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顢頇」。

我在上兩集提到「犬儒」和「郷愿」兩個詞,說的是一些對社會公義、是非對錯沒有擔當的知識分子性格,今天要介紹這個詞語「顢頇」,是糊塗而馬虎之意,這也是一種人之壞習性,例如説:「如果你不改掉這顢頇的習性,終究會一事無成。」

「顢頇」一詞多數用來形容不明事理,糊裡糊塗的人。晚清「譴責小説」《官場現形記》:「信上隠隠間責他辦事顢頇,幫着上司,不替百姓伸寃。」指的則是昏庸無能的官員,所以很多時候人們會用「顢頇無能」來形容不明事理,糊裡糊塗又沒有才能的官員。 香港特區政府多的是「顢頇昏聵」、「顢頇無能」的庸官。

特區政府庫房水浸,新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有所謂「派糖措施」,但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厚此薄彼,搞到天怒人怨;此間政黨懍於民意,紛紛見風轉舵,向政府施壓,要求修改財政預算案。於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便有所謂「補漏拾遺」之舉,三月二十三日公佈財政預算案「補漏拾遺」方案,向合資格市民派發四千元現金,但是派錢方案計算複雜,市民難以知道自己是否受惠,政府應交代清楚計劃詳情。由於政府要求領取人士必須作出聲明,申報自己合資格領取,故在市民未清楚自己是否符合領取資格時,隨時有機會觸犯失實聲明的刑事罪行。更加不堪的是,直到今天,以下問題仍然沒有答案:究竟甚麼人可以受惠?如何申請?政府用用甚麼方式來發放四千元?受惠者何時能拿到錢?

上述問題,「顢頇無能」的特區政府只能以「詳情稍後公布」來搪塞。有知情者告訴我,「政府到而家都未諗掂點做!」

「行政主導」的特區政府其實就是「行政霸道」,照說應該很有效率,但是從「補漏拾遺,派錢四千」都要「顢頇拖沓」,即是做事糊裡糊塗,不明事理,「唔嗲唔吊」、拖泥帶水。

端的是庸官治港,市民遭殃!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