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nio Vivaldi, 1678-1741
Le quattro stagioni

Concerto No. 1 in E major, Op. 8, RV 269, La primavera (Spring)
Concerto No. 2 in G minor, Op. 8, RV 315, L’estate (Summer)
Concerto No. 3 in F major, Op. 8, RV 293, L’autunno (Autumn)
Concerto No. 4 in F minor, Op. 8, RV 297, L’inverno (Winter)
Year 1725

The Four Seasons (Royal Bank of Canada) by Yehouda Chaki, 1988

這處的「四季」(意大利文:Le quattro stagioni)即春夏秋冬四個季節,所指的不是六星級酒店(一笑)。

在古典音樂裡,這一曲肯定是最為世人所熟悉的其中一曲,由牛頭角順嫂到天水圍七叔,都會聽過那「春天」的旋律。全樂曲中,非常簡單,每一個季節由三個樂章所表達,三四一十二,即全曲共十二個樂章。

作為嚴肅音樂的古典樂迷,面對一首如此街知巷聞的巴羅克時期大作,該從那個角度去欣賞?那當然大有學問,這可能就是「品味」之分別吧!

首先,要瞭解這一曲的曲體。巴羅克時期,未發展出交響曲曲式,所以作曲家配器通常都是得五味:獨奏(加獨唱)、合奏(加合唱)及獨奏加合奏。「四季」就是第五類曲式,是古典時期協奏曲的原形。

「四季」還有一特點,就是這一曲附註了一篇文字的「十四行詩文」(Sonnet Text),那即是標題音樂的本質。按常理,演奏者會根據詩篇文字的內容去演繹樂譜中的音符及意境,這就對演奏者的功力多了挑戰。

這一曲,是以樂隊協奏一小提琴,對小提琴手的技巧水平相當之高,無論在於強弱音對比、速度的快慢、音色變化,旋律雖然簡單,但要演繹得好,也不是「二打六」可勝任。因此,很多偉大的小提琴家,也不會怕太熱門而不借此曲 Show Off 一番。

及至二十世紀,演奏這一曲也和其他巴羅克曲目一樣,會分為現代樂器及古樂器的版本。當然,現代樂器音色變化大於古樂器,但古樂器又可帶出近 300 年前那種文藝氣氛,因此,欣賞的角度就變得千變萬化了。

大家欣賞「四季」,絕不要誤會這是德奥派作曲家的作品。作曲家韋華第(Antonio Vivaldi, 1678-1741)是意大利威尼斯人,意大利音樂在巴羅克時期直接承襲了歐洲廣義的文藝復興(European Renaissance of the 14th–17th centuries)藝術風範,那就是「四季」之所以迷人的音樂元素。

1.
Alan Loveday, violin
The Academy Of St. Martin-in-the-Fields
Sir Neville Marriner

2.
Giulio Franzetti, violin
I Solisti Dell’Orchestra Philarmonica Della Scala
Riccardo Muti

3.
Simon Standage, violin
The English Concert
Trevor Pinnock

4.
Félix Ayo, violin
I Musici

5.
Anne-Sophie Mutter, violin
Wiener Philharmoniker
Herbert Von Karajan

6.
Michel Schwalbé, violin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Herbert von Karajan

由於四季的錄音數量是數以百計,我簡單的選出以上六碟,作為推介。

首先,去到小提琴聲音天碟級數的包括 1、3、4、5、及 6。意大利音樂家演奏的包括 2 及 4。現代樂器演奏的包括 1、2、4、5、及 6。古樂器演奏的是 3。

1. 這是馬連納爵士(Sir Neville Marriner)年輕時指揮英國聖馬田室樂團在英國著名的 Kingsway Hall 錄音,普通音響系統一播出,會覺得小提琴似是尖叫聲。但若以高級系統重播,那中高頻的動態就會使人陶醉。此碟獨奏演繹一切平衡,意景圖像豐富,音色悅耳,要欣賞此碟出色之處,樂迷就必須要投資一套音響設備了。

2. 穆提(Riccardo Muti)帶領意大利史卡拉歌劇院(La Scala Opera House)樂師的一個演奏,獨奏者名不見經傳,但該是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吧。這碟錄音非常差,音場混亂,聲音單薄。但是,一屋意大利人奏 100% 意大利音樂!雖以現代樂器演奏,那氣氛及音樂感是一等一的。彷彿,感受到樂師是由少至大都已熟鍊此曲,蒙著眼也能奏得好,音樂就像意大利 DNA 的簽名!

3. Pinnock 指揮英國古樂團,獨奏是 Simon Standage。這古樂器小提琴家的所有錄音我都是粉絲!每一句樂句,都沒有多餘的 Vibrato,樸實古風,加上錄音一流,他這裡的演奏,是非常好的音樂享受。

4. 又是一屋意大利人奏 100% 意大利音樂!意大利室樂團於 1959 年的錄音,簡單去說,它有 1 及 2 的點,加上立體聲初期以「真空管」的錄音,弦樂聲溫暖厚實,是精彩的音樂表演。

5 及 6. 卡拉場(Herbert von Karajan)當年為捧紅女小提琴手小朋友穆達(Anne-Sophie Mutter),是親手彈 harpschord 的。樂迷一聽而知,6 的維也納愛樂錄音樂師的人數,是大幅少於 5 的柏林愛樂。而 5 的獨奏者 Michel Schwalbé,就是柏林愛樂的小提琴首席。(柏林愛樂管弦樂團小提琴組,坐最後的一位,都足夠當上任何其他樂團的首席,所以論技巧,Michel Schwalbé 當然不是善男信女)從這兩錄音作出對比,就會得出非常有趣的不同演繹風格,同一指揮家,在指揮奥地利及德國樂團之時,可有完全不一樣的聲音!

總結

意大利的「四季」,有別於中共中國的「晴天炮彈」及「霧霾」,「四季」的艷麗美妙足 300 年,那是一般強國人所無法理解的。作為香港人,沒有了春天及冬天,想回憶過去一年四季是如何,可聽聽此曲!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

.

.

[table id=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