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選近了,雖然呢版係馬經版,但始終本報是以政治掛帥。而鹵味男作為一個賭仔,希望借此專欄勸告其他有骨氣的賭仔,應在任何選舉中杯葛泛民政棍。原因係絕對同大家的賭博行為有絕對關係,亦因為補選近了,可以借此機會清算下呢班泛民,如何對香港賭仔「不友善」!

我哋癲狗馬經版主編,即係我的上司尤達老總,剛剛在他上一篇的專欄提起一件舊事。朱凱迪做了立法會議員之後,曾提出清拆奧運馬房以作建屋之用。作為一個愛護香港馬圈的人或者賽馬愛好者,朱凱迪呢個建議根本就是以全香港馬迷為敵。其實設立奧運馬房的目的,除了因為京奧可以讓香港舉行奧運馬術賽之外,最重要是可以增加馬口。增加馬口除了可以因此增加賽事日之外,亦因為香港馬主的購買力有番咁上下,因此可以輸入更多具有級際賽實力的賽駒。大家今時今日見到呢班香港馬壇的中流底柱,如「天下為攻」、「明月千里」、「馬克羅斯」、[巴基之星]等一級名駒,完全是受惠於此。試想想如果沒有奧運馬房,就算香港馬主何等有錢,都未必可以容納足夠的良駒,更何況多幾個賽馬日,最少可以從呢個「港共政權」的高壓統治,借賭馬來暫時忘記「港共政權」的倒行逆私。

其實泛民議員,同明光社之流,基本上係五十步笑百步,還記得2003年七一之後,立法會要審議兩條重要的草案,一條是「基本法廿三條」,但廿三條因為田北俊做了「人民武士」倒戈成功推倒惡法。而推倒廿三條之後,當日在立法會最重要的法案,就是《2003年博彩稅(修訂)條例草案》,亦即係俗稱「賭波合法化」,我貼番當日對此草案投反對票的人,大家就可以一目了然。

反對

24票

民主派議員:楊森、司徒華、李華明、涂謹申、何俊仁、羅致光、張文光、單仲偕、鄭家富、黃成智、馮檢基、劉慧卿、何秀蘭、劉千石、梁耀忠、麥國風

民建聯議員:鄧兆棠、楊耀忠、陳鑑林、陳婉嫻、劉江華、蔡素玉、黃容根、葉國謙

 

你睇睇這24位反對的議員,特別係泛民陣營的議員,現時本報的讀者一提他們的名字,全部都是政治上的港奸,而他們對賭仔不友善,可以說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和明光社一樣,他們都是借批評賭博而站在道德高地,一以貫之。不是因為有足夠的贊成票,可能今時今日大家睇世界盃的時候就無得合法投注賽事,同時「泛民賣港實錄」又多了一筆糊塗帳了。

由泛民當時「反對賭波合法化」,到梁國雄在網台中諷刺小弟「賭馬是濟弱扶傾」嗎,再到朱凱迪提出清拆奧運馬房一事,根本新舊泛民對「賭仔」的敵視,可以說是一以貫之,以賤視的態度面對。既然泛民賤視「賭仔」,即係泛民唔重視「賭仔」的選票,因此在未來的九西補選,新東補選,甚至以後的區議會、立法會選舉,大大小小的選舉,作為一個有骨氣的賭仔,應在所有選舉中杯葛泛民政棍。如果泛民政棍贏出選舉之後成為「九萬六從業員」,只會令他們有更多的力量和資源去賤視我們一般賭仔。

(鹵味男   29/6/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