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州艦

政局沉悶,世界杯未見精彩,尚幸英格蘭六比一大炒巴拿馬。感情上,港人近年「戀殖」不減反增;波盤方面,巴拿馬是魚腩部隊,球迷應兩者均有收穫。不過,昨天(六月二十四日)臉書洗版的卻是「中國海軍導彈護衛艦濱州艦訪問波蘭,參與當地海軍成立百周年慶典」一段新聞報道。電視台男女主播不斷「濱州」而毫無尶尬之色,成為網友嘻笑調侃話題。

 

這樣的新聞在港英殖民地時代根本不會有AIR TIME:波蘭屬東歐三四線國家,海軍亦非突出。中國軍艦出訪歐洲只是禮節拜訪,濱州艦並無高新軍事科技,何須浪費電視台寶貴時間做宣傳?有趣的是,新聞稿不斷「濱州」,好像要測試男女主播笑點高低。陰謀論點看,分明係有人「玩嘢」,皆因文中有幾處可用「該艦」代替。

 

無可否認,「濱州艦」一語的確為以粤語為語的人不少發揮空間,例如:大國勃起濱州艦(大國勃起賓周爛)、濱州艦官兵打飛機(該艦有導彈,的確可以打飛機)、濱州艦到波羅的海…,好「小學雞」,正如二零一六年底美國總統大選,賓夕凡尼亞州選情萬衆矚目,皆因「特朗普大意失賓州」、「希拉利勢奪賓州」、「搖擺賓州」這些爛GAG。

 

這些固然是「小學雞」笑話,但當中有包含政治和身分認同問題,因為語言從來都有政治元素,例子是去年一月佛山市公布,新機場命名為「珠西機場」。當地人無奈地説:「哭笑不得,只有廣東人才明白的悲哀」,「决策請諮詢一下當地民意,尊重一下本地文化」,「好心揾返個廣東人起名啦」。

外省高官即使學了點本地語言、文化,但語言禁忌卻是最難理解(佛洛依德心理分析認為,笑話源於人類對性、死亡等文化禁忌的反應),若理解不了,乾脆禁掉算數。二零一四年六月,素來以粤語播出的廣東電視台新聞新聞頻道「正點報道」改用普通話,有當地網民即譏笑:「是不是習近平上台,怕聽到廣東話叫『習種』(雜種)?」。以上只是臆測,但卻有可能在現實上發生。

 

卡通人物小熊維尼去年中在中國網絡上消失,一般估計,只不過是由於習近平與奧巴馬散歩時,形態酷似小熊維尼,致被網民調侃。在大部分國家這本是小事一宗,但在極權國家卻成為禁忌之詞,而且近期中國禁忌詞愈來愈多,顯示政治愈來愈封閉。

嚴肅點看,在正常社會,無權力者對有權力者的嘲笑,後者應以廣闊胸襟包容,視為言論自由的一部分,無權力者的文化、語言禁忌,有權力者應予充分理解及尊重,不作無理冒犯。可惜,現在中國剛好相反。

 

因此,「濱州艦」笑話盡管是「小學雞」,大家趁現在還有這個自由度,即管盡情嘲笑,因為過了十年、二十年之後,接受普教中學生成長之後,推普滅粤完成之日,這些笑話未必有人識笑。

 

英國著名諧星MR BEAN曾在二零一二年發起捍衛言論自由運動,要求修改法例,容許侮辱言論,源於嘲笑在英國法律也可以被列入侮辱他人範圍。這位諧星的笑話很「小學雞」,但思想卻絕不簡單。容許侮辱、恥笑當權者正是一個開放社會的必要條件。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