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六月二十八日),世界杯H組賽事,日本對波蘭的最後十分鐘,日本隊落後零比一,但只要同時進行的球賽(哥倫比亞對塞內加爾)維持現狀,日本便可以靠公平競技的計分方法(較少黃牌)出線。於是乎日本隊在最後十分鐘便選擇消極的踢法,放棄進攻,不斷在後場橫傳,保住控球權,確保不會再失一球。這個做法引來很大的爭議,不少球迷批評此舉沒有體育精神,很難看云云,傳媒人林彥邦更撰文批評日本隊的做法[1]。對於這類看法,本人恕不苟同。

 

因為,世界杯就是一個戰場,每一場賽事都是一場戰役,每隊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勝利。每隊球隊就是在遵照遊戲規則下競技,只是符合遊戲規則,有何不可?日本隊消極的踢法就是一種策略,目的就是要出線。出線才有機會更上一層樓。日本是亞洲唯一一隊能進身十六強。日本隊除了能為自己國家增光,也是代表着亞洲的足球水平。倘若日本隊因為失去控球權,失多一球而出局,這個結果又是大家想看到的嗎?足球不只是鬥力,也要鬥智。讀歷史的人應該清楚,歷史只會記得勝利者。足球如是,政治如是,國際關係也如是。

納粹軍官派普(Joachim Peiper)曾說:「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victor)誠然,在政治上,勝利遠比道德情操重要。在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春秋時期的宋襄公,在泓水之戰不乘人之危,的確符合道德情操,但是輸掉了戰爭,宋國人民沒有得益,世人也只會恥笑宋襄公。

 

泛民與本土的路線之爭

 

在政治方面,泛民與本土的路線之爭正好能體現這個道理,泛民主派的和理非抗爭路線,凡事講求道德和原則(當然只限於針對政府,針對異己如本土派或馮檢基則不會),仍遵守由中共訂立的遊戲規則,能夠站穏在道德高地,但中共不會跟住遊戲規則,令香港人節節敗退;反之,本土派的勇武抗爭路線,不求站在道德高地,不求掌聲,只求勝利,抵抗強權,為香港人爭取生存空間,過程可能有不符合道德標準的行為。當然,我不會說現階段本土派有甚麼成果,比泛民主派厲害云云。但是,哪條路線更符合香港人的利益,我相信答案是呼之欲出。

 

國家的利益遠高於意識形態

 

在國際關係方面,要獲得所謂的民主大國──美國的支持,也不一定要是民主自由的國家,誠如前台北市議員楊實秋説[2],沙地阿拉伯作為美國在中東的最大盟友,人權狀況是完全不合格,女性才剛剛獲得合法駕車權利。美國在1954年和台灣簽署《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時候,蔣介石政府獨裁到不得了。以上事例説明,在國際關係上,利益大於一切,甚麼仁義道德都是廢話。所以美國前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說過:「國家的利益遠高於意識形態。」(National interest is more powerful than ideology.)這樣清楚告訴了蔡英文政府,沒有甚麼價值的東西能獲得美國的支持,只有創造出台美共同利益才可以。

總而言之,在歷史上,結果遠比手段重要,歷史只會記住勝利者,失敗的一方不單止會被歷史遺忘,人民更可能會受到拖累,要面對很多苦難。現實往往是殘酷的,很難做到目的和手段都是正義,做得到當然好,但如果要二擇其一,我一定會選擇目的。

作者:Jacky Ao(前城大編委總編輯,公共政策學系學生)

 

[1]日本最後 10 分鐘的所謂「踢法」, 林彥邦,

[2] 2018.6.27【政經看民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