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賣乖取巧」。

林鄭月娥二〇一六年八月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出席青年活動時曾公開表示,擁護《基本法》,毋須「條條同意」,並舉例指自己個人不同意第一百零七條有關公共財政的條文。她說:「當然你說《基本法》有一百六十條,沒有理由要我條條都同意你,例如基本法一百零七條,我就不同意。甚麼叫量入為出?你(政府)大把錢,有八千億元儲備,你就使啦,為何要『相適應』?」

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條全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

她於四月十一日的立法會答問大會被公民黨議員譚文豪翻舊帳,指當日也表明不認同《基本法》部分條文,譚問她:政府是否需要發聲明譴責她不擁護《基本法》?林鄭的回答是:當時僅以「代入手法」介紹《基本法》,「不是說我本人不支持基本法裏面的任何條文」。

林鄭月娥在立法會回應譚文豪的問題,態度輕佻,明明是砌詞狡辯,還不忘揶揄議員。二〇一六八月林鄭月娥的「我就不同意第一百零七條」的講法,傳媒廣泛報道,但卻不見時任政務司長的她有「當時僅以代入手法介紹《基本法》,不是說我本人不支持基本法裏面的任何條文」的回應。

林鄭月娥的狡辯內容,真是「賣乖取巧」,即是佔了便宜又賣乖,令人十分討厭。

甚麼是「賣乖取巧」呢?

「賣」可以引申成「想辦法展現,使人信服」,形容的是為了達成交易這個目的所經歷的過程。

這邊的「乖」用的是本義。「乖」的本義和今天我們所知道的意思是相反的。比如「乖僻」就是「和別人不一樣,又孤僻」,「名實相乖」就是「名實相異」、「名實不符」、「名不副實」的意思。

「賣乖取巧」也可解作賣弄小聰明,或言行「乖張」,即囂張的意思。「取巧」則有用巧妙的手段謀取不正當利益或回避困難的意思。

至於「佔了便宜還賣乖」就是「得了好處還要讓人以為是相反」,「得到了好處,還裝作吃虧受了委屈的樣子」。林鄭月娥「賣乖取巧」、「投機取巧」,佔了便宜又賣乖,這樣的行政長官,你會相信她嗎?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