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標題的「法律」當然是指普通法和基本法,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後者是一個「和尚打傘,無髪(法)無天」的國度,維權律師無故被失蹤、弱質女子遭官方長期監視及恫嚇、當權者任意欺壓平民,視法律為無物…和它談法律無疑是與虎謀皮,枉費心機。因此,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日前在港的狗噏:「凡是基本法沒規定的,國家憲法就自動適用香港」,重點不只在「踢爆」其謬論,更應分析其出現的政治背景及原因。

 

基本法第十八條列明:「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基本法)附件三者,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全國性法律只會在特殊情況下,例如戰爭或動亂才適用於香港,條文中的「全國性法律」邏輯上必然涵蓋中國憲法;第十九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及終審權」。換言之,王振民的説話違反基本法!

 

當然,在當下這個指鹿為馬,黑白顛倒的年代,這位「法律」部部長的謬論不會令人驚訝。問題是,這番話所擴散出來的經濟和社會爭議卻是這位「法盲」不能即時釐清的:舉例説,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條例明:「城市的土地屬國家所有」,疑問是,現時香港土地是否「屬國家所有」。這句話的具體意思應作何解?假如「補地價」的話,是補給共産黨,還是中國政府,還是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九條列明:「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推普滅粤是否即時實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二十五條列明:「國家推行計劃生育,使人口的增長同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相適應」,香港是否也推行「計劃生育」?現在香港人口的增長(主要是中國移民輸入)與本土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明顯脱節,是否也要按「計劃」調節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二十七條列明:「一切國家機關實行精簡的原則,實行工作責任制,實行工作人員(公務員?)的培訓和考核制度,不斷提高工作質量和效率,反對官僚主義」, 林鄭月娥會否立即帶頭「反對官僚主義」?

 

以上只是信手拈來,相信日後的具體質疑會更多,「法盲」部長及一衆特區奴才必定顧左右而言他,只攻一點,不及其餘。這一點是甚麼?就是第一條裏的「中國共産黨領導」和第二十八條的「鎮壓叛國和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條文內的「犯罪活動」涵蓋言論及思想表達。果如是,倒不如癈除「一國兩制」,取消基本法吧,反正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另一方:英國政府只會循例抗議一下,不會有甚麼實質行動(即使有,也起不了大作用)。

 

本來上述做法在大國崛起,習總亮劍的心態下,完全可以逐步進行。只不過北京現在開始急了,二十三條立法的政治條件尚未完全成熟,大灣區肢解香港計劃仍未出台,要靠「法盲」部長出言恫嚇港人,令執法部門及法院「自己識做」,盡快達到二十三條的鎮懾效果。為何北京急了?皆因:一)國際大環境出現根本改變,稍後未必可以關門打狗;二)北京內部形勢也不確定,可能隨時有驚人變化。

説到底,一個中聯辦「法盲」部長也不過是九品芝麻官,他的狗噏是政治氣球,試探社會氣氛。港人全力「踢爆」之餘,也可選擇向美國國會申訴,而且相信後者的政治效果更大。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