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某電影公司打算開拍本土著名電影《三五成群》的續集,名為《三五成群2之廿八座大王》,其劇本中有這麼一幕:

某屋邨內,一名四眼青年在走廊疾奔,不慎撞到一名紋身彪形大漢。無端白事被這麼一撞,大漢頓時怒髮衝冠,大喝:「屌你老母撞尻我!靚仔,你邊撚度架!」

四眼青年雖看似文弱,卻自有一道浩然之氣,雲淡風輕的道: 「我香港民族黨嘅,攪開香港獨立。」

睇開CCTVB的大漢,依稀記得,昨夜的晚間新聞,主播曾提到香港民族黨是一個已被取締的黑社會組織,又聽到這四眼仔說甚麼香港獨立,一向相信黑社會都有愛國的大漢,頓時熱血上湧,生出一股不知從哪來的愛國情懷,耳邊彷彿響起梅艷芳版本的《血染的風采》,一個左右開弓連環掌摑青年雙頰,邊摑邊道:「人起朵你起朵,講乜尻香港獨立,屌你,獨立,邊撚度獨呀,睇過?」

正是摑得興起,數名身穿中國公安制服但警徽刻有香港二字的警察,突然衝了過來,卻不是撲向正在掌摑青年的大漢,徑自拔出又黑且硬的警棍,對著四眼青年就是一陣亂打!棍聲罵聲,此起彼落:「屌你老母,咁後生學人撻朵?自稱民族黨?同我往死裡打!」一遍混亂之間,依舊沉醉於愛國情緒的大漢,立馬加入圍毆行徑,一邊踢一邊叫嚷:「獨立呀嗱!民族呀嗱!攪攪陣呀嗱!」一時警黑合作無間,聞聲而出的街坊,眼見擾亂和諧者惡有惡報,也是人心大快,掌聲如雷……

請問諸君,這劇本,荒謬嗎?

又假設,根據保安局邏輯,二人以上即社團,講港獨就觸及「國家底線」,就係非法社團,咁有日筆者與好友落元朗食雞煲,食食下佢講左句:「唉屌中國咁攪法,我地邊有好日子過,不如香港獨立啦。」筆者又講左句:「係囉,獨立好呀。」你一言我一語,忽聞警笛聲大作,原來有一七十有六的阿伯,一直在旁啜飲絲襪奶茶,驚閒兩名廢青aka社團於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談論社團事務,更聽到不少黑話切口,如獨立、中共正仆街、民族、分裂、殖民等等,頓到嚇到失禁,急忙報警,差佬嚟到,自然又是一陣亂打,兩廢青雙雙被帶回差館。

又請問,這故事,荒謬嗎?

一點也不。由基建無限通脹&超支,剝奪參選權,事後定性暴動,DQ,一地兩檢,王振民全自動憲法,哎喲,荒謬的事可多著呢,寫之不盡,還不是一一發生。在這荒謬的年代,香港民族黨等於廿八座大王,也不是甚麼稀奇之事。至於廿三條,我看嘛,也不需要了。你想想,林鄭和李家超念茲在茲,口誦千遍的國家底線,到底甚麼是國家底線?像一條大媽的底褲,平時看不到,摸不著,旁人亦沒意願去摸。豈料大媽褲子一脫,將那發黃發臭的底褲向你一撞,然後大叫:「非禮呀,非禮呀,差人先生,快d拉佢呀!」旁邊一堆市民視若無睹,不是沈默旁觀就是急忙跑開,還有一批西裝畢挺的知識分子、律師、精英,只懂大呼:「唉屌,唔關我事架,唔撚好攪我呀」、「你行咁近個大媽做咩?無風起浪」、「我強烈反對非禮行為,而且殺雞又焉用牛刀呢」。

那末,你們就繼續論證法律問題吧。繼續嘲笑先行犯禁者吧。繼續躲在暗影下沾沾自喜,沉迷於無用的選票遊戲中吧。

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

史不絕書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