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關注審批基建項目撥款申請進度緩慢的問題」議案發言稿


一. 前言

主席,所謂「審批基建項目撥款進度緩慢」,是一個偽命題,為何審批基建項目一定要快呢?港共政權缺乏認受性與民意基礎,獨行獨斷,拒絕與民間團體或相關人士溝通,從不嘗試釋除市民的疑慮,基建項目撥款申請進度緩慢,是政府自食其果,根本不是立法會的「問題」!

吳亮星議員的修正案左一句民生有關,右一句削弱香港全球競爭力,排斥反對或改善的建議,把反對派扣上「阻礙發展的罪人」帽子。高鐵撥款及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又何曾接納過市民的意見呢?可有妥善照顧好受影響的市民呢?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若政府有顧及各方的意見與感受,做好善後工作,基建項目怎會「雖令不從」?對於施政失誤,民怒沸騰,港共政權從無半點自省﹑歉然不足,反過來指責立法會為民發聲的代議士,賊喊捉賊!

二. 政府虎頭蛇尾 打壓反對意見

港共政權屢次以發展與提高競爭力為名,無視所有反對意見,將持異見者,打壓成妨礙香港發展的罪人,合理化自身粗暴的決定。二○○七年,民航處向立法會申請撥款三十多億元,更換空管系統與興建新總部大樓,以強化香港亞太航空樞紐的地位﹑並提高香港機場競爭力。當時財委會迅速地通過撥款,以支持香港鞏固航空樞紐地位。可是民航處竟採用「先平後貴」的事後更改合約方式蒙騙物流署,多番維護中標商權益,令香港利益受損;而興建新的民航處總部,就更改原來的面積分配列表,在處長辦公室內興建二百呎豪華浴室,「卡啦OK」房與跳舞房!立法會的職能,本來就是監察政府,基建項目撥款必須衡工量值,杜絕舞弊和以權謀私!

類似事件不勝枚舉,申請撥款時就好話說盡,執行時卻漠視受影響的市民,更有官商勾結之嫌。二○一○年高鐵事件,強行將總站設於西九,短短26公里路程,竟比臺灣400多公里的高鐵造價還要貴,還要是英法50公里海底高鐵隧道造價的三倍!現在更遭揭發工程延誤,竣工無期,工程費成為無底深潭!

政府劣跡斑斑,每次都虎頭蛇尾,憑甚麼叫港人還要相信你們能專業和公正地推行基建項目呢!

三. 政府永無磋商 基建勢必緩慢

立法會現時的狀況,只是冰山一角,根本的問題是港人對政府的不信任,而這種不信任正正就是政府缺乏認受性。每次公眾諮詢都是假諮詢,政府早已有既定立場,公眾磋商徒具形式。前美國總統列根曾說:「政府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問題所在。」真是旨哉斯言!

施政報告又刻意批鬥港獨論述,雨傘革命就是外國勢力干預,青年關心政治就說成通識與中史科出問題,假普選政改方案是泛民阻撓民主進程,舊區重建就是居民貪得無厭搏取賠償,大型基建就是反對派和環保團體阻礙香港發展。每當遇上阻撓,政府只會製造假想敵,開動宣傳機器,指鹿為馬,混淆視聽!美國已故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曾經說過:「讓我們陷入困境的不是無知,而是看似正確的謬誤論斷。」這是港共政權處事態度的最佳詮釋!

四. 監察政府 應有之義

民主就是要有反對的自由,反對派本來就是「以否定為肯定」﹑「為反對而反對」,難道是為支持而反對嗎?監督政府施政,就基建與政策作多番辯論,真理才會愈辯愈明,共識才有辦法凝聚,亦是議會應有的功能。但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帶頭破壞議會職能,與政府沆瀣一氣,霸王硬上弓,推行違背民意的基建,實在可惡!

確保行政機關的施政和決策的過程公平、公正、公開,是代議士的責任。問政不能鄉愿,要做到言所當言。為市民把關,就不怕得罪權貴。可是,建制派直選議員竟成政府應聲蟲,狼狽為奸,實在有負選民所託!部分泛民議員則濫竽充數,甘為體制內的「反對派」,同樣是橡皮圖章。投票過後,又是例行地表達「失望」和「憤怒」,繼續在議會無所作為!

立法會謹慎討論,審批耗資巨大﹑影響民生的基建項目,是應有之義!否決和阻止「大白象」基建,更是為民除害!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