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史迪克

老實說,白韞六並不是一位稱職的廉政專員。任內發生李寶蘭事件,又拒絕立案調查湯顯明。

或許受了中國《科技日報》總編輯劉亞東的影響?白韞六今晨接受多間傳媒訪問,承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貪污腐敗,令不少港商不再相信一帶一路項目。

一帶一路當然是藏污納垢的帶,走資洗錢的路。白老六口中的港商,被騙亦怨不得人。當年改革開放,有多少港商投奔怒海,勇闖北方,被騙走技術與知識,落得一個損手爛腳,頹然敗走的下場。

真相,人人皆知。問題是,大家都在裝聾作啞時,你白老六竟敢犯諱,未免令人感到事有蹊蹺。看看他老頂林鄭月娥,終日不忘吹噓所謂一帶一路的機遇,面對昭然若揭的真相,她自甘墮落,做一個盲目愚昧的女人。

別誤會了,我並不是在讚頌白韞六。

只是唏噓,政府官員說真話,在香港竟已是罕見之事。

唏噓,在這謊言遍野的年代,有人說真話,當下直覺卻是揣測,這個白老六,有否政治目的?是否有黑手在背後指使?不然他哪來的豹子膽,在人人歌功頌德,連老頂林鄭月娥也爭著獻媚,大讚一帶一路好,各位咪走寶的氛圍下,竟敢口出真言,不打誑語?如此誅心的中國式宮廷卑劣想法,不知不覺間竟已滲入骨髓。

更唏噓的是,大量並無實際利益的香港人,聽見一帶一路,大國崛起,雖遠必誅,甚或是必死覺悟,over my dead body,也是盲目讚好,甚至高潮迭起。
有如一個香江漁村的痴情女子,總是呆站於滔滔海岸,北望神州那抹早已飽受風霜的破敗山河,心頭卻是依依惦記那留著民國初年中分髮型,圓框眼鏡的知識青年,卻不知他早已中年發福,頭頂童山濯濯,日夜於歡場樂不思蜀。
又彷似,於聖保祿學校剛畢業的女學生,終日不忘那位身穿純白如鴿西裝的代課老師,晝夜盼望與他再續良緣,豈料這讀法律的師兄早已結婚,婚宴前破口大罵無恥政客,當晚婚宴卻與這班政客欣然合照。
縱是天謊,卻信千年至地老。
愚昧,在愛情中卻道是情痴。
回歸現實,愚昧終究只是愚昧而已。
彌留之際,祈求上蒼之事多加一項,但願來生不做中國人,更不要做愚昧的女人。

利申:為免被女權分子評撃,筆者事先聲明,愚昧的當然不只女人,更愚昧的男人比比皆是,以女人作題,純粹方便寫作,不然,讀者自行將文中的女人切換為男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