,一切都是按既定劇本進行,但橋段殘過粵語殘片,你地冇心機睇,我亦冇心機寫。稍後一地兩檢三讀、二十三條立法又按殘舊劇本公演,恐怕公衆亦是如此麻木。

俄羅斯世界杯未開鑼,用足球逃避現實還需忍耐一下,倒不如讀一讀英國報紙。前英國自由民主黨黨魁艾斯頓男爵在英國《金融時報》評論版撰文,批評香港特區政府引用公安條例檢控梁天琦及其他年青人。這是繼前港督彭定康之後第二口英國重砲對梁天琦、盧建民等人日前判刑的回應。

首先,拜託傳媒朋友不要用「阿什當」這類垃圾拼音譯名。我的譯名未必符合「信達雅」要求,但起碼較接近港人母語發音習慣。其二,艾斯頓男爵文章標題值得細讀:「不列顛有責任譴責殖民地法例遭濫用」。此標題在繙譯時不可將「不列顛」寫成「英國/英格蘭」,因為不列顛暗指大英帝國,對應殖民地惡法。

前英國自由民主黨黨魁艾斯頓男爵

文章首段指,殖民地法例是所有極權政府和民主制度敵人用來對付異己的方法。艾斯頓引用一名香港警員在酒店房間強姦女子判刑比無案㡳、沒有擲石的梁天琦六年監禁還要輕作為比較例子。引例雖無出處,但已將執法人員嚴重犯罪與年靑學生抗爭行動所受到輕重懲罰作一對比。更重要的是,文中對旺角「暴動」一詞加上引號,表明不同意對香港官方對旺角事件的定性。

艾斯頓又不點名提及梁頌恆及游蕙禎兩位前立法會議員被控在立法會內「非法集結」之荒謬。他説:「想像假如有英國議員因在國會內進行抗議而遭判監,公衆如何憤怒。」

艾斯頓特別提到,負責在海牙國際法庭檢控賽爾維亞戰爭罪犯的尼斯爵士指出,將製造政治麻煩的年青人送進監獄,希望達至其他目的的做法很少得逞,而且往往最終引來反彈。
文章末段指,英國有責任維護香港的人權。港英時代的公安法現在用作打壓年靑民主人士,英國理應呼籲特區政府改革相關法例。盡管文章沒有順帶指出政府利用各種手段DQ候選人及當選議員,殊為可惜,但起碼會引來一定的國際社會關注。

在差不多同一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短評,指「旺角騷亂」是「別有用心的政治勢力」利用年輕人收割政治籌碼,「梁天琦們」應放棄虛妄的幻想。

「別有用心的政治勢力」指的是甚麼?梁振英幾年前説過,有「外國勢力」介入雨傘運動,適當時候會披露證據,至今仍未見兑現。近日此人相當高調,理應在此時重提舊事,履行承諾。

現在「英國勢力」連珠砲發,北京大概可視為末落大英帝國餘孽的夢囈,不值一哂。不過,一旦到「美國勢力」也來搭嘴,情況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彭定康和艾斯頓兩位英國男爵的「關注」,也許是外國勢力介入香港事務的預演。只可惜,喪權辱國的中興協議,北京連象徵式的反撃也付諸闕如就接受了,將來面對外國勢力一浪又一浪的攻勢,又如何招架得住?

梁錦祥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