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2013 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二讀」
2014.07.14 立法會會議
發言影片:https://youtu.be/IRzXnTJ77CA

一. 前言

主席,唐代詩人杜甫曾作《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是他仕途多蹇,衰老貧困時寫下的感人至深詩篇,面對苦難,他不止以詩言志,哀嘆自己的遭遇,更加推己及人,「為弱勢出頭,為基層發聲」!蝸居的草堂茅屋被風雨捲走,杜甫賦歌自況,乃有「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的傳世名句!當下香江,私人住宅單位售價屢創新高,供樓負擔比率冠絕全球(樓價中位數達家庭收入中位數14.9倍)[2],香港的城市生活水平在全球位列第三,一個國際標準兩房單位每月租金需五萬四千港元[3]。此外,公屋單位供不應求,政府沒有積極闢地建屋,坐擁龐鉅財政儲備的特區政府,竟然吝於「廣廈庇寒士」!

特區政府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訂下未來十年提供四十七萬個住宅單位的目標,公私比例六四分,計劃每年提供二萬個公屋單位和八千個居屋單位,可是梁振英今年的施政報告表示,政府手上的土地未來五年只能提供七萬五千個單位,平均落成量與上屆政府大致相同。梁振英根本無法彌補曾蔭權時代造成的公屋短缺,本屆政府建屋目標的承諾恐怕又會淪為假大空!

官員、政客和學者討論房屋問題時,很多時候都會達致「住宅土地供應不足」的結論。因為私人住宅供應不足,所以樓價和租金高企;因為樓價和租金高企,所以很多港人輪候公屋;因為公屋供應不足,所以十七萬人居住劏房;因為十年前停建居屋,所以青年和新婚夫婦都「望樓輕嘆」,成年或成家後仍要與父母一同瑟縮斗室。特區政府根本無法逼使發展商增加單位供應,年初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公開指責港鐵三年沒有新住宅項目,在推出單位上極不合作,反映政府對發展商無可奈何,而且多間發展商總是以「擠牙膏」方式推出單位,操弄房屋供應,囤積居奇,利潤掛帥!主權移交十七年來,港人居住問題不斷惡化,特區政府要負最大的責任!

二. 政府進退失據 實施辣招

政府面對熾熱的物業市場和扭曲的市場結構,進退失據,苦無良策,於是使用寓禁於徵的方式肆應。今次的《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是《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的延續,《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推出時,《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尚在法案委員會審議階段,今年二月才能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本席在《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二讀時,指出印花稅草案表面上是修訂有關稅務的條例,其主旨其實是涉及特區政府的土地和房屋政策。

政府有責任令市民安居樂業,可是一直都在制訂和施行政策時偏袒商界,尤其是大地產商,並同時實行高地價政策,「托市」制度化;加上曾蔭權政府拒絕復建居屋,加劇物業市場的失衡,縱容大量陸客來港炒賣房地產,令物業市場陷入瘋狂狀態。前任政府在二○一一年推出《2011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以「額外印花稅」增加炒賣的成本,可是只能稍稍緩和物業市場,不久以後樓價回復強勢,升勢更大更急。問題癥結終究是政府土地不足,房屋供不應求,一般港人難以應付天文數字的樓價,部分人亦因為入息和資產超出上限而無法申請公共房屋,造成各種社會問題。

為了使物業市場降溫,照顧土生土長的香港永久居民的置業需要,本席當時是支持《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的。「雙辣招」沒有增加土地供應,卻遏抑了市場的投資需求,「買家印花稅」針對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買家,提高他們炒賣房地產的成本。不過,《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已經引入了惹人詬病的「先訂立後審議」調整稅率機制,為何政府仍要求議會通過《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呢?去年二月廿三日,政府就《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公佈新的「雙倍印花稅」時,《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仍在審議階段,政府竟然採用行政手段,要求處理物業買賣的律師先扣起預計的「雙倍印花稅金額」,待《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通過後,才透過條例生效日期條文追溯至去年二月廿三日,並向相關律師發出通知書,收回少收的從價印花稅稅款。有關稅款,至今仍沒有法律基礎,僅是強行「非法」扣起,在法理上要通過《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才算是真正的印花稅稅款。假如《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不獲通過,印花稅稅率將保持不變,律師要把去年二月起根據「新稅率」徵收的稅額須退回物業買賣雙方。根據政府資料,買家為香港身份證持有人的住宅物業交易佔交易總數的百分比,在去年一至四月是百分之九十五點六,大部份稅額都來自香港買家。有關金額仍未是印花稅稅款,政府庫房在草案遭否決後,都不會有任何損失。政府再三先斬後奏修訂印花稅,要求立法會議員配合,踐踏立法會尊嚴,本席要在此強烈譴責!

律師代為暫時保管的「稅款」已累積甚多,業界十分擔憂相關的風險。本席明白,非常情況需要非常手段,可是政府也可以根據《公共收入保障條例》(第120章)的程序以行政長官命令調整印花稅稅款,當中唯一的限制不過是政府要在四個月內取得立法會的支持通過相關修訂法例或議決,政府根本毋須「霸王硬上弓」!雖然本席早前支持《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但是也必須藉此次發言機會特別指出特區政府的行政霸道是如何不堪!

三. 樓市稍穩 不宜妄下結論

「雙辣招」的「買家印花稅」針對非香港永久性居民買家,而「額外印花稅」只會影響住宅物業的短期投機活動。《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沒有針對非本地買家和物業市場的投機活動,甚至有意見指「雙倍印花稅」會懲罰真正的用家和長線投資者,因此本席亦未盡同意《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本席同意部分法案委員會委員的觀點,政府一連串的管理措施成效不彰,未能有效遏抑樓價,只減少了物業的成交量。「雙倍印花稅」實際上自去年二月廿三日開始「徵收」,十九個月以來,物業價格並沒有回落至普羅大眾能夠負擔的水平,只不過是升幅放緩罷了。

政府煞有介事的表示,近期住宅物業交投中本地買家比例顯著上升,這個說法絕對是誤導大眾。本地買家比例上升,是因為非本地買家退縮,樓價其實沒有下降,港人置業依然困難。

政府表示,持香港身分證、並無擁有其他香港物業的買家,由去年一至三月的每月平均五成一,上升至四至九月的每月平均七成,反映措施已優先照顧了香港永久性居民的置業需要。這些買家是否真正首度置業呢?以目前的物業價格而言,即使他們購入住宅物業時並無擁有其他香港物業,本席仍相信他們並非一般買家,政府不宜在收集足夠統計數據前妄下結論,誇大「辣招」的效果。

雖然「辣招」成效未如人意,但是《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一旦被否決,有關稅款退回時可能出現混亂,樓市或會重拾強勁升勢,故本席仍會支持草案。本席必須提醒政府,印花稅沒有解決公私營房屋供不應求的問題。689 上台兩年,單單依賴印花稅遏抑需求,這種消極的做法並不可取,只有增加土地供應,調和供應和需求,方是治本正道!

四. 制約市場 辣招仍需持續

不少議員和學者都認為草案有損香港的自由經濟體系,破壞香港營商環境,本席認為都是過慮。香港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始,一直獲評為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之一,美國傳統基金會連續二十年評選香港為最自由經濟體,力壓新加坡和澳洲等地。可是,去年十月加拿大費沙爾學會在《2011年全球自由經濟體系報告》中把香港司法獨立、法庭公正裁決和對警隊信賴的評分下調,其中法庭公正裁決更跌破以往的八分,僅有七點四六分,這些才是香港自由經濟受損的重要警號!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的《2014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香港的生活成本超越新加坡,競爭力卻落後獅城,樓價和租金上升,當然影響海外投資者的投資意欲。為了自由經濟體的排名,而犧牲港人的置業需要和投資吸引力,值得嗎?

新加坡的做法,值得我們借鏡。他們的長遠房屋政策目標是改革資助房屋計劃,令國民花費四年工資就可以購買類似香港居屋的「組屋」,以現實上,新加坡人目前只需五年半工資也已經可以置業。為了協助國民改善居住環境,新加玻政府也向低收入家庭提供住屋升級津貼,其「特別公積金購買津貼」的對象已由低收入家庭擴及中等收入家庭,購買三房一廳單位可獲約十二萬港元的津貼。這些政策,恐怕也不見容於主流經濟論述,卻令香港人萬分慚愧。

香港最少有18800個樓宇單位出現劏房,劏房戶至少66900個[4],公屋輪候冊突破廿四萬宗申請,與新加坡有着雲泥之別。新加坡政府清楚市場調節的限制,結合政府分配和市場出售的方式,投資建設和有償提供住房予低收入人士,從來沒有顧慮自由度排名而對物業市場撒手不管。港共政權的689競選時提出「港人港地」政策,雷聲大雨點小,僅有兩幅啟德地皮實施,現在更無疾而終。當香港社會飽受放任的物業市場摧殘,普羅港人在高租金下生活困苦,政府還有不干預的本錢嗎?

主席,本席將會支持《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四年七月九日

[1] 摘自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白話譯:如何才能得到千萬所寬廣高大的房屋,護庇天下貧寒的士人。
[2] 美國顧問機構Demographia國際房價負擔能力報告,二○一四年一月
[3] 國際人力資源顧問公司美世「2014環球生活成本指數」,二○一四年七月
[4]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數字,二○一三年五月