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非暴力抗爭」。

香港的泛民主派政團,面對中共卵翼的港共政權的倒行逆施,由於不屑採取激進手段進行議會抗爭,所以無法發揮制衡作用,即使由其動員的集會遊行,堅持「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並且常常與相對激進的組織劃清界線,令到香港的政治抗爭運動的影響力十分薄弱。

此間主張「非暴力抗爭」的政團及社運組織,很多時候以上一世紀領導「非暴力抗爭」運動取得成功的甘地和馬丁路德金為例,為其貫徹「和理非非」的理據。

馬丁路德金,深受印度聖雄甘地的影響,在爭取黑人平權運動中,以非暴力抗爭得到成功。甘地鼓吹對不義的政府實行非暴力對抗(不合作運動),最終使印度脫離英國殖民統治,達到了獨立建國的目的。甘地是反對英國殖民政府的領袖,在領導這個反殖抵抗運動過程中,可能會因為違法而坐牢,甘地的態度是,反對殖民政府,但可以接受法院的公開審判,而且他把在法院的司法抗爭(上法庭,在法庭辯論)甚至坐牢,都看成是以非暴力手段與不義的政治體制「不合作」的手段。當時的英國政府正在改變,並不希望見到甘地求仁得仁成為英雄。甘地與英國殖民政府的政治角力,不但宣示非暴力抗爭的理念,而且實踐了相對和平的「公民抗命」。但是印度獨立之後一年,因為宗教、種族、派系的予盾,同胞互相殘殺,死了五十萬人,而倡導非暴力抗爭的甘地,最後也被他所解放的同胞的暴力暗殺身亡。

一九六八年四月四日,馬丁路德金在田納西州的曼菲斯一間酒店的陽台上遭人開槍暗殺身亡,年僅卅九歲。兩位偉大的非暴力主義者甘地,馬丁路德·金,出奇的巧合,都是死於暴力之下。

甘地、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抗爭可以說是成功的,那是因為他們所處於的時空,統治者還遵守遊戲規則,但當領導非暴力「公民抗命」的領袖處於一個不講遊戲規則的政治體制下,非暴力抗爭只會導致統治者的血腥鎮壓。在這些地方實行非暴力抗爭,就是把自己置身於一個危險的位置,在極權或威權統治下即使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一樣會換來血腥鎮壓。一九八九年中國的「六四慘案」,就是一個神人共憤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