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開始以來有一個頗為有趣的現象:美中雙方傳媒的評論都未能點出整件事的要害。美國主流傳媒及學界厭惡特朗普,評論貿易戰及其他與特朗普有關的事情總難避免帶上有色眼鏡,令人失望;中國傳媒受中共控制,難有獨立創見則屬意料之中。不過,在這混沌的局面,仍有兩人的意見切中要害,讀者必須細讀:他們分別是前特朗普顧問班農和吉林大學經濟學院李曉教授。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班農去年與特朗普鬧翻,但他是整個特朗普經濟政策的「國師」,離開白宮後仍然公開評論美中貿易戰,從他的言論可以看到華府的意圖。今年四月,貿易戰前夕,他在接受訪問時説:「假如華爾街不喜歡(貿易戰),就讓他們去見鬼吧!…特朗普保護了美國資本主義的核心:創新研發」。他這番話點出兩件事:一)貿易戰最大阻力來自華爾街(特別是特朗普選舉工程的部分背後金主,例如澳門金沙賭塲老闆艾度森);二)貿易逆差之外,更嚴重的問題是,中國透過貿易進行技術轉移,威脅美國國家安全。有趣的是,著名「左膠」,有可能參加二零二零總統選舉的民主黨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於今年四月訪問北京後亦表示,支持貿易戰,皆因美國長期受中國蒙騙,現在是醒覺的時候。由此可見,特朗普打嚮第一炮後,今後對華制裁已無分黨派,是朝野共識。

班農

班農曾説,現在中國像三十年代的納粹德國。我相信他是對習近平有望終生掌權一事有感而發的:一個獨裁政權變成超級經濟強國,有遠見的政治分析家都知道對世界和平有重大威脅,必須消弭於萌芽期間。

 

相對於班農,身處中國的李曉教授當然不能暢所欲言,但他在吉大二零一八年畢業典禮上,題為「中華民族到了新的危險時候」的講話,誠實地、理性地分析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網上瘋傳,我自己亦於上周從微博收到有關連結。他説到關於中方沒有足夠貿易額度還擊和太倚賴美國核心技術,人盡皆知,毋須細表。

 

難得的是,他指出中國倚賴美國農產品,並且列出數據:「去年,中國自産大豆一千四百萬噸,總進口是九千五百五十四萬噸。大豆生產是非常耗費土地的,平均每生產一噸大豆要八畝土地。這些進口大豆若是換成中國自種,要消耗七點六億畝的土地。而中國的農耕地紅線是二十一億畝,拿出三分之一的土地種大豆可能嗎?」

李曉教授

其實只要細心想想,問題也不止於大豆,而是整個農產品進口已成為中國「死穴」,經濟發展令中國已無法在食物供應方面自給自足,一旦要對進口農產品徵收關稅,長遠而言,糧食價格必定上升。以故中共元老陳雲説過:「無糧則亂」。現在生活條件改變了,不要説無糧,單是糧貴的後果已足以令政權倒台。

 

李曉教授又指,中國對「美元體系」的倚賴也是致命傷,不能作為金融方面的反撃。李文最重要的啟示是,他轉述一位華人學者訪美時所得的印象,美國反中情緒高漲:「美國更為重大的國家戰略利益就是遏制的中國的崛起。對此我們不要抱有絲毫幻想,不要以為這是川普(特朗普)個人意願。」

 

李教授是從當權者的角度分析問題,言辭語氣也盡量低調。不過,只要把他的分析推算下去,當不難得出以下結論:這是中共自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面對的最大危機,可以説關乎一個政權存亡之局。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