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根據《議事規則》第 16(2) 條動議的立法會休會待續議案」
2014.10.17 2014.10.15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一. 學生市民理性克制 港共政權與民為敵

二○一四年九月廿六日,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及學民思潮在罷課運動最後一天,到金鐘添馬艦政府總部外集會。其後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台上呼籲集會者重奪政府總部外面的「公民廣場」,策劃行動的黃之鋒、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及副秘書長岑敖暉因而被警察拘捕,羈留在警署,直至高等法院指出警方拘留時間不合理地長,向黃之鋒頒下人身保護令,並要求警方對周岑作公平處理,三人在警署被羈留超過四十小時始獲釋放。

警察的濫捕學運領袖及無理長時間拘留,激起港人義憤,數以萬計的群眾從四方八面前往金鐘添馬艦,包圍政府總部,向打壓民主自由的特區政府嗆聲,一場波瀾壯闊的佔領街頭運動從此展開序幕!

特區政府拒絕回應集會群眾對「公民提名」及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的訴求,反而不斷指責和強調集會群眾阻礙其他市民日常生活,推卸觸發佔領街頭運動的責任,為自己的專權開脫,可謂無恥之尤!

為了驅散集會群眾,特區政府捨正路而弗由,竟然調動大量警力,使用過度武力對付集會群眾(還要是年輕的市民和學生),然而集會群眾眾志成城,一而再再而三的抵擋了警察的進迫,期間保持和平克制,沒有使用暴力。

本席在此必須向連日來參與佔領運動,表現理性、克制的學生和市民致敬!本席也要強烈譴責港共政權與民為敵!

二. 警方濫權一再施暴 必須付出沉重代價

九月廿八日,警察封鎖前往政府總部的道路,同時出動防暴隊準備驅散集會群眾。警方傍晚在干諾道中、金鐘道、中環大會堂、遮打道一帶,向並無手持任何攻擊性武器的集會群眾發射前後共八十七枚催淚彈。在人群中使放發射催淚彈,隨時造成集會群眾的恐慌和混亂,釀成「人踩人」慘劇!

國際肝癌權威、香港大學肝膽胰外科主任潘冬平撰文指,網上有大量催淚彈致命個案,例如催淚彈在近距離爆炸傷及示威者,要施手術急救甚至截肢;患有呼吸道疾病人士,如果吸入催淚氣體或胡椒噴霧,更可能構成呼吸道永久損害。

當時防暴隊亦配備半自動步槍及散彈槍,聲稱只裝配橡膠子彈,舉起「速離,否則開槍」旗幟。有網民翻查資料,指出即使只裝配橡膠子彈,其射擊力亦有能力重傷對方,嚴重者可至殘廢,幸好當日防暴隊沒有開槍,造成人命傷亡。特區政府和警察為求清場,罔顧集會群眾的性命安全,端的是草菅人命!

梁振英曾經在二○○三年的行政會議中曾建議出動防暴隊和施放催淚彈驅散反對《基本法》第廿三條本地立法的集會市民,十一年後的今天,梁振英沒有汲取董建華和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下台的教訓,「身體力行」正式出動防暴隊和催淚彈對付爭取普選的市民,終於激起滔天民憤,令街頭佔領運動在旺角、銅鑼灣和尖沙咀等地遍地開花。

「佔領街頭」運動期間,梁振英不敢公開露面,只在親政府電視台接受訪問,表示信任警方的專業判斷和訓練,施放及停放催淚彈是警方現場指揮官的決定,但自己也參加了整個形勢決策,並說作為政府首長,不應介入警方的現場判斷。梁振英企圖置身事外,真是用心可誅!

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與民為敵,不惜動用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對付和平示威,日後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

三. 警黑聯手打壓集會 已成港人套板印象

十月三日下午,旺角亞皆老街及彌敦道交界出現大群流氓,襲擊集會的市民和學生,殺聲震天,到場的警員竟然坐視不理,甚至「護送」施襲者離開現場,更以「阻差辦公」拘捕部份受害者。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十月四日表示,當日被捕者中有八人具黑社會背景,即使黎嚴詞反駁警方縱容黑社會及與黑社會合作的說法是捏造事實和嚴重指控,但「警黑聯手」自此成為港人的「套板印象」(Stereotype)。警察自七十年代廉署成立後努力建立的正面形象,在這兩星期幾乎蕩然無存!

本席會在十月廿九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動議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事件,要求政府向公眾交待,追究責任!

四. 警員公然濫用私刑 政府竟然姑息養奸

十月十四日晚上,一批示威者衝出金鐘龍和道,並一度成功佔領,架起多重路障。翌日凌晨,警察重整隊伍後開始清場,並拘捕四十五名示威者。有份參與佔領運動的曾健超,雙手被綁上索帶後,被六名警員拉到添馬公園的暗角群毆達四分鐘之久,整個過程被電視台記者拍下,片段在網絡瘋傳,更被外國媒體廣泛報道。警察的所作所為,做法與流氓無異!

香港法例第四百二十七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列明:

第3條(1):「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第3條(6):「任何人犯施行酷刑罪,循公訴程序定罪後,可處終身監禁。」

對疑犯施行酷刑是犯法行為,執法者目無法紀,可謂罪加一等。保安局長黎棟國今天表示,有關部門已跟進事件,會作出公正調查,而投訴警察課也收到相應之投訴,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的作出處理,涉事的七人已經調職。酷刑乃嚴重罪行,警務處沒有即時將七人拘捕和停職,翌日在民意壓力下才不得不將七人停職,這種欺善怕惡的態度,與其主子「六八九」是一以貫之!

特區警察背棄「除暴安良」的精神,兵賊不分,淪為徹頭徹尾的法西斯,法西斯警務處長曾偉雄必須立即下臺以平民憤!

五. 監警會成無牙老虎 警權完全不受制約

市民如果質疑警方的做法,只可以循警察投訴課投訴,而警察投訴課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投訴大多是徒勞無功。監警會只會覆核警察投訴課的個案,並不會主動調查,甚少接觸當事人及第一手資料,其「無牙老虎」的角色是人所共知。

多年來的警察濫權個案罊竹難書,有關投訴固然鮮有「證明屬實」,而這些個案中接近九成也是以勸告形式處分,只有零星個案被警告、譴責和革職。特區政府說這是「有效制衡」,自欺欺人,十分可惡!

監警會委員一直由特區政府委任,現在由「梁粉」律師郭琳廣擔任主席,更有土共組織「幫港出聲」法律顧問民建聯馬恩國、杜國鎏及甄孟義厠身監警會,令人不得不懷疑現在的監警會,究竟能否「監警」?

六. 政府企圖淡化事件 議會必須認真徹查

對於「六八九」極權政府的暴虐,不少港人開始「懷緬」港英擅專政權的管治。關注警權的網民,大都看過前警務處處長李明逵在一九九七年前的訪問片段,對當中的「就以控制人群為例,現在我們只須維持法紀和秩序,九七後或會使用不必要的武力,換句話說,就是要被迫作違願的事」一句尤有所感。李明逵當日的憂慮,變成今天港人的夢魘,實在令人扼腕。

港英擅專政權,尚且會對香港市民的政治運動從寬處理,克制武力;今天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特區政府,卻動用胡椒噴霧、橡膠子彈、催淚彈、私刑甚至流氓對付港人,這個暴虐的政權,必須被人民推翻!

評論家林行止昨(十六)日在其專欄指出:「面對無可抵賴的『打人新聞』,不管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的說辭有多『動人』,相關部門對此事肯定會如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所言『咁咪查吓囉』。筆者希望有關當局能超越輕佻而以嚴肅認真的態度處理此事。經過施放催淚彈一役,若無法令蓄意傷人事件大白於世並把個別害群『黑警』繩之以法,警方的良好聲譽恐會就此淪喪。」本席對此深表認同!

港共政府必然會對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立法會代表民意監督政府,面對警察濫用武力,必須全力跟進,為市民追究責任及討回公道,捍衛市民的人權自由。建制派議員倘若在之後的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或特權法議案表決中,繼續阻撓調查警方的工作,就等同包庇「黑警」,港人絕不會善罷甘休!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四年十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