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䁱波逝世一周年前夕,中國總理李克強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簽署價值二百三十五億美元貿易協定之際,遺孀劉霞七月九日獲准離境前往柏林,但她的胞弟劉暉仍留在北京。換言之,一個人質走了,另一個人質頂上。

沒有美中貿易戰,就沒有北京領導人積極拉攏歐洲,也就沒有這次釋放人質。美國總統特朗普從未對中國人權置一詞,但向中國貨品徴收關税,間接和客顴效果是「改善」中國人權狀況。這點香港很多人都看到,但美國主流傳媒卻始終不肯承認特朗普的功勞。犬儒點看,人質有價,而且每個人質都不同。北京諸君如有先見之明,預見有貿易戰的一日,就不會這麼快就讓劉曉波死去,待價而沽,留至今天,可能還可以叫高一點價吧。

 

離開中國,劉霞自由了嗎?答案不是那麼簡單。她的弟弟劉暉二零一三年被控欺詐罪成,判監十一年,二零一四年「保外就醫」。自古以來,中國有族刑連坐之法。戰國商軮有云:「重刑連其罪,則民不敢試。民不敢試,故無刑也」(《商君書.賞刑》)。中國專制設計者很早就看到,要控制一個人,最有效的方法不是恐嚇他,而是恐嚇他身邊的人。劉霞沒有任何把柄給當權者,卻也飽受近八年形同牢獄的非人生活,嚴重抑鬱;劉暉只能目送姊姊去國,不能相陪。兩人境遇都只因他們是劉曉波的至親,變成政治人質。劉暉只要留在中國一日,劉霞都不會有真正的自由。

劉暉與劉霞

這種人質遊戲還可以玩多久?我相信特朗普很早已經看出其荒謬之處:你拿自己的國民作為人質,去要脅外國政府交贖金,世上豈有如此便宜的事情。以前,當中國尚未享有最惠國待遇和加入世貿組織,人質如魏京生、王丹等還可以「循環再用」,放完再捉,捉完再放,直至無使用價值才遣送出國,而歷任美國總統都樂於和中國玩這個遊戲。

 

大國崛起,習近平本來已不吃這一套,所以當劉曉波二零一零年獲諾貝爾和平獎後,中國肆無忌憚,對西方國家要求釋放劉曉波不單只置若罔聞,還反過來恫嚇挪威當局,甚至連劉曉波肝癌纏身,也不讓他「保外就醫」。至劉曉波死,欺壓其家人本已無具體政治意義。習近平此舉無非是要彰顯大國實力,與西方國家抬摃而已。

整件事教訓我們,沒有強力的經濟懲罰,甚至軍事力量作為後盾,要求中國改善人權根本是與虎謀皮。歷任美國總統由布殊、克林頓、小布殊、奧巴馬是否都是蠢人,不明白這個道理?當然不是,他們只不過和合力和中國演出一套人質捉放劇,欺騙選民而已。幸好至二零一八年中,大國夢醒,美國已放棄角色,由德國頂上,整個騙局才穿崩。

 

習近平大概還可以努力捉一些人質,例如七月四日向習近平像潑墨的董瓊瑤,甚至被關在「再教育集中營」的新疆維吾爾族人。問題是,時移世易,人質遊戲到二零一八年已近尾聲。即使北京扣押多少人質,也不能改變貿易戰的結果。

凡是支持中國「改善」人權的人,都應支持美國以最高關税施加於中國輸美貨品,直至中國跪低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