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聞好些支持泛民的朋友,縱使七月二日無需上班,仍向民陣說一聲,又七一遊行?不了。

聽日要返工,不了。原是一句負面的,犬儒的話語,道盡港豬的愚昧短視。

猶記得二零一四,雨傘那年,當時眾志未成,學民思潮仍是明日之星,包圍政總之際,有一於政府總部任職清潔工的婆婆,昂然步向由年青軀體築起的城牆,大喝:「唔好嗌婆婆,婆婆要食飯,你唔使食飯!你要畀我行,我要返工!」
一連串的五字真言,有如絕詩,句句九鼎,卻又言簡意賅,滿腔熱血的年青人聽畢,縱有千言萬語,滿腹經綸,甚麼民主,甚麼普選,甚麼自由,都只能一骨碌的吞下肚。
婆婆老當益壯,具廉頗之風,那一刻的理正氣壯,捨身成仁之霸氣,彷彿,婆婆七十載累積的人生智慧,七百萬港人的自由之夢,竟不及那區區一小時的清潔工時薪。

是的。在香港,搵食是大撚哂的。是社會規範,更是天生的社會法規,如渾然天成,不容辯駁。
只要上班、工作,就好了。其餘一切,我無力關心,亦不想關心。不了。

彷似一切隨風,不了了之。如是者,基建超支可以不了了之,城大冧樓可以不了了之,青年自殺可以不了了之,高官僭建可以不了了之,法庭影相可以不了了之,政治檢控可以不了了之,人口殖民可以不了了之,淘汰粵語可以不了了之,親共賣港可以不了了之。

不了不了還須了。難道坐而待弊,待至二零四七麼?
他們正是這樣想的。反正拖得就拖,二零四七?興許我也百年歸老了罷,干吾何事?

批評了許多,然而,對於泛民年年舉行的七一,我卻同意友人看法,呼籲各位,齊聲向泛民說不。
因為,這羣尸位素餐的泛民,亦是高呼「聽日要返工,不了」的豬。分別只是,他們返工的地點在立法會,又有另一羣港豬崇拜他們,說他們是救星,是彌賽亞。他們也不照照鏡子,竟然顧盼自豪,還真的自封為王了。

叫他們勇武一點,他們說有風險,你係鬼,不了。

可以做主席哦,他說「我唔制我唔鍾意呀」,還是不了。

可否與本土派冰釋前嫌,為旺角義士爭取應得公義?他們說,你們又不是13+3,不了。

唔該盡返議員職責,去開會投票呀,他們說要去日本旅行,不了,還要恐嚇你,「我知你做咩架」,回頭竟徑自向人推銷風雲計劃,十一月補選同區議會都記住投我地一票呀。

然後他們叫你參與一個行盡如儀,準時收工散水的遊行活動。你唔去,就係鬼。就係唔支持民主,就係PK。

不了。真的不了。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