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線千瘡百孔,也同時令市民見識特區狗官的墮落程度,當中以運房局局陳帆最為「經典」。此人在出席「慶回歸」酒會被記者問及沙中線豆腐渣工程時竟然説:「同意港鐵有責任敦促禮頓回應事件,但項目屬商業運作,禮頓作為商業機構有自主權決定是否回應」。大家試想想,假設某日全港大停電,中電及九燈均不作解釋,特區官員説由於兩電是商業機構,政府無權迫它們回應,市民會有甚麼反應?

禮頓中建固然是私營機構,但它負責的是公共工程,是好是壞足以影響百萬市民每日上班下班的時間長短,更甚者,如紅磡站月台有建築缺陷,乘客有性命之虞,如何能用一句「商業機構」推搪責任?陳帆亦不敢正面回答政府有沒有接觸「爆料」的工程分判商中科興業。禮頓中建至今仍未現身回應醜聞,特區政府由行政機關到立法會均歇力護短,只以一個所謂「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查紅磡站)作為緩兵之計。

整件事關鍵在於「禮頓-中建聯營」最後四個字。政府若要查下去,可能「碰觸國家底線」,故此在這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上,特區狗官立場一貫絕對含糊,極希望蒙混過關。禮頓中建的手法本應十分受用:收購外國公司,加一個英文名字令人不知是國貨。可惜你不是乜乜優品,頂多賣幾件家居用品,而是影響整個社會的交通樞紐工程,做到咁狼,唔爆大鑊至奇。

最奇怪的是陳帆的表現,最初隱形,繼而語無論次。七一酒會後回答記者已暴露你身為特區問責官員完全不知PUBLIC UTILITIES為何物。現在開承受不了公衆輿論壓力,便開始講拆局,將運輸及房屋局分拆,自己專責房屋,不管運輸。於是便有網媒揶揄陳帆:「加入政府是搞房屋,不是交通基建」。此人在精神上已開始逃避沙中線的政治責任。

問題是,由陳帆「搞房屋」,也不見得安全。 此人在六月三十日説,無意改變公私營房屋六四比,翌日即被林鄭推翻,指六四比非不能調整。很明顯,陳帆在房屋問題上也跟不上林鄭的拍子。

陳帆現時剩下來的僅餘政治作用是推銷填海計劃。他在七月二日表示,香港未來需求增加一千二百公頃土地,若一旦決定填海,範圍或會較沙田新市鎮更大。出自陳帆口中,這句話的驚嚇效果更大。雖曰目前還在諮詢階段,政府又做些公關表演「整色整水」,但林鄭和黃錦星已幫腔,看來由北京到特區政府已有定案,透過所謂「填海解決香港土地供應問題」及大灣區計劃,加快人口換血,達到消滅香港人的政治目的。

我們重申,香港沒有土地供應問題,有的是中國移民問題。填海即使增加房屋供應,也解決不了人口高速膨脹所引起的醫療、運輸、教育、食水(假如填的是船灣淡水湖)等問題。

至於陳帆,林鄭現在還客氣地説,他「孭太多重飛」。實情是,連林鄭都知道他根本孭唔到飛,即使分拆運房局,由他推銷填海計劃也只會繼續「金句」連篇,讓特區政府出醜,所以最佳解決方案是炒陳帆。

那麼運房局應由誰人頂上?答案是,沒有人肯頂硬上,除非是傻佬/傻婆。原因早已指出,沙中線內有「國家底線」,不能碰觸,一碰即死。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