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創新及科技局決議案」
2014.10.29 立法會會議

前言

梁振英政府聲稱為了扶助香港創新科技行業的發展,要重組現有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新增「創新及科技局」。梁振英上台後,原有十二個政策局運作兩年來,施政頻頻失誤,近來的高鐵工程延誤事件、三堆一爐爭議、東北發展計劃等都顯示決策局官員的庸碌無能,再設立一個「創新及科技局」,後果不問可知。

董建華在二○○○年行政長官施政報告,提出設立「主要官員問責制」時,本席當時曾撰寫《「問責制」從何問起﹖》一文,指出「沒有普及而平等的選舉為基礎,問責制必然窒礙難行。」十多年來,問責制多番改動,但都是換湯不換藥,特區政府仍然是集權於行政長官一人身上的專權政治,與民主政治的原則南轅北轍。

「六八九」梁振英上台後,集權制的弊端更是表露無遺。開放免費電視市場,本來是全港市民的一致共識和合理期望,梁振英卻堅決與民為敵,無視通訊辦和行政會議成員的意見,拒絕「香港電視」的發牌申請。一眾行政會議成員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回應傳媒提問時,只能支吾以對,有口難辯。此事充分凸顯梁振英的乾綱獨斷、剛愎自用的性格。行政長官選舉一直是中共欽點的醜戲,並非在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下產生,特首毋須向七百萬港人問責,現在更出現罔顧程序公義的黑箱作業,整個政府的運作都繫於行政長官一己欲惡,令體制內外的人都無所適從。在這種運作模式下,制定政策與執行政策的界限模糊不清,高官角色曖昧,只能按照專權行政長官的主觀意志行事,造成「人才當奴才用,奴才當人才用」的現象。以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為例,此君乃會計師出身,對土地政策蒙眜無知,卻因支持梁振英競選行政長官而官拜決策局局長,依照梁振英的方針硬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激起民憤,造成六月民眾衝擊立法會大樓事件。

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推動相關行業發展,表面上是回應了莫乃光、單仲偕、葛佩帆等民意代表及業界的訴求,可是在制訂和執行政策時,必然是按照梁振英的主觀意志而行,公眾仍然無從監察和參與有關政策的制訂。

二○一二年五月梁振英上任之前,提出「五司十四局」政府架構重組建議,新增兩名副司長分擔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工作,新增文化局和創新及科技局統籌有關政策,當時本席已經指出重組毫無必要,並參與財委會「拉布」阻止撥款建議通過。今天特區政府再次提出新增創新及科技局,建議內容與兩年前大同小異,有關決議案相信可以獲得通過,但在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恐怕不易過關。

官僚理性主義 政策閉門造車

特區政府施政漠視民意,很多時候在制訂政策時奉行理性主義,故有綜援金額按照消費物價指數調整、以加煙稅方式迫使市民戒煙等欠缺人性的措施。文化評論家陳雲曾經在民政事務局主事文化,在《香港城邦論》一書中指出:

「唯理主義在政治上的氾濫,是相信政府可以用專業知識和精密規劃來令到人民過着合理和幸福的生活,不相信人民的各自努力和碰撞實驗,而認為大眾完全可以在精心設計和周密策劃好的制度框架內,朝着預先設計好的發展目標,各安本分,達至幸福 … 港共的官僚理性主義極其迷惑人心,因為它假借前朝政府留下的法治外衣,以致一般香港人也不明就裡」

官僚唯理主義與專權政治一拍即合,官僚只相信自己的專業知識和精密規劃,於是不讓民眾參與,閉門造車的制訂政策。現代社會結構複雜,脫離民情的官僚實在難以平衡社會上多個不同的族群的權益,當中微妙的平衡倘遭破壞,就會激起民眾的反抗,特區政府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視民意為洪水猛獸,施政自然頻頻失誤。

社會不利創新 人才技術外流

香港的經濟一直由金融和地產主導,欠缺工農業等實質生產活動,經濟發展全憑資產泡沫和財富效應支撐,加上社會貧富極度懸殊,入息增長遠遠落後物價,致使成績優異的學子要不是跟紅頂白修讀商科,就是到歐美地區的創新科技工業發展,不敢冒險在香港從事創新科技行業。

香港二○一一年的青年入息中位數和二○○一年同樣是八千元,香港的學子若果有志在創新科技行業自立門戶,首先需要一筆龐大的創業資金應付高昂的租金開支,之後要面對思想保守的親朋戚友的壓力,失敗以後更有機會三餐不繼,自然對創新科技裹足不前。

二○一一至二○一二年度,教資會資助的研究院研究生課程中,只有百分之二十七是本地生,有六成五來自中國,百分之七來自外地。不少中國研究生為了更佳的就業機會和外國國籍,只視香港為跳板。社會環境不容許香港學生抱持冒險精神,而且相關的人才和技術持續外流,特區政府拒不改變政治制度和經濟結構,以為單單依靠成立一個新的決策局就能促進創新及科技發展,無異緣木求魚。

建議架床疊屋 立會豈能批准

政府擬成立的創新及科技局,將會從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及科技科接收創新科技署和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並設立一個創新及科技科。原來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及科技科會改組為通訊及創意產業科,重點負責與電訊、廣播及創意產業有關的政策。原本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及科技科已經可以統籌創新科技署、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創意香港,現在政府卻要用兩個決策局分管三個部門,端的是架床疊屋。

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曾經討論創新及科技局,建制派及具商界背景的議員普遍支持。具商界背景的鍾樹根議員和馬逢國議員都指出,電影製作使用大量科技,所以創意香港應歸於創新及科技局旗下。那麼創新及科技局的工作範圍,豈不是跟原來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及科技科幾乎一樣?既然創意產業和創新科技密不可分,為何還要將原來的部門一分為二,額外增加二千九百多萬元的開支呢?

政府的二○一二年的文件中,盡是「制訂全面政策」、「支持基建發展」、「鼓勵協調」、「推動共同發展」一類說詞;今年的文件則表示「專注的高層次領導」、「制定進一步措施」,三年來都是空口說白話,未見提出任何具體的支援、基建、培育、研究計劃。連創新科技署現有的投資研發現金回贈計劃、大學與產業合作計劃、小型企業研究資助計劃及五所研發中心等,政府也無法清楚交代創新科技局會推行甚麼具體措施加強這些工作,只有不斷重覆「加強持份者聯繫」、「產生協同效應」、「職權範疇更為專注」一類空話。

以文件提及的「協調跨政策局的政策制定工作,例如環境局與環境保
護署的再生能源及廢物管理技術」為例,廢物回收業界面對的困境包括回收困難、運輸成本高昂、資金短缺、環保園地點偏遠、成品沒有出路等等問題,即使沒有創新及科技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也會跟環境局和發展局協調有關工作。觀乎創新及科技局的工作範疇,既無法改變商戶住戶日常處理廢物習慣以方便回收,也不會扶助本地工農業發展以創造一個吸納再造品的市場,創科局根本沒有用武之地,每年因此新增的二千九百多萬元公帑開支,自然是付諸流水。

整份文件只有概括的列出創新及科技局的政策範疇,沒有明確的新政策措施,沒有劃清其工作及任務的界限,沒有列出新開設職位的職能和權力為何。本席可以斷言,創科局運作初期,決策局互相卸責、不同決策局政策互相扞格的情況必定出現,令特區政府管治陷入混亂。

立法會的責任,是替人民監督政府施政。特區政府巧立名目、架床疊屋的做法,代議士就有責任阻止,確保公帑用得其所。

泛民主派在「雨傘革命」後,擺出在議會與政府全面抗爭的姿態,奪取人事及工務小組委員會主席之位,當中卻有議員對創新及科技局表示支持,這是精神分裂!

本席將會投票反對決議案,同時促請泛民主派在財務委員會會議就有關撥款申請進行議會抗爭,阻止有關撥款申請通過!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四年十月廿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